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三法輪功學員被劫持一月 遭毒打、銬重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昆明市東川區三位法輪功學員吳朝千、吳金安和陳金書,在昭通市巧家縣蒙姑鎮張貼真相傳單,被不明真相人的惡告,被蒙姑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期間遭惡警毒打,酷刑折磨。一個月後,三位法輪功學員回到家中。

吳金安,家住昆明市東川區拖布卡鄉,四十七歲,曾經為了掙錢,跟著社會上的流氓一起,打殺偷搶,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大法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完全改變了他的人生。他一直沒有成家,和母親相依為命;吳金安母親已八十七歲,吳金安被非法關押時,老母天天望天叫兒歸。

吳朝千,家住昆明市東川區。

陳金書,家住昆明市東川區拖布卡鄉,原來百病纏身的他,在修煉大法不到半年,不藥而癒,不僅身強體健,還能挑六十公斤的重擔,家人親戚看到他的轉變,紛紛稱讚大法的神奇。

八月三十日夜,三位法輪功學員吳朝千、吳金安和陳金書懷著善心,希望民眾了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在昭通市巧家縣蒙姑鎮被警察綁架,關押蒙姑鎮派出所。

一、三法輪功學員遭毆打

1.吳朝千遭警察打耳光、猛踢胸口、膠木棒擊背

今年八月三十日晚十一點多,吳朝千、吳金安和陳金書被綁架到蒙姑鎮派出所,遭到警察吳明發、舒德超、蔡恩有、李朝貴、胡忠陶等的毒打和謾罵。

其中,警察吳明發和舒德超打吳朝千的耳光,兩個警察左一耳光右一耳光,打邊打罵,打的吳朝千鼻血直流。警察李朝貴還用腳猛踢吳朝千的胸口,一腳踢的吳朝千仰翻在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吳朝千對這些警察講善惡有報的天理,被警察胡忠陶用中間帶彈簧的一種膠木棒猛擊背部,警察還叫吳朝千站起來,雙手扶牆,四個警察你一拳我一腳的打了半小時。最後,警察吳明發還敲詐了吳朝千二百元錢,並把吳朝千的摩托車行駛證搶去,把家庭住址抄下來。

2. 陳金書遭警察打耳光,致頭暈眼花

警察吳明發還打法輪功學員陳金書的耳光,警察舒德超也是左一耳光右一耳光打邊打邊罵,警察舒德超和李朝貴兩人還拉著陳金書的雙手,吳明發用腳來踢,陳金書一讓,沒有踢到,舒德超就破口大罵說:「你還會讓?」接著舒德超和李朝貴左右兩邊一人一耳光,打的陳金書頭暈眼花。

3. 吳金安眼睛被打流血

警察舒德超問吳金安是誰叫來貼真相時,吳金安回答:「沒人叫我,是我自己來的。」話音剛落,一個姓謝的警察就一拳打在吳金安的右眼上,當時,吳金安的眼睛就流血了,可他還在打,一直打到打累了,才住手。

這些警察行兇後,將三位法輪功學員帶到值班室用手銬把三個人銬在一起,四個警察輪流看守,一夜不讓睡覺。

二、惡警刑訊逼供 三位法輪功學員慈悲講真相

第二天,八月三十一日早上,蒙姑鎮派出所警察叫來了巧家縣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副局長、國保大隊警察彭洪春、鄧仁飛,還有一個姓陳的,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副局長開著一輛車,但一直坐在車上。國保大隊警察彭洪春、鄧仁飛,還有一個姓陳的開著一輛沒有牌照的車,把三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巧家縣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後,警察對三位法輪功學員分別審訊,三位法輪功學員都懷著慈悲的善心向警察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及自己修煉大法的美好。

1. 吳朝千一家受益於法輪大法

警察陳心海非法審問法輪功學員吳朝千時,吳朝千說:「我是一九九七年中旬走進大法的,修煉大法前,我媽媽得了『大流血』八年,失去勞動力,我爸爸和我哥出門在外打工,掙不夠我媽的醫藥費。一九九七年春,我爸爸有幸得了大法,把大法帶回家。我爸爸和我媽就開始修煉大法,我媽的大流血不翼而飛,是大法救了我媽。我爸一到冬天胃病復發,成天的用手抱著肚子,天氣很冷的時候成天抱著熱水瓶,修煉三個月,我爸的胃病就好了,是大法救了我爸。我在三年前,下班騎摩托車回家,一跤就摔在水溝裏,等我電話打通了才暈,要是先摔暈了,可能就不在人世了。是大法救了我媽,救了我爸,救了我。大法教我們用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人有錯嗎?」吳朝千還告訴他,自己和另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蒙姑鎮派出所警察毒打。

2. 陳金書修大法 風濕病不治而癒

法輪功學員陳金書告訴審訊他的警察說:「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季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前,我身患逆慢性風濕病,這種病是無藥可治的,為治我的病,家裏窮的甚麼都沒有。我患病兩年失去勞動力,在這種求醫無門的情況下,我有幸得到了萬古不遇的大法。短短五個月,我的逆慢性風濕病就不翼而飛,身體好了,就可以和妻子下地幹活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因為他當時是國家主席,他命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江澤民這個流氓,指使薄熙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害死我們多少大法弟子,其中有你們親人。是江澤民推翻中共邪黨,江澤民用中共邪黨的槍桿子推翻了共產黨。」

3. 吳金安揭露中共活摘暴行

法輪功學員吳金安也向審訊他的警察講述了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真相,並介紹了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的盛況,並告訴他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自己張貼真相傳單就是要讓所有的善良人知道中共的邪惡以及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殘暴。

三、巧家縣看守所酷刑、奴工迫害

當天下午六點多,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巧家縣看守所,因到看守所時間已經晚了,看守所的晚飯已經吃過,三位大法弟子的錢又都被警察搜去了,不能買東西吃,只有餓到次日早上七點半才吃到一碗稀飯。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不同的監室。

在看守所,法輪功學員吳朝千不配合惡人的要求,獄警謝玉寶把吳朝千叫出來,拿了三十斤重的腳鐐給他戴上,用手銬把吳朝千銬在鐵欄杆上,拿黑布套套在吳朝千頭上。從早上七點半左右,就銬到吃飯,才把黑布套和手銬解開。謝玉寶看吳朝千戴著三十斤重的腳鐐根本無法行走,第二天,就換成四斤重的,給吳朝千戴了整整五天的腳鐐。同時,警察還唆使牢頭打吳朝千,牢頭卻對吳朝千說:「都是落難人,就不為難你了。」

法輪功學員陳金書在看守所被強迫幹奴工──穿珠子,一種有綠豆大小的珠子。第一天穿一百,第二天加一百,到第四天叫穿五百。陳金書說穿不出來,因此被戴腳鐐。

法輪功學員吳金安也被強制幹奴工──穿珠子,每天每人要穿五百到六百串,穿不完就不讓睡覺,白天黑夜的串,還隨時被同監室犯人郭華玉、孫長龍、蔡正偉打罵和體罰,還被強迫蹲廁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巧家縣國保大隊警察彭洪春、鄧仁飛才帶三位法輪功學員去體檢。體檢後,又送回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

四、惡警勒索錢財 三法輪功學員回家

三十天後的九月二十九日,家屬到看守所將三位法輪功學員接回家,家屬說他們用了八千元錢「保」出來的,有昆明市東川區拖布卡鎮派出所所長為證,昆明市東川區拖布卡鎮坡頭村書記陳文平出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