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於無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去年夏天,有個同修(同事)跟我說:「甲同事讓我跟你捎個信兒,她聽說要綁架你了。好像說你拿幾萬塊錢給了法輪功。」同修說完後提醒我要發正念,不承認它。

剛一聽,我心中一驚。回到辦公室坐在座位上,細細的用法衡量這件事情:讓我聽到這樣的消息,絕對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哪裏有漏被邪惡看見了,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中的人,不可能沒有錯誤,所以只要我不承認它,在法中修,它是不敢迫害我的。它放出這樣的風來,就是讓我動心、讓我承認它的,我怎麼會上它的當呢!想到這裏,我發了一會正念,感覺自身空間場中不那麼壓抑了。

我又想到:只有徹底去掉了自己的執著,邪惡才沒有要迫害的藉口,那才能從根本上結束迫害。是自己哪裏有漏招來了邪惡呢?這時,我想起了同修提到錢的問題。我用在證實大法上的錢沒有那麼多,一次性拿那麼多更是沒邊兒的事,不過,因為孩子升學用錢的問題,倒是跟孩子的父親(已離婚)協商過,向內找,心中確實有嫌他拿的少的抱怨心。想到這,我明白了,這些對利益的執著、對他人的爭鬥心、怨恨心不都是應該修去的嗎?我把心一放到底:他拿多少都隨他。

這時,我感到神清目明,渾身輕飄飄的。本來無目地的盯著一本雜誌的眼睛,忽然注意到了這樣一句話:「她充滿了神奇的魔力,有一天你覺的抓到她了,她卻倏然一躍溜到你前面去了。」這句話在成篇的文字中是那樣醒目,不由的我再看一遍。看著看著我笑了。我知道,這是告訴我,否定成功了!

今年奧運前,單位派兩位主任到家裏找我,讓我簽保證書。我態度堅決的拒絕了她們,同時給他們講明真相,告訴他們千萬要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第二天,單位領導又叫我去單位,先是以朋友的口吻勸我一定要簽上保證書。我同樣對他表明了立場,講自己修煉大法的收益。他又威脅我:「如果不簽,我只有上報。以後麻煩事就多了。」我說:「你上報那是你的選擇。因為工作而做出錯誤的選擇也要承擔後果的。如果你上報,就說我以人格尊嚴受損的理由拒絕簽字。」

第三天,領導打來電話,說上級領導讓我去一趟。我正在換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孩子(同修)問我:「幹甚麼去?」我說:「上級找。」孩子說:「怎麼沒完沒了了?」一句話點醒了我:是啊,怎麼沒完沒了了?這不是師父借用孩子的嘴,點化我應該證實法嗎?在迫害中堅定的修,那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威德;能夠破除邪惡設置的魔難,那才是正法弟子的使命和無上的威德!我發了一路的正念,到辦事處後,上級領導非常客氣,端茶倒水,以配合工作為由希望我能簽字。我坦坦蕩蕩,以人格尊嚴受到侮辱為名堅決不簽,並明確的針對領導背後的邪惡生命發出強大的正念,同時求師父加持弟子清除邪惡。我心念剛動,領導就馬上說:「為了表示我們對你的信任,我們替你簽上吧。」連這一點我也不認可,起身就走。領導只好自己圓場,跟我客氣的道別,抱歉的說:「大熱天的讓你跑一趟。」

在這裏,我們不妨分析一下我這次否定迫害為甚麼一波三折。前兩次單位領導找我談,我大有義正詞嚴、臨危不懼的模樣,表現出的是「堅定實修」,而不是「否定迫害」,尤其是在第二次單位領導找我談話時,我居然還告訴領導:「如果你上報,就怎麼怎麼說。」這不是明顯的在要迫害、等迫害嗎?結果當然是單位領導上報,上級領導又找。這裏,很明顯的暴露出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清晰的毛病,同時也暴露出一個很隱蔽的執著:在「不怕」中顯示自己,證實自己。在魔難中修,不就是舊勢力給我們設的圈套嗎?

每個實修的大法弟子,都面臨著否定迫害、破除魔難的問題。有一個法理我們一定要清晰:師父是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所以任何迫害都不應該發生。大法弟子被迫害是恥辱,主動清除邪惡,否定迫害於無形,才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應該展現的是大法的美好與威嚴,而不是修煉大法者在魔難中的屈辱。備受魔難「堅定實修」,沒甚麼了不起的,那是大法威力的必然;「否定迫害」不讓迫害發生,才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做到的,那是我們「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那是師父對我們的殷殷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