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同修儘快走出奧運的陰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們地區比鄰北京,是奧運期間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形勢比較嚴峻的地方。千餘名大法弟子被以各種形式監控看管,十多名同修被非法判刑、勞教和拘留。奧運結束已五十多天了,可我們有一部份同修仍然被怕心障礙著,籠罩在奧運時迫害形勢的陰影中。有的至今不敢走出來講真相,有的不敢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有的地方甚至至今連集體學法都沒有完全恢復起來。面對這種狀態,我想談兩點個人認識與同修切磋交流。

一是對奧運期間所發生的迫害形勢怎麼看待。中共邪黨不惜耗盡血本、動用所有國家機器、脅迫全民參與、大肆作秀的這場塗脂抹粉貼金夢收場了,在此期間惡黨的醜事、敗事層出不窮。從表面上看,在中國大陸整體上出現了一種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非法監控、關押、勞教、判刑。可是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師父不止一次的給我們講了舊勢力的來龍去脈,講了舊勢力在久遠歷史中就對這場迫害做了有序細密的安排,舊勢力的目地就是自保,從中毀滅眾生,淘汰不合格的大法弟子。當然師父也做了非常有序的安排,並從中擺放眾生的位置,使大法弟子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和修好自己中達到圓滿的標準。可以說正法進程中所發生的每一個天象的變化,在人間所發生的每一件大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的有序安排,都沒有跑出師尊的手掌心。如果我們每一位同修都能在法理上對此有一個比較清晰、清醒的認識,就不會「心如浮萍,一有風吹就隨著動。」(《關於小說《蒼宇劫》》),就不會至今仍然還籠罩在奧運時迫害形勢的陰影中。

師父給我們講了「『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道法〉)的法理,師父也多次教誨我們遇到問題要「向內找」。比如奧運的結果,奧運期間給大法弟子帶來的迫害形勢,其中有多少因素是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呢?比如執著於邪黨的奧運開不成,執著於邪黨在奧運前解體,執著於正法的結束等等。這是我們從向內找中看到的一面。

師父還告訴我們:「三界當初造的時候就是反著造的,這裏沒有正理。」「它是反理,行為、形式都是反的。」「讓你在這個反中正面看問題,讓你把壞當成好。」(《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那麼現在我們返回頭來看看中共邪黨借奧運大肆作秀所導演的這場鬧劇,不正是師父所講的「迴光返照」嗎?它使多少人進一步認清了惡黨的邪惡本質,加速了邪黨的解體。這不正是像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所講的:「中共邪黨它不幹甚麼它自己還少點事,特別是它一對大法弟子幹甚麼壞事就成為它自己的醜事、敗事,同時成為幫助大法弟子成事結局。」從另一方面來看,在這個過程中暴露出了我們多少人心、執著和觀念,使我們看到了多少修煉中的不足,這不正是對大法弟子能否做到信師信法、正信正念正行的又一次檢驗嗎?用高層次的理來衡量這不是好事嗎?在學習師父《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所講的「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為甚麼把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常人說甚麼放在第一位?為甚麼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那麼重?值得深思啊。」一段法時,我就想自己在魔難面前,在邪惡的迫害形勢面前,自己又悟到了多少法理呢?

二、去掉怕心,走出陰影,抓緊時間講真相救度眾生。奧運開幕式前我也因為生出了怕被加重迫害的心、求安逸的心、自保的心和對親情的執著,配合了邪惡的安排,被「軟禁」在單位近兩個月。回來後雖然及時向內找,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出來做三件事,但怕被迫害的心還是有。我到一些學法小組與同修一起學法交流時,發現至今仍然還籠罩在奧運時迫害形勢的陰影中的同修並不在少數。奧運結束快兩個月了,其實從它結束的那一刻起,邪惡的因素就如同那洩了氣的皮球、凍僵了的蛇一樣了。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怎麼能被它障礙住呢?師父說:「大法弟子走到今天這一步,從上到下無不佩服了,連邪惡都膽寒、都害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我感受到這次邪惡表現的迫害形勢和零二年以前的迫害形勢是有本質的區別的,那時是邪惡主動發起的瘋狂迫害,而這次是它被動的害怕所產生的迫害形勢。我在單位時,有一位同事和我說:「你不知道某某黨對你們有多麼害怕,你們在這裏紋絲不動,它們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正法結束之前,邪惡的因素畢竟少之又少了,所表現出來的假相都是「迴光返照」。我們應該堂堂正正的出來做三件事,像以前一樣堅持到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煉功,採取各種方式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兌現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

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