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被迫害時家人給邪黨送錢是不能認可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今天看了明慧文章《你為被迫害的同修給邪黨送過錢麼?》,我想起了自己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那是二零零一年,邪惡瘋狂打壓法輪功的時候,全縣幾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當時我也是被非法關押之列。經過幾個月的非法關押之後,四月二十六號那天將要放我們回家時,當地邪黨縣政府卻耍花樣,要我們每人交五千元的保證金,否則就不放人。當時來接我們的家人都在外面等候。

我們大法弟子拒不交錢,也告訴外面等候的家人不要交錢。這樣僵持了幾個小時。惡警一面和我們商量,一面向上級反映我們拒不交錢的情況,只聽其中的一個警察放下電話自言自語的說:「把人放了就行了,要啥錢哪?一人交五千,這就是十七、八萬啊,這明擺著不合理的事,還怪人家不交。」後來他還偷偷告訴我們:要堅持就堅持到底,誰也不交,你們裏面只要有一人交了錢,你們就都得交。

我們明白他的意思,就堅持著誰也不交錢。最後邪黨人員改口說:每人只交兩千元就放人。我們還是堅持不交。這時一個同修的家人在外面等不及了,怕邪黨變卦不放人了,就交了兩千元錢,把她放了。外面的其他家人一看不交錢就接不到人,就陸陸續續的都交了兩千元錢。臨走時我們找在場的邪黨人員開票據,邪黨人員回答說:「沒有票據,連白條也不給打。」我們問:「為甚麼?」他們回答說:「這是上面的意思。」真是明目張膽的土匪搶劫。

回到家後,我沒有及時的發正念解體邪黨的經濟迫害陰謀,也沒有及時曝光邪惡的迫害伎倆,內心深處還覺的我們戰勝了邪黨的迫害──因為我們的堅持給降下來了三千元,讓邪黨撈取十幾萬元的陰謀沒有得逞。這一晃就過去了十年時間,我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實質上還是配合了邪惡在經濟上對我的迫害,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五千元的迫害我們不接受,兩千元的可以成交。

通過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開始反思自己,我意識到:自己被邪惡迫害時對家人給邪黨送錢的默認也同樣是縱容邪惡,給邪惡可乘之機,讓邪惡有空子可鑽,所以這幾年我無論怎麼努力,我的收入總是微薄。工作十幾年了,全國都漲工資,可我們這裏還在執行計劃經濟時代的工資等級,每次像老牛拉車一樣的只漲一小點。原來是在我的心裏還在承認著邪黨的非法關押迫害(邪黨的關押是非法的,放人時根本沒有理由要錢才放人,就應該放,根本就不應該抓)和經濟迫害(勒索),給救度眾生、解體邪惡都帶來了負面的影響。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我今後會修好自己,解體自己內心深處的一切變異觀念和不純思想,不再給大法抹黑。

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