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經濟迫害 有形的人心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看了近日明慧網上刊登的有關同修談邪惡經濟迫害的文章,感觸很深,因為自己也是曾受邪惡經濟迫害的一員,覺的有必要寫出自己的教訓,以「前車之鑑」警己警人,去貪利心。

我們修煉人都明白,邪惡的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致分為兩大類:一種是表現在我們這個空間看的見的──利用人間的敗類、小丑、人渣、暴徒、惡人、打手等壞人對大法弟子實行非法抄家、綁架、用刑折磨等精神和肉體摧殘;還有一種是表現在另外空間看不見的,像軟刀子殺人不見血一樣的──想方設法鑽大法弟子的空子,或讓你出現突然的病業狀態、或讓你遭受長時間的經濟危機、或讓你身邊的同修以病業或車禍的形式提早離世等。筆者要揭露的就是這種無形的經濟迫害是怎樣慢慢吞噬大法弟子的正念,又怎樣製造假相拖大法弟子修煉後退的邪惡伎倆。

下面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談談這方面的一些感受:

自修煉以來,每當接受別人的財或物時,總是用「盛情難卻」為藉口,來「心安理得」的接受。二零零一年三月,心安理得的接受單位領導給的好處費幾千元,當時情況下,如果你不要這些不義之財,單位領導就會惱火,因為我直接掌握著單位的財務,那些領導們誰拿了多少、誰貪吃貪佔了多少,我都一清二楚,所以這區區一點「堵口費」也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這已經開始偏離大法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家人因急事借了個人資料點一千元,事後要家人補上,不但沒補卻發洩了一通:「你成天甚麼家事也不幹,光做大法的事(因堅修大法單位把我辭退),光講奉獻啊,該伸手時就伸手,如果你想把錢要回去,那這個資料也就別做了!」

為了保住資料點,我只好忍氣吞聲的搪塞著,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現在只怪自己當時沒有用正念制止,完全隨著常人的思路走了,而且潛意識裏還有一種認同家人的說法,被舊勢力重重的記下了一筆。

二零零四年冬,做資料時人心浮到一定程度,終於被邪惡鑽空子,資料點被破壞,近萬元做資料的錢被惡人搶走。面對這麼大的損失,能說沒自己的責任嗎?痛定思痛,反思再反思,就是自己在利益方面所犯錯誤已經很大了,這才是邪惡下黑手的根源。可是,摔這麼大個跟頭,是不是有所醒悟有所改悔呢?事情遠遠沒有結束,更大的考驗,更大的誘惑還在後面。

二零零七年二月,心安理得的接受甲地同修一部電腦和五百元上網費,以為這是為大法做事,所以並沒有想著等經濟寬鬆了再還給同修,甚至認為同修生意做的好,掙的錢多,困難時伸出援手,幫我們上明慧網,也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光想同修如何了,可就是沒想自己。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乙地同修拿出自己的兩千元多元,為我配置了一台新電腦(原來的舊電腦壞了),走時還送給我一個價值二百元的mp4,鼓勵我好好學法,我都沒有任何的推辭就接受了,完全沒有想到同修給了我這些後,經濟是否緊張,甚至還想這位同修經濟條件好,幫助過許多困難同修,她給我的付出,經濟上應該沒受甚麼影響吧,特別是聽幫助我的這位同修說:「你不用感謝我,說不定歷史上某生某世的輪迴中,你總是幫助我呢,現在我只是回還給你罷了,也是師父的安排,送你這些,就是讓你好好修煉多多救人的。哪怕你對我的感謝也是一種要修去的情,甚麼也不想,就做你該做好的一切吧!」 這更讓我的心安理得找到藉口,其實,這時修煉人的正念已經偏離法越來越遠了。

二零零九年新年前夕,我忽然接到丙地一位同修的電話,說一位同修給我匯過來一千三百元錢,讓我告訴她銀行卡號,而且不告訴我這位給錢的同修是誰,還說這位同修也給別的同修包括她每人一份錢,大家盛情難卻都收下了。聽了這個消息,一開始,我很警覺:考驗怎麼來的這麼快?說甚麼也不要,我讓打電話的同修退回去,她說很為難,你一定得收下,我說要不送給比我更困難的同修,她說大家都有了,你還是收下,最後說不過,我還是告訴了我的卡號,直到這時,我才感覺到我的債牆越砌越高了。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我就隨便接受人家的好處,我還算個人嗎?更別說大法弟子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甲地的同修來看生病的孩子並給我安裝雙系統,他從衣兜裏拿出八百元錢說:「這是我一點心意,請收下,這幾年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生意做的很好,不要有任何顧慮,好嗎?」 我又一次在盛情難卻中收下同修辛辛苦苦掙的錢,我雖然知道自己又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但面對家裏的困難,面對金錢的誘惑,我還是沒有把握好自己,給舊勢力平添了一次嘲笑我的機會,也給它們那個帳本增加著能量和數量。

二零一零年夏天,由於邪惡在另外空間從沒放棄對我進行經濟迫害,致使我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甚至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即使在這樣的窘迫下,我還能做到把人家多找的錢退還給對方。就在我最困難的日子裏,忽然收到丁地同修打來的電話,同修說,有人托她轉給我兩千元錢,一定要我告訴她銀行卡號,好把錢打給我,我一再推托,但同修很堅定的說,一定要辦成此事,最後,我又一次接受了這筆數目不小的錢,放下電話,我放聲大哭,是感動的淚,是愧疚的淚,是自責的淚,這淚把我徹底衝醒了,我想,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的債何時才能還清啊?

經歷了一次次的考驗和誘惑,經歷了一次次的生活困難和窘迫,我終於找到自己一顆由來已久,遲遲難去的「貪心」,這顆骯髒的心,在另外空間是有形的生命,它是魔,是爛鬼,是毒瘤,是低靈,一旦被它控制,修煉的路上就會沒完沒了的遇到干擾,嚴重的阻礙著我們做好三件事。

師父在新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中告誡我們:「在經受舊勢力強加的魔難中走的正與不正更加難,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魔難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關鍵。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甚麼程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係。」

想想自己遭的這場經濟迫害,不都是自己不純不乾淨的一念招的鬼上門嗎?我們思考的每個問題如果都帶有大法弟子的正念,看誰敢再迫害我們?!今天在這裏曝光邪惡的迫害,曝光自己隱藏很深的人心,是想全面清除邪惡,歸正自己的修煉路,不受干擾的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多多救人。同時,提醒和我一樣被邪惡經濟迫害的同修,徹底否定這場迫害,修去人心,同化大法,抓緊救人。

以上僅僅是個人的想法。當然我們也不要走極端,不必在正常的和親友的交往中謹小慎微、錙銖必較。文中不足偏頗之見,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