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認經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二零零三年二月我被惡警綁架,被冤判四年,在獄中丈夫與我離婚,孩子判給了丈夫,工作也失去了。二零零七年我出獄回家,有一種非常淒涼的感覺,無依無靠,也沒了生活來源,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我開始大量的學法,慢慢的清醒了,不能等,不能靠,我得去找工作,我去找社區,出門時跟師父說;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能沒吃沒喝的,請師父加持我。

我找到社區要求解決工作,社區要我把單位開除我的手續拿來。於是我去找單位,單位給我一份除名手續,上面沒有任何人簽字。社區的人看了說;這不是開除是除名,是兩回事,你還得去找單位。單位人事處的人卻說,開除和除名是一個意思。我從單位走出來不知該怎麼辦,去問離婚的丈夫,他讓我去區信訪辦,信訪辦的人讓我去找勞動仲裁。在省仲裁,一個辦事員要把我打發走,說:「這事那得找單位,我們管不了。」

幾個部門這樣推來推去,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這是邪惡在迫害我,我要否定它,請師父加持我。」我剛這樣一想,就聽那個辦事員又說:「我去問問領導。」把領導找來了,說明情況後,他說:除名不是開除,你回單位去找。我又問我在監獄四年時間,養老保險怎麼交?他說免交,我以為我沒聽清楚,就又問了一下:你是說我不用交?他說「是」。我又問:我的退休年齡到了,我能退休嗎?他說回單位查可以辦。

我回到單位,把養老保險和工齡查清了,單位人說:你的檔案得存在省社保,到那去辦理退休。我就把檔案拿到社保存上,直接就辦理了退休。兩個月後,我的退休工資就下來了。

在這過程中,我也去掉很多怕心。如,怕別人知道自己是煉法輪功的,關進監獄不好意思,怕邪惡再迫害,怕見領導,怕這怕那的。當我把這些怕心都放下時,一切怕的因素都無影無蹤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