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退休職工桂明珍一家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昆明市今年63歲的退休職工桂明珍女士,1997年在百病纏身、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幸遇法輪大法,通過修煉,不但擺脫了渾身疾病,更明白了人生的真諦,老伴李麟書和兒子李超也相繼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一家人都沐浴在大法法光中,幸福祥和。然而1999年7.20中共邪黨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桂明珍一家三口也遭到了非法抄家、抓捕、甚至勞教、判刑的迫害。

以下是桂明珍老人自述他們一家被迫害的經歷:

大法使我從獲新生 一家人走入修煉

我叫桂明珍,今年63歲,是昆明市亞龍冶金有限責任公司退休職工。1997年10月27日有緣走進法輪大法修煉,師父將我的身體徹底淨化,使我從一個渾身是病的人變成了一個不知病是甚麼滋味的人。沒修煉法輪大法的時候,我從頭到腳都是病:腦神經衰弱、長期失眠、鼻膜炎、眼睛看不清東西、視力模糊、喘不過氣、中耳炎、心臟不好、胰腺炎、膽囊炎、腎臟炎,嚴重風濕關節炎、肝破裂腫大變形,還有痔瘡,年年發作。那時的我別提有多痛苦了,走路連兩米都走不了,成天被病折磨著,簡直不想活了,連老鼠藥我都吃過。

1997年7月我退休,8月又不慎摔斷右腳,在這個時候,我的同事來看我,向我介紹了法輪功,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從此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沒有多長時間,我渾身的病就都痊癒了,這簡直是奇蹟!同時法輪功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在煉功的同時,要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我就按照李洪志師父的要求時時處處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在哪裏都做個好人。

我的老伴李麟書1946年出生,今年67歲,是昆明市軋鋼廠退休職工,1997年我修煉法輪功後,我老伴也看了《轉法輪》,被李洪志師父在書中所寫的宇宙真理深深折服,也走進了修煉,學法、煉功、弘法都非常精進。後來我兒子李超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上訪途中被劫持 非法關押拘留 兒子被勞教

然而令我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兩年後的1999年7月,中共邪黨竟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對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大打出手。我是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要走出去告訴政府,法輪功是好的,迫害是錯誤的。

2000年7月17日我乘火車準備到北京去上訪,在火車上遇到了雲南冶煉廠的幾個法輪功學員李樹明、金右琴、趙秀芬、王明生、何美瓊以及百貨公司的翁美玲,火車開到懷化──長沙一段的時候,我們被乘警帶到列車餐廳裏,乘警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回答「是」。等火車到達長沙站時,乘警強迫我們下車,下車後一輛警車將我們送到長沙看守所非法關押,當時已經是18日的晚上了。在長沙看守所我們被非法關押了兩個晚上,到了20日早上,雲南省公安廳一個姓龍的處長,兩女五男、雲南冶煉廠的領導趕到長沙火車站,將我們所有人劫持回昆明。

回到昆明後,我就被五華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警察楊成、王朝鳳將我綁架到五華國保大隊,在路上,楊成就告訴我說:「你兒子李超已經被抓了。」我問他是哪裏抓的,楊成說是官渡公安分局。我被帶到五華國保大隊後,楊成和王朝鳳對我非法審訊,問我為甚麼要去上訪,我說:「我那麼多病都好了,我要去說一句公道話都不行啊?」楊成還叫來西站派出所民警張忠,非法審訊完後,楊成、張忠以及五華區610主任徐天武一夥人帶著我去家裏抄家。

到我家後,我老伴李麟書對警察說:「兒子被抓了,關在官渡看守所,官渡公安分局七、八個警察剛來抄完家,搶走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新經文,把家裏翻的亂七八糟,我才收拾好。」來的人聽罷,就直接將我送到五華看守所非法關押,到五華看守所已經是7月21日晚上10點左右,張忠還嘲諷說五華看守所是東南亞最好的「賓館」。

我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們公司保衛科的黃明來接我。回家後,西站派出所張忠等人還在我家樓底下24小時監視我整整一個星期。我的兒子李超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他在官渡看守所的時候曾被毆打。

我和老伴被送洗腦班迫害

2000年12月20日,公司保衛科的黃明找到我說,五華區610讓他陪同我到位於虹山東路羊仙坡省電力幹校的邪黨洗腦「轉化班」,這個洗腦班是雲南省省委宣傳部主辦的,主要負責人是時任省委副書記、宣傳部長王天璽及宣傳部的一個幹事,同時還有昆明市各個區的國保大隊人員都在場,當時這個洗腦班劫持著自全省各地的80多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很多還是從看守所、勞教所送來的。

開班第一天,王天璽就在大會上放毒,之後雲南省精神文明辦的陶國項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我在洗腦班一個星期後就回家了。我老伴李麟書也被叫到洗腦班,去了就不讓他回家,一直到洗腦班結束才讓他回家。

我回家後,五華區610的徐天武,五華國保大隊的張奉昌、王朝鳳、楊忠越等人經常到家裏來騷擾我。那時我還做了份臨時工,交通協管員,這些人還到我上班的地方去騷擾。

2003年7月份,昆明市軋鋼廠退管書記張家強陪同我老伴到航天療養院的洗腦班,每人每天勒索80元,我老伴在洗腦班呆了半個月。這次洗腦班是省610的劉主任主持的,每天白天找來一些邪悟人員散毒,晚上讓寫所謂的心得體會。

之後豐寧辦事處又找到軋鋼廠保衛科姓朱的人,說辦「法制學習班」,要通知老伴參加,我和老伴一起抵制,沒有去。

我被非法勞教 老伴被非法判刑迫害

2007年10月16日我和我老伴李麟書到昆明市西白沙河生態公園,當時還有其他30多位法輪功學員也到公園遊玩。卻沒想到,上午10點多鐘,防暴隊警察、普吉派出所、王家橋派出所、五華國保大隊練學騰、馬斌等來了許多警察,將我們包圍起來,趕我們下山。五華區國保大隊的孟剛將我老伴帶走,我則被七、八個警察抬下山,塞進一輛警車將我和老伴拉到王家橋派出所。

下午兩點多,我們戶口所在的虹山派出所民警董新華、熊雲中又將我們帶到虹山派出所並把我們關在那裏,警察柳毅對我老伴非法審訊,另一個姓陳的隊長非法審訊我,問我們去白沙河公園做甚麼,誣陷我們是非法集會。之後,柳毅、熊雲中等七、八個警察將我老伴帶回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輪功書籍90多本,真相資料500多份、真相光碟300多盤以及刻錄機、打印機各一台。抄家後已經是深夜,警察分別將我和老伴送到五華看守所非法關押。

一個多月後的11月19日,虹山派出所民警董新華、熊雲中將我從看守所接到虹山測繪局招待所,由聯防大隊、派出所警察白天黑夜的守著我。兩天後,11月21日,熊雲中騙我說五華公安分局找我,騙我上了一輛警車,車裏還坐著虹山派出所民警呂濤、聯防警察孫萍、五華國保大隊楊成,沒有送我到五華公安分局,而是把我送到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門口我高喊大法好,三大隊管教蘇中菊將我帶進勞教所,昆明市勞教決定書昆勞管字(2007)第1324號非法勞教我兩年。

我在五華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我的雙腿膝蓋以下就開始浮腫,到了勞教所也沒有好轉,勞教所的警察宋靜、楊銳還逼我吃藥,我不吃。勞教所警察就在勞教所散布謠言,說我是性病。2008年2月,宋靜將我送到昆華醫院檢查,我要求做全身檢查,但只給檢查了婦科,檢查結果一切正常。2009年6月20日我從勞教所回家。在勞教期間,單位扣發了我的養老金。

回家後,虹山派出所已經換了民警,戴升龍和一個姓王的警察、虹山居委會的張麗文、林麗華(街道副主任)來我家裏守了我9天。「十一」,這些人又來我家裏守了我半個月。早上七點半就來,到晚上10點才走。來的警察有戴升龍、董新華、邵宏偉,居委會的有張麗文、林麗華。

我被非法勞教的同時,我老伴李麟書2008年2月26日被昆明市檢察院非法起訴,以我和他到白沙河公園,當時還有30多位法輪功學員,以及從家裏非法抄走的法輪功書籍和真相資料為由,誣陷他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2008]昆檢刑起字第201號起訴書,檢察員吳蕾,代理檢察員謝征。4月9日昆明市中級法院對他誣判3年,(2008)昆刑一初字第76號判決書,審判長朱正渝,審判員楊曉萍,代理審判員楊捷,書記員彭超。開庭當天送老伴到法院的路上還給他戴頭套和手銬。

老伴在五華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8個多月,2008年6月6日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非法關押。一開始被分到五隊做奴工,牙膏裝盒、粘紙袋、組裝取暖器等,經常一大早幹到晚上12點。除了幹奴工,還車輪式的對老伴精神洗腦折磨,老伴還被關過55天的禁閉。2009年老伴被換到二隊裝茶葉、包茶葉,一直到2010年10月16日從監獄回家。

法輪大法使我獲得了新生,給我們一家以及所有的大法修煉者帶來了無比的殊勝和美好。修煉大法沒有錯,儘管我們一家遭到了中共邪黨的迫害,但我們相信,正義必將戰勝邪惡,邪黨已行將就木,迫害者終將自食其果。我們希望所有的中國人都能明白真相,退出邪黨,有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