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經濟迫害 討回退休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我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用自己的親身受益來證實大法,卻被北京警察抓捕,由當地接回後非法拘留。單位領導到看守所通知我,由於我堅持修煉大法而將我開除公職。當時我沒悟到這是對我的經濟迫害,只想我們學大法的處處為別人著想,不給別人添麻煩,就默認了,也沒反迫害。後來我又遭非法勞教迫害。

零三年我從勞教所回家,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生活非常困難,這時我已經超過退休年齡。我的家人、同事、親戚朋友都讓我找單位辦退休。我就到原主管單位詢問我退休之事。單位領導說你已經被開除了還辦甚麼退休?當時由於自己有怕心,不想再找了,就用各種藉口搪塞,心裏還從法中找答案,還以為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其實就是法理不清,沒明白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也沒悟到這是對我的經濟迫害。

後來通過不斷學法,心性有了提高,我悟到了這是對我的經濟迫害,我不能承認它。我必須要找,我不執著結果,但可以通過這種形式講真相啊!

於是我就先到縣勞動局去找。主管的科長一看是我,氣就不打一處來,開始訓斥、甚至是罵我:「你還找退休?你把人都坑苦了……」說的很難聽,當時真的是剜心透骨,但我卻很平靜,一點都沒生氣。等她說完,我笑著對她說:「是我本身沒做好,我是個修煉中的人,沒修好,難免有錯……」接著就給她講真相。後來我又去了兩次,一次比一次好些。等到了第四次,那是零五年後,《九評》發行,有人給她講真相、勸「三退」。我再去找她,她對我說:「我這裏沒問題,但是得通過市局。你自己去找找,如果市局同意,我給你辦。」

於是我就到市勞動局去找,由於當時正念不足,去了兩趟,連主管的人員也沒找到,心想:這麼難哪!心裏就打退堂鼓,不想找了。

後來我又到縣社保局去找,我先找一把手局長,因為以前我們認識,進屋我就跟他講大法真相,他聽後也沒說甚麼,叫我去找××領導。過後聽到反饋說他不太高興,我知道自己走極端了。後來我又找××領導詢問此事,那位領導說:請示市局了,市局答覆不能給你辦退休,只能把你個人交的部份給你退回去。我一聽那哪成啊!心想:太難了!就不想再找了。

其實就是我的正念不足,信心不夠,有怕心。這其中還有一個最大的難題,就是我沒有辦新身份證。原來的舊身份證被公安局給扣下了,又沒有正念去公安局辦新身份證,總認為自己是「掛名的」,不想再去公安局那地方,其實說白了就是有怕心,一直拖著沒辦。自己知道沒有身份證咋辦退休啊?所以對找退休之事沒有信心。另外還是認為我是修煉人,不執著利益上的事,沒有從法理上真正認識這個問題。為此我的親戚朋友經常催我去找,我都用各種藉口推脫,沒有反迫害,消極承受,沒能證實大法,相反的還帶來一些負面影響,有的人就不理解,給我講真相帶來一定難度。

零九年我經歷了一場大的魔難。過後通過學法心性得到提高,認識上有所昇華。使我悟到正法修煉與個人修煉的不同,這不是「去利益之心」的問題,是反迫害、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基點是不一樣的。我必須找回我的退休金讓世人明白修煉大法沒有錯、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不應該受迫害,有錯的是迫害者。所以決定繼續找我的退休金,破除舊勢力對我的經濟迫害。

首先涉及到去公安局辦新身份證的問題。有正念強的同修對我說:怕甚麼?我陪你去!到辦證大廳接待人員讓我們到樓上找片警,我們找到片警及警長,他們問了「煉不煉」之類的話,還讓我寫點甚麼。我對他們說:我今天來辦身份證,甚麼都不給你們寫,我做好人沒有錯。他們也沒怎麼難為我,給我辦了。

到取身份證時遇到點麻煩。他們說我是甚麼「重點人口」,必須讓我簽字,我不簽就不給我身份證。我一連去了十幾次,有的警察看見我就說:法輪功又來了,幹啥來了?我說取身份證。我始終抱著一顆祥和慈悲的心態,遇到熟悉的警察就打個招呼,拉幾句家常,有機會我就智慧的講真相。通過與警察接觸,他們大部份人對大法並不是那麼敵視,只是有怕心,不敢聽、不敢說。通過多次去,我又給主管局長郵寄了真相信,經過幾番周折,最後終於通過別的渠道拿到身份證。

之後我又接著到勞動局、社保辦退休之事。再辦我覺得好像比以前好辦多了,我知道是師父的正法形勢推到這一步了,世人也越來越明白了。到勞動局主管人員幫我查詢有關文件,下批文。社保主管領導看我的檔案裏當年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而開除我的「決定」,查找有關文件,說:不管怎樣,得讓人家吃飯。讓我補交了一小部份。耐心的告訴我怎麼辦,找誰等等,他還到市局給我跑了幾趟。當然我也說了一些感激的話,他(她)們就說:既然有文件規定,能成全人就該成全人。我就對他(她)們說:人在難處幫一把,您就積功德了,特別是幫助大法學員,您會得福報的。有的主管負責人說:我這腿好疼,你幫我求求你們大師,讓我的腿好。我告訴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了她一個護身符,她很高興的收下。

我又到主管局去蓋章,當年的領導大部份都退休了,有一位當年親眼目睹我受迫害的領導還在位,我不記當年之過,與他熱情的打招呼,講真相。他問我「天滅中共」「藏字石」是怎麼回事?我就給他講,他聽明白了,後來也做了「三退」。在此之前我有一次在路上遇見當年開除我的主管領導,和他講真相,他說我全明白了,你們是受冤枉的。當年在「大氣候」下,我們也沒有辦法。現在你找找,爭取把退休辦了。

新上任的主管領導開始怕擔責任,不肯給我蓋章。我去了幾次,跟他講真相,他比較明白一些真相,但是還是有些顧慮,非得讓我給他寫「不給領導添麻煩」的保證。我當時由於急於求成,也沒加考慮,就寫了。過後我一想我沒做對,我當時沒有把真相講到位,我們本來就是受迫害的,還需要向他們保證甚麼呢?我知道這一關我沒過好。後來我又給他寫了封真相信。

經過幾年的奔波,在二零一一年底終於把退休金一事辦下來了,還補發了一年工資。這樣不但解決了我的經濟來源問題,同時還證實了大法。親朋好友、同事等都為我祝賀,都說:人家修真善忍做好人,本來就沒有錯嗎!有的說:這就表明你們是對的,它錯了!所以再講起真相來就容易的多了,就有了說服力。

這次找退休金之事我深深體會到其實一切都是師尊在加持,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正念正行。師尊一切都為我們鋪墊好了,就差我們邁出那一步了。每當想起這些我就淚流滿面,我有時正念不足,人心太重,真是慚愧,愧對師尊慈悲苦度。唯有精進才不負使命。

在此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