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正念 全力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近年來,我在系統的學法中不斷提高著心性,逐步認識到了救度眾生是自己神聖的歷史使命,不斷的去掉怕心和私心,由過去的不敢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到現在敢於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並且有一定效果;由過去不敢面對面發放神韻光碟,到現在能自如的面對面發放神韻光碟,並且越發越順利,效果也越來越好。我體會到:只要去掉了怕心,有一顆慈悲救人的心,就能救了人。在這過程中,不畏嚴寒酷暑,颳風下雨,不避敏感日,警察嚴密巡邏日,我都一如既往,堅持外出救人。

幫助老伴做項目

我老伴也是大法弟子,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她,使她腦出血偏癱。但她堅持修煉大法不動搖,三件事要照樣堅持做,這樣就給我增加了許多負擔,每天要幫助她煉功,要協助她刻錄神韻光碟,要協助她打印複印大法資料,還要協助她幫助文化低的同修組稿。我本人也要經常外出講真相救人,我外出時,要把她吃的、喝的、用的東西都要放在她跟前。平時家裏的做飯、買菜及一切家務,裏裏外外,都由我一人承擔,老伴吃飯、穿衣、洗澡、行走上廁所等都要我攙扶照管。有時由於勞累,也有不耐煩的時候,這時我就向內找,認識到這就是我修煉的環境,是我提高的條件,我就在這個環境中,在不斷否定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過程中,磨練自己,鍛煉自己。當有了這種認識後,我的心胸頓時就開闊舒暢,阻攔我們的一切困難就變的小之又小了。就這樣,我們倆人的三件事都照常進行,每天都過的很充實,很有意義。

唯有大法能救人

我老伴是教傳統文化的教師,我倆都酷愛傳統文化。當我們從法中知道了傳統文化是師父在歷史上帶領眾弟子為傳大法而創立的,就片面的認為傳統文化和大法是一致的,因此我就支持老伴著書立說、寫論文、辦系列講座、在校報上開闢專欄等等。學生教師都反映好,原因是我們把在學習大法中得到的智慧,運用到所寫的書、文和講課中,但在迫害環境中又不能直接說出這真實的原因,這就等於用大法證實傳統文化,用大法證實自己,完全走偏了。

在近期的訴江大潮中,自己和許多同修,對「動態網」上有關江澤民被控制的文章感到很振奮,每天堅持看動態網,並將有關好消息打印下來,送給其他同修看,想讓他們也高興高興,鼓鼓士氣。這無意之中依賴了常人。訴江、解體中共本身並不是目地,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在這個問題上,我常常自覺不自覺的顛倒了輕重,擺錯了位置,這也是我熱心於看「動態網」的原因。其實只有大法能救眾生,其他甚麼辦法都不行。靠常人社會中的好消息鼓舞士氣,是靠不住的,也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

幫助同修完成訴江

訴江是師父正法的重要一步。我們信師信法,六月初就訴江了,兩高收到信後,又把信轉到當地,當地辦事處、社區、派出所六、七個人上門查問,認為我們的做法不對,說法輪功被定為×教,有文件,肯定不立案。我要他們拿出文件,他們說以後有時間再拿給我看。我說江澤民搞的這一套才是真正的邪教,法輪功是正法,是救度眾生的,你們今天講的這一套,是江澤民欺騙世人的謊言,你們不要相信。派出所要求我交出家裏的大法書,我說,我信仰、修煉大法,我天天要學大法,我不可能把大法書交給你們,你們今天若強行拿走,我認為這就是搶劫。他們立即變了口氣,說不是要拿走,是叫你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然後匆匆離去。在我講真相的過程中,他們中的三個人頻頻點頭。

在這段時間裏,我們還幫助幾十個有困難的同修整理、編輯、打印了訴狀。

發正念,清除病業

我們都有明顯或嚴重的病業表現,發正念多年,病業表現見效不大。通過學法,認識到原因如下:

1、沒有真正找到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個人心性上的問題;

2、發正念的具體目標,常常是表面形式,只針對症狀,沒有針對症狀背後的存在於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3、在承認迫害中反對迫害。師父說:「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1]而我們在消除某種魔難時,總是習慣的先承認它的存在,而在消除魔難時,首先應該是認為它不應該存在,師父沒有安排它存在。如果我們承認了迫害,就很難排除迫害。

4、正念不夠強大,也是發正念效果不佳的重要原因。正念是否強大,取決於心性純淨的程度,取決於入靜的程度,還要念力集中、平穩。而不在於狠勁,狠勁越大,效果越差。

5、發正念不經常。要多發正念,常發正念,隨時隨地發正念,把發正念融入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通過以上六個方面的改進,最近發正念初見成效,病業表現也已明顯見好。

與師父的要求相比,與精進的同修相比,我的差距還很大很大。我要抓緊這最後的時機,認真學法,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保持正念,全力救度眾生,不辜負師父的重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