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經濟迫害:從流離失所到年收入百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

一、躲避中共綁架 被迫流離失所

用現在網絡上通用的說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後「草根」出身:父母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工人,父親在工廠老老實實的工作,結果還是沒有逃脫失業的命運;母親在工廠勤勤懇懇的工作了半輩子(一直是「勞模」),最後弄的一身病,飽受折磨。

有一天,母親在買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煉氣功,聽這音樂怎麼就這麼舒服呢?再聽輔導員說可以強身健體,就也想跟著煉功祛病。這看似偶然而簡單的念頭,徹底改變了家人和我的命運。從在大法中受益,沐浴著法光,感受著師父的慈悲,到邪惡強加迫害後證實大法,我和母親分別在拘留所,勞教所,監獄等黑窩裏遭受過迫害(這些故事以後我也會寫出來)。

二零零四年冬天,一次在綁架了我們身邊很多大法弟子後,惡人準備對我和另一名年輕同修TT進行綁架時,我們在師父的點化和保護下,成功走脫。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幾經輾轉,帶著驚恐而疲憊的心和冰冷顫抖的身體來到了幾百里外的東北,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在經濟上,從向同修尋求援助,到現在年收百萬,在突破舊勢力經濟迫害,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對生命的改變就這樣看似無聲無息,卻又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展現在我們的身上。

二、流離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四年底開始,我和TT被迫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沒有了生活來源,還好身上還有一點點錢。東北的冬天真是太冷了,幸好同修幫助安排了一個空房子,但是屋子裏除了牆,甚麼都沒有,只能睡在地上。為了節約資金,我們對幫忙的同修說不冷,不用交取暖費了,就這樣,幾乎每天都披著棉被躲在屋子裏。因為沒有身份證,哪也去不了,更不能找工作了(其實就算找到工作,說實話也不敢去幹)。

因為經濟上的拮据,我和TT經常因為誰花錢浪費了,誰花的多了少了而吵架。尤其是我,修的特別不好,有時候看到他買幾元錢的東西覺得不該買,就會指責、追問……現在想想,都被經濟迫害逼的精神不正常了。就這樣無奈的承受著邪惡的迫害。

為了節省錢,我們也沒有放衣服的地方,衣服、生活日用品、做飯的鍋碗瓢盆擺的滿地都是。東北冬天外面經常零下二、三十度,如果沒有取暖設備,屋裏都是在冰點以下多少度,做飯時,滿屋子都是蒸汽,玻璃上都是冰花,牆上也長了黑霉。一年到頭也從沒買過衣服,棉衣也是找那種最便宜的買,把自己搞的灰頭土臉的。用常人朋友的話說:「你是不是就這一條褲子啊,從我認識你的時候,你好像就沒換過褲子啊。」

那時沒有破除經濟迫害的概念,認為那是自己修煉中該承受的苦難,或者是業力所造成的因素,甚至覺得是自己要過的關,而且身邊同修當時也沒有悟到要破除經濟迫害,還經常誇我們:「失去了那麼多,都是威德啊!」再加上看到資料點的同修生活條件更差,所以,有了對「現在能有口飯吃就已經滿足了」這種對迫害變相的認可,人為的滋養了邪惡,還覺得自己修的不錯呢。

雖然流離失所,但是大法弟子也不能不做證實大法、講真相的事情。我和TT白天披著棉被,戴著手套,做新年真相台曆。後來還買了做護身符的免壓層打印材料,用熱合機開始做護身符。後來,同修給配了一台電腦,我們就開始做《轉法輪》的書皮和法像,雖然很多材料同修都能提供,但是考慮自己也是大法中的一份子,不能總讓其他同修在經濟上付出。一次我看到一個男同修,夏天在酷熱炙烤的太陽下蹬著三輪車拉人,曬的黑黑的,滿身是汗。拉好遠才賺二元錢,然後晚上把錢給同修做資料,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所以平時一些做資料用的,就自己來買,資金就感覺越來越緊張了。我們開始想,怎麼才能賺點錢改變一下現狀呢,總要同修接濟也不對啊。

三、破除經濟迫害 證實大法

這種不是很明確的破除經濟迫害念頭,也許就是突破的開始吧,因為我們想從這種迫害中改變了,不想要這種不該屬於大法弟子的生活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常人朋友讓我陪他去到商場買東西,說能拿到進口折扣商品。朋友把買來的商品拿到外地去賣,賺點差價。我和他去了以後,發現真的可以買到。回來,我就和TT說,我們也賣這些東西吧,但是到哪裏去找買家呢?正在我們沒有出路時,有一次,我對一個網友說,能買到折扣的進口商品,這個網友正好想做生意,就讓我幫他準備貨源了。就這樣,我親自到異地和這個朋友談合作,並讓TT發貨到異地,就這樣開始了最簡單的買賣生意。

沒想到一個月,我們就賺了五千元,當我們拿到錢的時候,都很高興,這是我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流離失所中賺的第一筆錢啊!我們拿出四千元交給協調人做資料用,回報同修給我們的幫助。但也許是歡喜心被抓住了把柄,也許是邪惡看到了我們在破除經濟迫害使它們懼怕了,它們利用人性的弱點,讓這個朋友感覺已經自己能找到貨源了,不要再和我合作了。我們又沒有了經濟來源。

沒有做生意的經驗又沒有資金基礎的我們只能在網上找買家,發現原來網上可以開網店。當時也沒覺得一定能成功,但是因為不需要甚麼店鋪費用,門檻很低,又可以在家裏工作,不影響學法和做資料,畢竟也是條出路,就向常人朋友借了身份證,在網上開了店。

剛開始沒有任何動靜,都感覺有點沒希望了。終於有一天,一個客人想買我們的商品,我和TT馬上現去進貨,然後包裝的裏三層外三層的給對方郵寄過去,大約一週左右,對方收到商品,給我們結款並給了我們很好的評價。後來,這個買家又多次來買東西,還介紹了很多人來買,就這樣我們的小網店正式運作了。

因為是在網上銷售,要先給對方發貨,貨到後,對方確認商品完好,才給我們錢,所以其中也經歷了很多挫折,有的人收到貨就是不承認收到了,不想給錢(尤其有的邪黨政府裏工作的人,還利用權力造假證據);有的人收到說半路少了、壞了,要補發;還有的客人議價很厲害,常常討價還價幾個小時,說不想買了……而有的客人對我們有誤解,更是來電話張口就罵人,還盡往我喜歡爭對錯的那個心上罵,那時候我的心性也不好,常常覺得自己被常人欺負的太厲害了,有時候被氣的手腳發抖,說話發顫。經常想,算他們運氣好,今天也就是我煉功了,要不非要找到他們家去,好好收拾收拾他們。一點也不像個修煉人的想法。

我和TT畢竟都是修煉人,冷靜下來後,可以互相勸告和監督,而且很多矛盾,都在師父的幫助下化解了。經過討論,我們決定,無論甚麼時候,都不能和客人發脾氣,就算客人錯了,我們也要用修煉人的心性對待,我們就是要走出一條「富而有德」(《精進要旨》〈富而有德〉)的修煉的路。

二零零七年前,我們的生活一直被房東左右,從城東搬到城西,從城南搬到城北,就好像一片落葉,在水中翻騰而無法自控去處。我們決定買房子,在安穩的生活狀態下更好的破除經濟迫害,並證實大法。這種想法一說出來,同修們的各種說法就壓過來了,「都甚麼時候了,還想著安逸的生活」,「還能剩幾天時間了,買了房子以後給誰住啊」,「修出來的那點德,都拿去換房子了,有買房子的德,還不如用來長功呢」,「以後錢都是紙了,還忙著賺甚麼錢啊,有那個時間多做點事情好不好」(沒有埋怨同修的意思,只是表述當時大家的各種狀態和我們受到的壓力)。

因為這些壓力,再看到其他同修每天在救度眾生上繁忙的付出,自己也感覺有點茫然,到底是安守現在的狀態直等到正法結束呢?還是破除這種困局,開始新的大法弟子該有的生活呢?最後,想到都被邪惡逼的這麼不安穩了,非正常的生活都已經嚴重影響三件事了,一定不能再這麼磨蹭下去了。

就這樣,在拼湊了首付款後,我倆借用常人的身份證買了房子(不建議同修這樣做,存在風險,我們是實在感覺到太影響正常生活了,沒有一點想置業的念頭),但是欠了十幾萬的銀行貸款。買完房子後,我們繼續努力工作,比常人中的同行更多的付出,在貨源和質量上把關,在服務上不斷完善,努力讓所有與我們有緣的生命能感受到我們的好。我們想所有買我們商品的客人都是在等我們救度的有緣人,就利用客人買商品的便利條件,把客人的名單和電話、地址都整理出來,發給電話講真相小組。在平時和客人的聊天中,也不斷滲透大法真相和邪黨的罪惡。可能是眾生等待得救吧,我們的生意越來越好,遠遠超過同行。

我和TT分工協作,我主要解決生活來源和破除經濟迫害,他主要負責和同修協調,做好資料……平時還負責給同修們錄入三退名單,傳到退黨網站。這裏插一句,那時候,每週傳到我們這裏來的三退名單,一袋一袋的,每張紙上面都滿滿的名字,很多上面還標注了地區,學校名稱,還有些單位名稱,有的是整個村子大家簽的,有的是小同修在學校給同學講了以後,全班簽名。全都是同修們一個人一個人去講的,上傳完,要燒很久才能將這些紙燒完。

因為網上接待客人,時間由客人說了算,經常下半夜了,還有客人,所以每天睡的很少,經常早上天沒亮,就起來包裝,白天接待客人,晚上去物流公司發貨,然後再去資料點。到資料點吃一天的第一頓飯,還是晚飯,期間無數的干擾和矛盾,當時學法不足,經常被干擾,修煉的路上跟頭把式的走過來。

就這樣在二零零八年,我們就把銀行貸款還上了。但是邪黨開奧運會期間,物流運輸全部受干擾,因為我們是進口商品,無法順利供應給客人,最後店鋪就關閉了(其實就是邪惡用各種形式進行經濟迫害,我們當時沒有智慧突破過去)。

二零零九年,我倆悟到應該繼續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身份上應該恢復自由,不再繼續流離失所。我們就開始發正念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但是正念不強,依賴常人,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們欠了十多萬的債務,其實邪惡是用這種方式,再一次對我們進行經濟迫害。

重債壓身,感覺非常不好。我倆經過多次討論,結合國內的經濟情況和人們的消費心理,反思以往因為商品靠別人提供而無法掌握主動權的教訓,決定做自己的品牌。但當時沒有一點經驗,在這個行業中的人看來,以我們的條件,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技術實力,想插足這個行業,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但是我倆就是想突破,就是想把經濟情況扭轉過來。我們用最簡單的,甚至回想起來簡直不堪回首的自己製作樣品發給客人,卻得到了客人的認可,那些客人甚至不去選擇價格便宜、技術成熟,製作華麗的成熟品牌產品,仍然要與我們合作,這些都讓我們增加了自信,其實都是師父的幫助,因為今天世間的一切財富都是該為大法所用的。同時,我們不停的學習,因為所做的行業根本不在我們過去的知識範圍內,而且是高技術性的,不偷懶耍滑,不出「快拳」,踏踏實實創品牌,就想著自己一定要有像國外大法弟子做「新唐人」,做「大紀元」的那種毅力,一定也要在自己所選擇的行業裏以商養德,依德營商。

雖然經濟上不斷突破,但是我們對利益的執著卻越來越淡了,大法的智慧和能力,是舊的修煉方式不能相比的,法從你的內心改變著你,讓生命真正的純淨無執,是師父給了我們證實大法完全能在人間名利干擾中讓生命得以真正昇華的能力。我們依然保持著簡單的生活,用著一百多元的手機,出門坐著公交車,儘量不在外面吃飯,也不買任何名牌,經常被人認為是還在讀書的學生。師父給我們開創的越來越寬鬆的環境,是讓我們來更好的證實大法的,讓我們不至於為了生活基礎苦惱奔波而影響了做好三件事。

現在,我們每週大約忙三天,年收已到百萬,不至於再為經濟太多的操心了,並時刻把握好自己,不對利益產生執著,有更多的時間來做三件事了。現在我們不僅要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況,還要帶動更多在被經濟迫害中的同修改變觀念,一起在破除經濟迫害的路上證實大法的美好。不再讓師父為弟子的溫飽操心。把大法弟子的能力和智慧展現給世人,讓大法弟子成為讓世人欽佩的「富而有德」的人。改變世人對大法弟子落魄可憐的錯誤印象。

因為我們經濟上的好轉,再也沒有人說我們給家裏帶去負擔了,或者覺得我因為修煉大法而耽誤人生了(相信很多同修的家人和朋友都有這方面的誤解),現在越來越多的是親友的羨慕,因為常人幾乎都有對有能力的人的順從心理,所以再和家人朋友講真相,他們也很尊重的去仔細聽了。當然,經濟上好轉只能破除常人表面的一點點觀念,講真相的根本是靠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智慧,決不能當作令常人改變的根本。這些都是師父和大法的慈悲和智慧,在我們身上的展現。

記的有一次有個年輕同修講起自己被惡警勒索錢財的經過,具體情節都已經忘了,但是同修說的一句話至今留在我的腦海中,「我賺的錢是用來救度眾生的,怎麼能給邪惡呢?!」就這一念,惡警對他沒有勒索成功。還有一件事,我們地區一個為大法付出很多的協調人,一直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有一次,TT和這個同修家人談話,說為甚麼她(這個大法弟子)修的這麼好,你也了解了大法真相,你卻還沒有走入大法中啊?她的家人說:「我很佩服你們大法弟子的勇氣,也支持你們,但是一看到你們每個人都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東躲西藏,過著朝不保夕甚至被摘心挖肝的日子(他看過蘇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片),我就不想和你們一樣了。」當時我們也在流離失所中,聽了這話真是很慚愧,我們給世人到底帶去了怎樣的印象?都被邪惡逼到牆角窮困潦倒了,還不反思和突破,怎麼和人家說大法的美好啊?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尤其年輕同修,不要執著於時間,不要怕自己不行,不要把常人中的事情看的太難。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完全有能力去選擇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生活。

四、就破除經濟迫害 和同修們交流

上面是我們在幾年中破除經濟迫害走過的路,期間還有很多被邪惡破壞的曲折過程,因為篇幅有限,沒有寫出來。下面我想把生活中,和一些同修接觸後,發現隱藏在我們中,人為滋養了經濟迫害的觀念和因素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經濟迫害最容易被忽視,因為很多同修會認為那是自己修煉中該承受的苦難,或者是業力所造成的因素,甚至覺得是自己要過的關,這些想法站在個人修煉上也許都沒有錯誤,但是如果都已經影響到大法弟子正常的做三件事了,那就算邪惡再有藉口,也是應該突破的。

在歷史的最後時刻,一切都應該為大法與大法徒救度世人為根本原則,那些修煉人個人在歷史上的各種因素不應該變相的對大法弟子證實法起干擾作用從而成為干擾的因素。很多同修一直抱著「能吃口飯就行」的觀念,在邪惡多年的經濟迫害下人為的滋養了迫害因素。還有的怕自己對名利執著,在有條件破除經濟迫害時,也不去做反迫害的事情,師父和正神鋪好了路,都不去走。而古老的那種靠吃苦和時間的磨礪而留下的所謂「修煉」也不過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今天大法弟子所要走的路。

聽過很多同修表述自己曾經有過很多可以做更好的工作,甚至擔當領導職務或很好的生意機會,但是都人為放棄了。很多是認為正法時間已經快結束了,這個時候把心思用在常人工作上,會影響自己的精進,從而影響自己的果位和威德(實際有常人似的貪婪和對時間的執著);有的認為自己在強大的名利和機遇下,一定有掉下來的危險,不如每個月拿著千兒八百元安心,熬過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這最後一段過程。有的甚至認為如果自己人生中安排了這些常人間的福份,可以把它們換成德用來長功(有為的自己安排修煉的路,沒有明確修心才是關鍵)等等個人認為,這些看似精進的行為,實際是對自己的修煉,對大法,和對師父在人間的這種傳法形式不堅信的結果。

師父把我們的修煉形式放手於常人複雜的生活形式和各種誘惑和矛盾中,是因為宇宙大法是萬古以來真正能改變生命本質的,法大,有那麼大的智慧,不同於歷史上各種靠強制脫離世俗而表面改變的表象。而在今天這樣的環境中修煉精進,修煉人的主元神,並真正的提高,是最好的證實大法的殊勝和智慧的行為。一個生命,無論他(她)在歷史上傳統的隔絕塵世的方式中修煉(實際也只是留下修煉文化),都不如師父給我們在迷亂的人間,在複雜的矛盾形式下踏踏實實的真正去掉生命後天之糟粕,而成為新宇宙生命更能證實大法的智慧。就單這一點,足以讓舊宇宙為正法起干擾作用,對師父和大法強加安排的生命去反思,去歸正。

當我們有為的去避免人間的福德或者矛盾的時候,難道在懷疑大法改變生命的能力嗎?難道在懷疑自己在宇宙大法中修的堅實度嗎?就真的那麼怕自己掉下來,而不去利用好這個修煉形式證實大法嗎?如同修自己明顯知道自己還存在對名利的執著,何不建議嘗試?

我們不能總想著依賴常人來「資助」我們,也不能一直靠大法弟子有限收入的持續消耗。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才是當今世上的風流人物,怎麼能任由邪黨霸佔著各種社會資源和財富去毒害世人呢?是應該突破的時候了,不能給歷史留下「大法弟子是在舊勢力的經濟迫害下走到最後的,一直沒突破出來」這樣的結果,這不是我們要展現給眾生和未來的啊!

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這是師父定下來的。師父決定的,就一定是正法需要的,將是天象的變化,也是大法弟子需要證實法的一部份,改變億萬年來舊宇宙中眾生被灌輸的彷彿「只有放棄一切物質基礎的去在苦難中承受,才是修煉」的觀念。正是這樣變異的觀念,才讓舊勢力認為它們給師父和大法徒製造苦難甚至把生命奪去,才是為了正法好;也就發生了舊的邪惡生命在世間的總頭目江魔在對大法弟子迫害時首先就叫囂要「經濟上搞垮」。舊宇宙中這種變異的觀念我們一定要破除,一定要證實「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這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法力。

今天如果沒有師父替眾生的無法形容的承擔,這個舊宇宙中眾生的罪業早就已經讓一切銷毀了,今天宇宙中的一切財富和榮耀都是屬於師父,屬於大法的。我們不能讓舊勢力和邪惡鑽了我們在經濟方面反迫害不足的空子,讓邪惡用這本是用來證實大法為大法所用的財富,來繼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破除經濟迫害,使用大法給大法徒們的無邊智慧和財富來救度眾生,正是大法弟子為己任的。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