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李金煥自述被綁架勞教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日】雲南昆明法輪功學員李金煥於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被綁架,五月十九日被劫持入大板橋女子勞教所,遭洗腦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走出黑獄。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雲南昆明法輪功學員李金煥。一九九九年四月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遭迫害,我們單位法輪功學員被叫去表態,大家都不願意放棄。

二零零八年,我們因做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集體綁架。四月十九日,公安人員馬斌帶著十幾人抄了我的家,搜走了師父法像、兩台電腦、一台打印機、真相資料等。我被帶到馬村派出所,又到工人醫院全面檢查身體幾個小時。警察又把我送到五華區看守所,又抽血化驗。結果是血壓二百四十;血糖二十四點七。馬斌硬要看守所收下我。


示意圖:手銬腳鐐

二十四日早,警察讓我戴上腳鐐、手銬又到工人醫院,讓我在整個醫院游走示眾。我指責他們違法,他們說,這是上面的要求。晚上,他們強行讓我打針。到凌晨四點,我突然頭昏,天旋地轉,眼睛看不見,全身大汗,十分寒冷。我大叫,眼睛看不見了。醫生說,是血壓升不起來了。

第二天,我被送到昆明第一監獄醫院,仍被強行戴著腳鐐手銬打吊針。我家裏送來的衣物等生活日用品,他們只告訴我,但不給我,一個月過去了還沒見到,要逼我說出一老法輪功學員的下落才給。我不說,五月十七日惡警馮軍和一姓趙的把我送到大板橋女子勞教所。勞教所一看我是高血壓就拒收了;五月十八日又送進去,仍然是高血壓、高血糖又拒收;五月十九日,馮軍把我弄到一個鄉村醫院給我打針,又送勞教所,他們找到所領導商量,無論如何收下了我。

一進勞教所,警察每天讓我們看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光碟,又找我們談心、拉家常,追問其他法輪功學員的下落,軟硬兼施。我們不配合,就讓我們做奴工,一天十二小時,還常常找藉口多罰我們,想把我們的物質身體拖垮。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十四日,我單位領導來對我做所謂的幫教轉化,逼我放棄,我不配合,晚上把我叫到辦公室拍桌子大罵;十九日又叫去逼問法輪功學員下落和我家人誰煉法輪功等,我拒絕了一切非法的審問。二十一日,我終於走出了黑獄。

經歷了這次迫害,讓我更加看清了邪黨的罪惡,更加堅信師父和法輪大法。我希望還在對邪黨抱希望的公檢法人員能清醒認識,大是大非面前儘早做好選擇,為自己,也為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