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羅泰友老人被中共勞教、判刑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按:雲南省門窗工程公司的退休職工羅泰友老人,今年已經七十一歲了。從修煉法輪功前「一隻腳在火化場」的半條命,通過修煉大法,整個人再獲新生,再也不知疾病的滋味了。然而在中共邪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迫害中,羅泰友老人也遭到了中共的非法抓捕、抄家、勞教和判刑迫害。

修大法從獲新生 遭中共騷擾、拘留

我叫羅泰友,今年七十一歲,是雲南省門窗工程公司的一名退休職工。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前被冠心病等多種疾病折磨的死去活來,在大法中得到了新生。修煉後我身體恢復健康,多少年來沒進過一次醫院,沒吃過一片藥,為國家節約了不少醫藥費。通過幾年來不斷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雖然退休工資不高,但一家人過得和和美美,其樂融融。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一場以謊言構築的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卻給我帶來了極大的傷害,摧毀了我原本平靜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單位領導、馬村派出所警察多次找我逼我表態不煉法輪功,我對他們說:「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有甚麼錯?」他們說:「如果你再煉就扣發你的退休工資!」我真不敢相信,在今天這樣的社會裏,竟然有人害怕老百姓做好人,領導竟然以扣發工資為要挾,硬是要逼迫我放棄我的信仰。

在我一直不放棄煉法輪功的情況下,單位人保科的古海珍夥同馬村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將我送到關上公安分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把我送到關上看守所非法關押。在整個過程中,沒有任何人出示證件及任何法律文書,為此,我以絕食強烈抗議他們這種非法拘禁,非法剝奪我人身自由的行為。連續絕食五天後,警察怕我死在看守所,脫不了干係,不得已又將我放出來。

堅持信仰遭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和一些法輪功學員到昆明市西山森林公園煉功學法,被西山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抓捕。當時警察還讓我舉著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拍照,公安還錄了像。之後把我拉到馬村派出所關了一天。二十六日放回家,二十七日官渡公安分局警察將我送到了昆明市第一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零三天。

回到家一個月零一天後,馬村派出所的警察又把我抓到關上看守所,第二天送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勞教決定書中這樣誣陷我:「羅泰友因參與邪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活動經多次教育仍不改惡習,並於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組織參與到昆明市西山森林公園法輪功非法聚會,被公安人員現行抓獲。」當時六十多歲的我,自從修煉了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後,一直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何來的惡習不改?難道修煉真善忍是惡習嗎?羅列的罪名使我不能容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是我還是因為這莫須有的罪名被送到了雲南省第二勞教所。

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近一年後,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我被所外執行送回家。回家後我到馬村派出所申請落戶,馬村派出所的警察威脅我,要我寫一份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才給我落戶。我當場對他說:「戶口可以不落,但法輪功不能不煉!」之後我也不理那個茬。

合法上訪 遭威脅、洗腦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和我老伴到雲南省公安廳上訪,那一天是廳長接待日,我們去反映我因修煉法輪功被勞教後被單位扣工資的事,同時反映煉法輪功沒有錯,為甚麼不給煉。當天我和老伴還碰到了其他去上訪的八、九個法輪功學員,也是去反映情況的。

然而做賊心虛的中共見我們人多,當時就派了五華區國保大隊很多警察和警車來包圍公安廳。警察威逼利誘法輪功學員上他們的車,我和我老伴沒有上。

第二天我和我老伴在家的時候,官渡公安分局的幾個人就到我家來敲門,被我和我老伴拒之門外,我對他們說我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們家不歡迎你們。這些人下樓去我才看出都是官渡公安分局的,有的穿便裝,有的穿警服,只是我不知道名字。第四天,六月二十九日,我們單位人保科科長古海珍打電話叫我到單位保衛科去,我去了後,看到官渡國保大隊的一個警察,他對我做筆錄,問我去公安廳幹甚麼,誰組織我去的。我說為了找回我的工資,我的工資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被勞教就被扣了,我當然要去問了。最後我在筆錄上簽上「大法弟子羅泰友」。

二零零四年十月的一天,五華國保大隊的馬斌、馬村派出所的一個女警和另兩個國保到我家裏來找我,說要和我談談,就說咱們上辦公室談。於是我就和他們到廠裏保衛科去談,到了保衛科,馬斌叫我到學習班(「轉化」洗腦班)去,我說:「不去,我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我為甚麼要去,難道你們不允許我做個好人?」到中午十二點的時候,馬村派出所的女警以騙我回家吃飯為由,將我騙出廠大門,將我綁架上一輛車,開的飛快,將我帶到位於昆明海埂的航天療養院辦的邪惡洗腦班。每天關在房間裏不讓出來,五華區政法委的主任以及五華國保大隊副隊長練學騰輪番來找我談話,目的就是一個──叫我放棄修煉法輪功。除了所謂的談話就是讓我關在房間裏所謂的「思考」,還安排我們廠兩個人陪著我,陪吃陪睡。在洗腦班呆了八、九天後就把我送回家,回家前逼迫我寫所謂的保證書。這次洗腦班還被綁架來了好多法輪功學員,原在中國工商銀行雲南省分行營業部信貸管理處的法輪功學員張警心這次洗腦堅持不「轉化」,最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回家後我得知在洗腦班每天一個人的費用八十元,這錢由各單位自己出。

從洗腦班回家後,馬村派出所的一個警察就經常到我家樓底下來監視我,監視了很長一段時間。

發真相資料救人 遭惡告、判刑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我到昆明市螺螄灣批發市場發真相資料,被便衣發現,他讓批發市場的保安來抓我,這個保安從我後面就搧了一巴掌。隨即將我帶到螺螄灣派出所,帶到那裏先對我非法搜身,把我身上帶的法輪功資料、《九評共產黨》、光碟等搜出來拍照,又把我帶到螺螄灣批發市場門口,逼迫我指認現場拍照,偽造證據,當晚五華國保大隊的馬斌和西山區國保大隊的人帶著我到我家非法抄家,他們搶走了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明慧週刊》、大法資料等很多資料,最後連個搜查清單都沒有給我。抄家後就將我送到西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已經是夜裏十二點多了。

看守所裏的奴工很多,串彩燈、揀白雲豆、剝蠶豆,我因為年紀大了,也就沒有強制安排任務。看守所裏,西山區國保大隊多次來提審我,問我的資料是哪裏來的,誰給我的,我沒有告訴他們。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八個多月,期間昆明市檢察院對我非法起訴,誣陷我利用邪教組織(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破壞法律實施,之後昆明市中級法院對我秘密開庭,沒有通知家屬,法庭將拍的從我身上搜出的真相資料的照片給我看,以此作為誣陷我的證據,又以從我家裏搜出多少真相資料為由,最後對我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底我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三監區非法關押。獄警給我安排兩個販毒犯做我的包夾,二十四小時監視我,這兩個包夾經常辱罵我,刁難我,還威脅說要給我坐小板凳,獄警我的警察叫唐雲鋒。

初到監獄,我被強制安排包茶葉,就是市場上出售的沱茶,每天至少要幹五、六個小時。一年多以後我又被安排打掃走廊、洗臉間、廁所的衛生,兩三個月後又叫我掃院子,掃了一個多月就不讓我幹活了。

除了奴工,雲南省第一監獄教育科的警察還逼迫我「轉化」,即放棄信仰,經常叫我到教育科談話,讓我不要煉了。還找到邪悟人員來轉化我,使我受到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折磨。

我在監獄的幾年,監獄只讓我家屬看了四、五次。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我從監獄回家。

我回家後,馬村派出所的李龍輝,蓮華社區的邢莉莉還到我家裏來騷擾我,問我還有沒有發資料,有沒有出去。李龍輝來了兩次,邢莉莉來了四、五次。

如今我已經七十一歲了,但是因為堅持修煉大法,不管在家,還是被邪惡誣判進監獄,我都時刻牢記李洪志師父對弟子的教誨,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弟子,所以遭了多少罪,受到多少不公,依然樂呵呵的,依然不忘傳播真相救人。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年輕人才有的健康和積極,希望有緣人都能通過我的經歷,看到大法的美好,看到大法弟子救人的善心和慈悲,早日明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