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惡對我們經濟上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個老弟子,也是一個新弟子。因為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得的法,但是隨著迫害的加劇,又加上我的執著太多、悟性也不好,就掉下去了。後來又修上來。

我家是個都得了法的家庭,有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所以他們都很替我著急,也不厭其煩的幫助我,但是我就是認識不到,也聽不進去。很快我就在身體上出現了問題,上醫院找醫生檢查,醫生說我內分泌紊亂,婦科也不好,心臟早搏,神經衰弱,每天睡覺也非常累。吃了幾年的西藥,並沒有治好,吃藥吃的反倒腎也壞了。我又吃了幾個月的中藥,還是不行,母親和丈夫就勸我修煉,帶我學法。我很煩,卻又不想傷他們的心,就偷偷的吃藥,錢花的不少,可就是不見好,還越來越重。這時的我有些萬念俱灰。是偉大的師尊沒有拋棄我這個落下多年的弟子,從新給了我修煉的機會。我先在家安心學了一段時間的大法,我的悟性很快上來了。我以前有個懶惰的思想,丈夫就督促我每天學法和煉功,這樣我的身體在沒有吃任何藥的情況下,又恢復到了剛剛得法那段時間渾身輕鬆的狀態,又從新加入了修煉與證實大法的行列。

我要和大家切磋的就是關於邪惡一直叫喊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口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家是開公司的,生意做的還不錯,但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共產邪黨的邪惡迫害,生意不能正常運轉,丈夫也多次被關押,後來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只好轉行做了其它生意,可還是不見好,我和丈夫都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工作,可還是賠了不少錢(被人騙了),我們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一蹶不振。我們為了想改變這樣的局面,就從朋友親戚那裏借了些錢,想從頭做起,但是算著賺錢,可一做就賠,賠的我和丈夫心灰意冷。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和丈夫還是堅持天天學法和發正念,隨著學法的提高,我和丈夫知道了這是舊宇宙的邪惡生命對我們的迫害。我的天目是我從新修煉以後師尊給我打開的。在一次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了邪惡的舊勢力把我的財寶用布兜著(層次有限我只能這樣理解),我就用功能把它們的布從下面捅開了,它們卻忙著往回收,我看到一部份財寶掉到了我和丈夫的身體上,我以為這樣就可以了,可是後來做生意還是賠了。我和丈夫好好的查找了自己有漏的地方,在確定沒有執著後發正念鏟除這些想從經濟上搞垮我們的邪惡舊勢力。在我和丈夫發正念的時候,我又看到邪惡的舊勢力(佛的形像)把我們捅下來的財寶又收了回去,放在了一個特殊的空間中,不但收了回去,還專門有看護的(也是佛的形像),還用一種特殊的東西捆紮了起來。我知道這就是邪惡的舊勢力,同時我立刻知道了它們也是被上面的邪惡舊勢力操控著的下一層邪惡舊勢力(也是佛的形像)。

我就運用功能先把它們定住,然後把它們滅了。可我卻打不開它們捆紮的包,在我感到很無奈的時候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在上面,我看了看師父的法身,師父好像知道我甚麼意思,用手一指就把它們捆紮好的包打開了。這次為了不讓邪惡再收回去,就全部壓到了我丈夫的身體裏了。同時我看到了在這個特殊的空間裏,有很多同修的財寶都扣押在這裏,有很多很多,一望無際,多的數不過來,但是卻好像從來沒有誰來過這裏。

我把這些寫出來就是想讓更多的同修共同鏟除邪惡舊勢力對我們經濟上的迫害。它們根本就不配迫害我們,因為我們是新宇宙的佛、道、神,所以要展現出我們的威嚴來。鏟除邪惡,救度世人。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