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六旬郭友芝面臨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昆明市東川區今年六十四歲的郭友芝老太太,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身心健康。九九年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後,郭友芝也遭到了非法拘留等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東川區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在郭友芝家集體學法,遭到東川區國保大隊陳光林等人綁架,其中郭友芝、姜海、劉蓉、顧宗蘭還被非法拘留。

郭友芝老人被保外就醫,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接到昆明市東川區檢察院的起訴書,同時還接到昆明市東川區法院量刑告知書,威脅將要誣判她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

以下是郭友芝老人自述被中共人員迫害的經歷:

我叫郭友芝,一九五零年五月二十五日出生,今年六十四歲,昆明市東川區人,家住昆明市東川區。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我的一個朋友在外地向我介紹了法輪功,我覺的法輪功很神奇,就開始修煉。回東川後我找到煉功點開始集體煉功。有一次我煉第二套法輪樁法,煉兩側抱輪時,煉功音樂都已放完,可我的手卻放不下來了,我感覺能量好強。更覺的大法神奇,從此堅定了我修煉大法的決心。

集體煉功遭非法綁架、拘留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三早上,我去東川區電影院門前煉功,那次共有五、六位法輪功學員,我們被新村派出所警察綁架。

我被直接送到東川區戒毒所非法關押了十三天,其餘的法輪功學員,有彭珊英(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姜海、胡光明都被非法拘留一個月。我們煉功的頭一天大年初二,東川區的法輪功學員姜忠慧等人也是因為集體煉功而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發真相資料 姐妹二人遭綁架、抄家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與我姐姐郭友珍去阿旺鄉倉房發真相資料,正給一個老太太發護身符時,被一輛警車下來的警察綁架到阿旺派出所,然後將我們送到東川看守所非法關押。

第二天東川國保大隊讓我們姊妹倆個穿著囚服、戴著手銬,分別回家抄家,想讓左鄰右舍都看到我們被抓,從而使鄉親鄰里害怕法輪功學員。這些人從家裏抄走了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護身符、《明慧週刊》等。

非法抄家後又將我們送回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天,到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我和姐姐從看守所回家。

集體學法遭非法綁架、抄家、拘留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東川區法輪功學員吳朝仟、吳金安、陳金書到巧家縣蒙姑鎮發真相資料,被蒙姑鎮派出所綁架,下午被送到巧家縣看守所。此前吳朝仟一直租住我家的房子。

九月四日下午一點多,巧家縣和東川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到吳朝仟的租住房中非法抄家。看到我家有法輪功學員在學法,就叫來東川區三個派出所(新村派出所、達貝派出所、碧谷派出所)幾十個警察,其中有巧家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彭洪春、鄧仁飛,東川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陳光林、黎正清、林德志,把當時在我家的二十三位法輪功學員連同我全都綁架到新村派出所、達貝派出所和碧谷派出所。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姜海、劉蓉、唐維武、宋建英夫婦、張美蘭、李發珍、陳桂珍、郭友珍(我姐姐)、姚佳麗、許紹英、夏開英、黃龍珍、王欣蘭、彭珊英、彭素芬、肖尊雲、顧宗蘭、吳勉芬、呂某某、胡某某、姚某、郭某等。

不法警察綁架的同時還非法搜了我家,最後我被帶到新村派出所,一起被綁架到新村派出所的還有姜海、劉蓉、彭素芬,那晚警察逼迫我們簽字,滾手印,我們不配合。新村派出所的警察就毆打姜海,我們在旁邊都聽到了聲音,當我們指出時,警察竟耍流氓不承認。

九月五日早上,我被送到昆明市看守所。一同被劫持到昆明市看守所的還有劉蓉、顧宗蘭(被綁架到達貝派出所),姜海被送到東川區木樹朗看守所。一開始警察騙我們說只關三天,可七天以後叫我們簽字,最後非法拘留了一個月。九月三十日對我、劉蓉、姜海下逮捕令。

昆明市看守所強迫我吃「藥」迫害

在看守所裏一段時間後,我出現高血壓症狀,我不吃藥,警察就逼我吃,我說我要回家學法,煉功,警察不理睬。非要逼我吃藥,並惡狠狠的對我說:「是毒就要毒你!非毒你不可。」還要送我去監獄醫院。

我被逼吃藥,警察甚至唆使犯人扳開嘴看我的藥吃下了沒有。可是這些不知名的藥吃下去,我就胃疼的吃不下飯,還心翻、便秘、頭暈,甚至暈的摔倒,人瘦了十斤。

一次我吃藥後,突然腦袋一發昏,就摔倒了。醫務室將我拉過去,一量,血壓正常。半個多月後,我又昏倒,這次還手腳麻木。半個多月時,我的眼睛紅,臉紅,出現高血壓症狀,看守所強制我去住院,並直接把我拉到雲南省女二監的監獄醫院,住了十一天的院,每天打針、吃藥,卻不告訴我是甚麼藥。打針打下去還是心翻,並且失眠,睡不著覺,整個人興奮的不得了。那十多天我簡直要瘋了。我要求回看守所,警察一直不同意,最後我強行要求回去。

回到看守所第五天,東川區國保大隊的陳光林去看我,我告訴他們我住院才回來,我已昏死兩回,之後東川區檢察院的又來。我從醫院回看守所後的第六天,即十二月三日,東川區國保大隊徐永林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將我送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接到昆明市東川區檢察院昆東檢刑訴(2014)67號起訴書,檢察員李春躍,同時被非法起訴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姜海和劉蓉。誣陷我們「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並陰謀企圖對我們繼續非法判刑迫害。同時我還接到昆明市東川區人民法院量刑告知書,誣陷我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將要誣判我三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