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修煉並不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我是個急脾氣的人,在單位在社會中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對人還算溫和禮讓,真誠寬容,也不去爭甚麼名利,所以常人中口碑不錯。但是對照「真、善、忍」,我就不符合法的要求了。在家裏,在親人面前我有時常常毫不顧忌的因為一些事而發脾氣,不但沒有展現出修煉人的姿態,有時還不如常人有耐性。自己都覺的好像在外面是裝的,在家才是真實的原形畢露。我也每每為此苦惱,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有時也因為不修口,發過脾氣之後就渾身不舒服,牙疼嘴疼。

我想這是魔性的暴露啊。而師父的法是要修煉者修出慈悲,修出佛性,修去魔性呀。我靜下心來好好的找了找自己暴脾氣的根源──私。加之生活在中國大陸受邪黨「婦女能頂半邊天」、「男女平等」變異思想的灌輸,還有後天常人中形成的觀念和行為模式,使我不自覺的在放鬆的境況下放縱著自己的魔性而渾然不知。幸而有大法,使我迷途知返。我再一次靜下心來從《轉法輪》學起,當溶入法的時候,整個人都感覺是幸福的、內心安寧的、祥和的,有時念法時,都感到口齒生香。

有空我就聽《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和在明慧網下載的神傳文化以及傳統文化。我開始注意在任何時候都要清除黨文化強加給我的因素──包括語言、思維與行為;通過學法我時時歸正自己的言行與思想。這時我才看清:我之所以發脾氣,是因為總想讓別人聽我的,總覺的我所說所做是對的,不容他人質疑,也不容他人反駁。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問題,同時還隨著「私」折射出了「自負」、「看不起人」等等不好的心。難怪師父一次次一遍遍的告誡弟子要多學法,學好法,法是寶啊。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現在的我不論在哪裏都比以前平和多了,是因為法讓我內心平和了。即使再遇到著急上火的事,我都首先想到師父想到法,我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任何地方任何時候任何人都是幫我修煉的。每當矛盾來的時候,就是檢驗我修煉的時候,是真修還是混事,全在自己。我要對的起師父的苦心救度,也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我好像才開始學會怎樣修煉了,但有時隱藏很深的執著不經歷心靈的觸碰還真是不易察覺。

兩年前我來到現在的科室,有倆位同事也是我的同修,這讓我很高興。但是時間久了,問題就出現了。其中一位同修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前修煉的老同修,曾因為去北京上訪而被迫害過,之後就似修非修的過了這麼多年。現在她總是懷疑路上來往行駛的車輛以及停在單位的外來車是在跟蹤監視她,懷疑單位的同事用手機監控她。就此現象,我和另一位同修和她交流,但是收效甚微,她越來越緊張,而且只要是和我說話,就是關於她疑心的這些事,整個人都謹小慎微的。有一段時間我心情很煩悶,甚至有些不願面對她,直到有一日,她又提起她的那些擔心,我先是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她的邪靈爛鬼和一切邪惡的生命與因素,而後我嚴肅的看著她的眼睛說:「一切都是您的隨心而化。是您自己求來的。有師有法,您怕甚麼?即使您想的是真的,又怎樣?敢不敢迎上去和他們講真相?您這是疑心。還學法嗎?」她搖搖頭,尷尬的笑著。我接著說:「您回去好好學法吧。」說話間帶著不耐煩和指責。這之後倒是有幾天她不再那麼頻繁的提她的擔心了。

我以為我做的很對,震懾了她背後的邪惡,可誰想沒兩天,又一切如故了。怎麼回事?通過學法,我知道我對同修不夠慈悲。她曾經受過迫害,再加上修煉的懈怠,整個人的狀態肯定是陷在常人中了,我不但不理解她,還指責她,她的擔心當然和我說我能理解的更多一些,常人聽了會有另外的想法。我得幫她,為甚麼她總是和我說,也是要讓我修出慈悲啊。突然我從對同修的厭惡轉瞬變成了愧疚。

當我的心境轉變了過來時,同修也不像之前那樣了,人看上去輕鬆了很多,再說起她之前所擔心的事也不是那樣緊張的神態了。接下來我想慢慢再勸她繼續修煉下去,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法,走進來又離開是何等的可惜啊?

師父慈悲到不想落下一個眾生,更別說曾得過法的弟子了。修煉,不修的人覺的辛苦、乏味,可修煉了的人卻甘之如飴。任何事都是要修自己的,不能眼睛只盯著別人。常人總說想活的「清淨」、「超然」,卻一生不遂人願,只因為求的太多,放下的太少。而大法弟子為何面對中共邪黨殘酷迫害十六年,依然平和理智,用最大的慈悲去向世人講清真相?因為我們無慾無求,無私無我,只為眾生能得救。我們內心平靜,超然世外,卻心繫眾生,因為是師父給了我們修煉的法,讓我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目地,是師父讓我們去救度受謊言矇蔽的眾生。只有邪惡才將眾生推向地獄。

雖然我從沒有執著過時間,但感覺修煉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可是仍然有很多曾經的同修沒有走回來,有很多眾生被謊言矇蔽沒有清醒過來,師父要我們抓緊一切機會一切時間救度眾生免於劫難,所以浪費一秒都後悔不已。雖然還有很多人心、後天的觀念、人的執著時常干擾我,我都當作那是讓我向前修的必過、也一定能過的關,我不怕。「有師在,有法在」[2],聽師父話,學好法,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歇。

修煉層次所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