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經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由於邪惡迫害和自己對法的認識不足,在又一次進京上訪後,單位邪黨人員對我進行經濟迫害,每月只給一點生活費,使我的生活陷入困境。

一、從心底否定舊勢力安排

開始幾年我沒有認清這是舊勢力的一種迫害形式,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著。直到有一次勸自己的親人退黨保平安時,她滿眼看不起的說:「你自己都生活的那個樣了,還說啥保平安啊? 你看我的生活……。」我心裏一驚,反觀自己穿的衣服都是撿別人不要的,每天要想著吃甚麼菜省錢。由於經濟困難,和別人也沒有禮尚往來,還要接受老人的資助。而迫害之前我的生活很穩定。現在這種狀況影響了親人對真相的認識,也對我造成干擾。師父講:「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清醒》)我這不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這可不是小問題啊。因為我消極承認它,就是要它,那它就沒完沒了的干擾與迫害。我們證實法各方面條件都應該跟上的,正常穩定的生活更能保證大法弟子做證實法的工作,也有利於家人和同事正確認識大法。

認識到後,我不斷的從心底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在單位和家裏我都保持強大的念力長時間對著單位裏所有人發正念,滅盡另外空間干擾他們正確認識大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二、整體配合講真相

「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七﹒二零」後兩三年內,單位領導輪班的找我談話勸我放棄修煉大法,或恐嚇,或以經濟利益誘惑,軟硬兼施,我都不為所動,並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真相(但當時沒有悟到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他們都無言以對,有的在思考。後來誰都不與我提及大法的事了。現在我正好利用找單位各級邪黨書記要求恢復正常工資一事給他們講真相。

開始時他們互相推,推到哪我就找到哪並藉機講真相。我最後一次找單位總書記時,他態度十分惡劣的說不放棄修煉不給辦,並趕我出去不許再找他。我知道是他背後的惡黨邪靈受不了了,害怕我去找他。我也向內找自己,還是有執著利益的心,爭鬥心等。

我不再執著結果,繼續做我該做的,利用上下班時間把自己居住環境的周圍發遍真相資料,堅持使用真相幣等。在師父安排下同修給我拿來電腦,於是我開始用心編輯本地真相資料,揭露當地邪惡。這段時間我也常常想,單位裏這麼多人消息閉塞不明真相,一些領導還犯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我要為他們創造機會了解真相。於是我給單位各部門領導郵寄真相資料,並把單位電話、傳真號寄給明慧請海外同修配合講真相。以後陸續聽說單位領導和同事收到真相電話、真相傳真、《九評》等,有的同事還幾次告訴我在哪裏哪裏收到真相資料、真相光盤了,有的收到真相幣等。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海內外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講真相、反迫害,單位裏很多人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

我繼續找部門領導告訴他這些年單位因我堅修大法對我的不公正待遇是違法的,講到大法的洪傳,自焚真相等,並表示我還會繼續向上反映。他默默的聽著,不時點著頭,最後說不要我去找,他給我往單位總書記那反映。

可能師父看我符合了法對我在這一層次的要求,給我安排了一個更好的別人看來不可能的機會。親人們都不相信能成,甚至擔心再找下去會連那點生活費都沒了。我想就聽師父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單位領導開會研究後讓我等消息,看起來快辦成了。但後來他們拖來拖去很長時間沒結果。我又找了幾次,似乎又辦不了了。我知道舊勢力還在阻擋,我也在去掉執著利益的心,就為了有利於救度眾生,不讓單位領導對大法弟子犯罪。後來在同修配合發正念後單位很快就給辦理了。

破除了經濟迫害,我更有精力和條件做證實法的工作,也對親人、同事正面認識大法很有幫助。以前母親是信神的(也已三退),但還是對我修煉大法不是很支持,現在能當眾制止不明真相的人誹謗大法,質問那人「大法哪裏得罪你了?你這麼說得啥好處了?你不信神佛可不等於不存在,說這樣的話對你自己沒好處」。我為母親的變化而欣慰。

從我在心底認識到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到最後真正做到經歷了大約兩年的時間,過程中師父安排的如此有序,過程中每一步都讓我從中悟道得法,去執著心。只要我們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師父甚麼都給我們做。回顧修煉路上這十幾年,每一步的提高何嘗不都是在師父精心呵護與有序的安排下才達到的?

三、學法向內找 否定迫害

生活條件改善後,又要在利益當中去執著心。有一段時間我被物質利益干擾,執著起過常人日子來。下班就想去購物,發正念心不靜,心裏總想著吃甚麼,穿甚麼,添置甚麼家具,還有情的干擾,三件事也懈怠了。這時傳來消息惡人要迫害我,一時間搞的很緊張。我一邊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干擾迫害的邪惡因素,一邊向內找。我曾在心裏對師父發願破除經濟迫害後除了正常生活,把精力和錢都用在證實法上,本來我的一切都是屬於大法的。而現在安逸心、顯示心、妒嫉心、常人的情都執著上了。再向內找,還怕失去眼前的舒適生活而疏於做證實法的事。心思用到常人那兒去了,這不又沒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嗎?我加強學法發正念,排除各種常人心的干擾,繼續做好證實法的工作,後來惡人的迫害計劃不了了之了。

和精進的同修比,我還有許多地方做的很不足。但我就有一念,我的一切都交給大法了,我就聽師父的話,學法、向內找、和同修整體配合做好自己該做的。結果就有了意想不到的結果,我破除了經濟迫害。

現在有很多同修還在消極承受著舊勢力安排的各種迫害:經濟上的,身體上的,或是無休止的工作、家事的干擾,都是被舊勢力鑽了執著心的空子。有的人還沒意識到,有的人意識到了,或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或帶著常人心想要用人的辦法去解決也解決不了。因為它是另外空間邪惡因素針對大法弟子修煉、救度眾生來的。我們只要多學法,堅定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迫害形式,並用師父賜予我們的法寶向內找,去執著心,「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就去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去留由師父安排,就能從另外空間解體邪惡,否定舊勢力安排,表面空間的一切形式自然隨之解體。我們認準的路要一直走下去,不能因為一時看不到效果就灰心,表面空間的一切表現形式都是假相,在遇到困難時我們就聽師父的安排,無執無求的做好自己該做的,往往就會出現柳暗花明的結果。而這時我們心裏是平靜坦然的,因為我們沒有執著於它。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