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老年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從師父的法中,我明白了自己所肩負的責任,除了修好自己外,就是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大法弟子每個人所處的環境都不同,各階層的都有,但法對大法弟子要求的標準都一樣的,沒有特殊例外的人物。都得按照師父的要求達到標準,才能跟師父回家。

明白這些法理後,我能夠嚴格要求自己,這些年來,我沒有因為自己是個農村老年婦女,要管理果園、種地、種菜等繁忙的農活而耽誤要做的三件事。就是秋夏收割的最忙季節,我也儘量抽時間學法講真相,少留遺憾。

救人是我的責任

前幾年,我們地區迫害的比較嚴重,大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後,又有幾個小資料點遭到破壞。我所在的鄉鎮一階段資料短缺。沒有救人的資料那怎麼能行呢!於是,我和兒子商量,在我們家成立一個家庭小資料點。兒子在修煉前夫妻感情不好離婚了,有一個十幾歲的孫子由兒子撫養,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兒子一聽就很贊成。

說幹就幹,我們委託熟悉的同修,把懂技術的同修請到我們家中,兒子白天得外出幹活,利用晚上的時間學做資料,同修認真的教,兒子用心的學,很短的時間內,兒子就做出了清晰美觀的真相資料了。兒子只負責做,其它的一些事情都是由我來承擔,每星期我們這個小資料點都及時的做出一定數量的資料,供給我們周圍四個村莊的幾十位同修救人用(我們鄉鎮有幾個資料點)。

資料點建立六、七年來,不管農活多忙,我們從沒有耽誤做資料。做資料的設備都很有靈性,這麼多年來很少出現大的故障,一直在平穩的運行著。

我和兒子注意修口,這幾年,除個別和我們有聯繫的同修,知道我家做資料外,沒有人知道,就是每星期來我家拿資料的同修也不知道。我們平平穩穩的做著。為了減輕同修們的壓力,做資料的一切費用都由我們自己出,雖然我們家經濟條件不是那麼好,但我們的錢還是夠花的。我修大法前,多病纏身,嚴重的心臟病差點送了命,家裏有幾個錢也都花在了治病上。修大法後,我身體健康,十多年再也沒吃一粒藥和打一針,節約的醫藥費也完全能保證了我們全家人的生活用。我覺得,把家中的錢花在做救人的資料上太值得了。大法的資源就應該花在證實大法上。我們生活的很滿足。

除了經常發資料救人外,我抽時間去大集上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明白真相的人,再給他們一份資料,家中有DVD機子的,送給他神韻光盤和介紹神韻,多數人都很高興的接光盤,並說謝謝。我再囑咐他回家一定好好看看,看完傳給更多的人看。不要的人我也不勉強給,囑咐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村的人多數都講過真相,不少人也都做了三退,有些不聽不退的,我也沒有不好的想法,我想有機會的話,我還要和他們講,希望他們能早日明白真相,生命有救。

師父時刻保護著弟子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推著我們往上走。

有一次,我在集上講完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我騎著三輪電動車沿著公路的南邊向東走,在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一輛載重幾十噸的大貨車,突然速度很快的從北往南的方向朝著我撞了過來(是司機的責任)我好像做夢似的,但我清清楚楚的看見:大貨車把我和電動車瞬間分開,電動車飛出老遠,都變形了。把我撞的彈起老高,像演雜技一樣,一會兒又穩穩的落了下來坐在了地上。落地後,我不經意向上看了一眼,驚奇的發現,一張很大的網罩在了離我頭頂幾米遠的上空。我馬上認識到了,是師父保護了我的命,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即使我能活命,也得撞成殘廢人,可我除了肚子處有一塊瘀血外,其它的地方都完好無損。

當時,把貨車司機嚇的臉都變成了灰白色,愣在駕駛座上不會動了。當我從地上起來和他說話時,他才如夢方醒似的趕快下來問我哪裏摔壞了?我告訴他:我沒有事,哪裏也沒摔壞,叫他放心。可能他怕我以後訛他,就拉著我去交警隊事故處去處理,我反覆告訴他:我沒事也絕不會訛他的,他就是不聽,我就只好隨他一塊去了交警大隊,處理結果他負全責,電動車維修的費用都由他承擔,還叫我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我當時就拒絕了,告訴他們我身體不會有任何問題,因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不會訛司機一分錢的。我看得出,司機這時才真正放下了心。後來他和我說:電動車維修的費用也不用他個人掏腰包,要保險公司負責,因為他投了保險了。

這次有驚無險的事情過後,我除了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外,我真正靜下心向內找了一下,找出了不少的漏洞:三件事做的不到位,不會實修自己,一堆執著心還沒去:爭鬥心,看不上老伴的心,自以為是的心,歡喜心,分別心等,發正念時一同清除。

從此後,我比較注重好好學法,重視發正念,在講真相救人時,遇事知道向內找了。

我以後在做好三件事上要更加用心的去做,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