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顧宗蘭女士的遭遇:七遭綁架三送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今年六十九歲的顧宗蘭女士,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治而癒,為人也變的寬容大度。然而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顧宗蘭老人七次遭綁架,三次被關洗腦班。以下是她自述其遭迫害經歷:

我叫顧宗蘭,女,今年六十九歲,家住昆明市東川區石羊村二社,在家務農。曾經的我可是裏外皆知的厲害人,奉行的名言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因此家庭裏、鄰居間,大家都了解我,對我退避三舍,一般情況不敢惹我。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獲得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按照「真善忍」法理歸正自己,再也不得理不饒人,而是寬容、忍讓,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變化。

集體煉功遭綁架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卻在一九九九年遭到中共邪黨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們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去東川區電影院門前煉功,被新村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晚上才讓我們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我去東川區南郊路發真相材料,被三個人舉報到東川區公安分局。第三天,東川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張新海、達貝派出所的陸家川、李文學到我家,問我資料從哪裏來的、發過幾次真相,我沒配合。又過三天,這三個人和一個女便衣闖到我家非法抄家。六天後,張新海、陸家川等人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東川區木樹朗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個月,誣陷我擾亂社會秩序。

陸家川等還向村裏的人打聽我的為人,沒想到,村裏的人都說我修煉大法後人變好了,法輪功確實好。他們只好走了。

三次被關洗腦班

我曾幾次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一年,邪黨人員在炎山村公所辦洗腦班,強迫我們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看天安門自焚偽案錄像,逼迫寫不修煉的保證。我記的有我和我丈夫許紹青、王貴榮,達貝的王建民、康建祖夫婦,康吉友、洪芳蓮、許紹英等。

二零零二年,邪黨人員又在集義村公所辦洗腦班一天,這次綁架了我們十幾位法輪功學員,還是逼迫看天安門自焚偽案光碟。這次有我和我丈夫許紹青,王建民、康建祖夫婦等。

二零零三年,洗腦班的地點在東川區邪黨校,綁架了我們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迫害了七天。每天早去晚回,除了逼迫我們看誹謗污衊大法的資料,就是威逼利誘讓我們轉化,放棄修煉大法。這次被綁架的有:石羊村的許紹珍、許紹青、許紹英(我老伴家姐弟三個)、王娟娟、姚佳麗、嚴道光、李方珍、王貴榮,拖布卡鎮吳金奎、馬定香、吳金安、陳金書、胡自正、胡自良、李德芝、吳朝雲等。

我發小冊子 全家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的一天,我出去發真相小冊子,發給了一個沙壩片警叫周明,他當時就不讓我走,叫我跟著他去,這時我女兒下班回家的路上剛好看見我。之後我被拉我到崗亭裏去,那時我三個兒子、兒媳婦、我女兒、我丈夫都來了,他們和片警發生衝突,警察竟把我女兒關到新村派出所關了一晚上。讓我和兒子、媳婦、丈夫等人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新村派出所的警察來了十多個人到我家,又把我們一家人都帶到新村派出所,關到第二天凌晨三點鐘,警察還揚言說本來要將三個兒子每人關十天。最後勒索我兒子一千五百元錢。在我們全家被關在派出所的時候,警察私自闖入我家,非法抄家。

我女兒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在被關押期間抽搐,警察不敢關了,她又被送醫院住了一天一夜才回家。

集體學法 遭綁架拘留

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下午,我去法輪功學員郭友芝家集體讀《轉法輪》。下午一點多,巧家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彭洪春、鄧仁飛,東川公安局國保大隊陳光林、黎正清等人七、八人闖到郭友芝家,將我們在場的二十四位法輪功學員分別綁架到達貝派出所、碧谷派出所和新村派出所。我被警察黎正清綁架到達貝派出所。

我被帶到達貝派出所後,警察劉洪對我非法審訊,問我來幹甚麼,有幾個人,幾點來的。我都沒配合,後來警察說要對我拘留三天,讓我簽字,我沒簽。之後我被帶到東川區第二醫院體檢,強迫抽血、做全身檢查,體檢後又回派出所關了一晚上。第二天九月五日早上他們將我關進昆明市看守所,誣陷我擾亂社會秩序。直到九月三十日才讓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