「訴江有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六月份同修們商議著訴江時,我就沒有甚麼怕心,認為就應該訴江,沒有其它想法。當寄出訴江控訴狀後,也從未想過單位、政法委的人會找上門來。

然而十月的一天,我接到原單位的電話,說是要我別出門,在家等著。我立刻明白是有關訴江的事。放下電話,師父的一句話就在我耳邊響起:「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1]。對,只有我問他們、沒有他們問我的份!

那天上午,單位院長、書記、業務主任和政法委書記提著雞蛋、奶來到我家。他們一進門,我就笑了說:「訴江有功!」政法委書記語氣很惡,說:「你這麼大歲數了,你還想進去嗎?(指被關起來)」我立刻回道:「你進去我也進不去啊。我有師父管,不是你們管得了的。」

我繼續說:「江澤民幹了多少壞事啊:出賣國土、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必須告他!」政法委書記說:「你告江澤民,這不是告黨嗎?」我又問他:「江澤民是黨,那習近平是甚麼?習近平不是說要依法治國嗎?不都對著憲法宣誓嗎?不是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嗎?是聽江澤民的呢還是聽習近平的呢?」他們頓時啞口無言。一會政法委書記開口直呼師父名字,我立刻厲聲制止他:「不許你叫我師父名字,我是師父的弟子,我都不可以直呼我師父名字,你更不行!」一直到離開,他們都沒有再叫師父名字。

我先把「天安門自焚」騙局詳細講了一下,然後我說:「我是當醫生的,我知道,那孩子氣管切開,四天就能唱歌了?怎麼可能?作為一個政黨這樣撒謊,不停的欺騙老百姓,這在中國歷史上也從未有過啊,這要把老百姓一直騙到地獄裏嗎?你們說我不該告他嗎?」他們坐在那裏一聲沒吭。

我說:「快退休那年,工資漲3%,名額上面點名給了我,院長,你們找我,讓我讓出去,給一位年紀小的工資低的人,你們跟我說,是上面點的你的名,你若不同意,我們也動不了,希望我主動讓出來。我馬上就要退休了,再也沒有漲工資的可能了,我工資又不高。可是我同意讓了。那年評五好家庭,也是上面定好給我,你們要給一位公婆是幹部的人,硬是把我的名字換下來,往上面報了,結果上面領導說了,這個人你們也敢動,我們都動不了!跟婆婆生活了四十多年,全省也沒幾人。不行!領導啊,你說,我按照我師父教的『真、善、忍』做好人,不重名不重利,江澤民污衊我們法輪功,難道要我像這個政黨一樣「假、惡、暴」嗎?我告他對不對?」……我流著淚問他們四個人:「你們說,我不該告他嗎?」他們沒有一人發言,有的低頭抹淚。

我又說:「你們再看看現在無官不貪,無官不淫,怎麼評價一個人啊?我們國家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講個『忠、孝、節、義』,就這四個字,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品行了,這是做人的本質啊!你們看看現在,江澤民這些年整個官場還有人樣嗎?還是人嗎?我不該告他嗎?」

這時院長說話了:「你講的這些我們真是很受啟發。」業務主任點了點頭。院長又說:「你兒子真優秀,那天叫他去,我們跟他談談你的情況,希望他勸勸你別煉功了,別起訴江澤民啊。你兒子說得真好,我們就光聽他說了。你兒子說:起訴誰我管不了,讓我媽不煉功可不行!我整天在外面忙,很少去照看她,每次在外地打個電話問候我媽好嗎?我媽都樂呵呵的說沒事!就因為煉功,我媽身體很好,我咋忙都很安心,我就總囑咐我媽:堅持煉功啊!」

院長對我說:「你在家好好煉功。」我說:「就我一個人煉啊?」院長說:「把你們那些老太太都找來煉功!」又關心的說:「以後有敲門的,不認識的人別開門!如果有甚麼彆扭事,危險的事,你先打電話找我,我能給你搪一陣!」我看到這個生命有救了。我說:「我不會有事,我有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