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析法理 否定舊勢力強加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從九五年得法,十三年修煉的風雨歷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無論是去五台山地區洪法;或者是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以至於後來的發傳單,做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證實法中,遇到的各種艱難險阻,在師尊的點悟和呵護下,都是有驚無險,化險為夷。但是那個時候,做這些證實法的事情,並不明白法理不法理的。師父告訴我們怎麼做,我就跟大夥一起做。

後來在修煉過程中,我發現一個問題,大家做的事情一樣,結果不一樣。同樣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喊口號,同樣發傳單,做資料;同樣講真相,勸三退,為甚麼有人效果好,順利返回,而有的人被邪惡非法抓捕,有人被酷刑折磨,有人被迫害致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交流中大家也是說法不一,有的說有漏啊,有的說心性不高啊,誰也說不清楚。

近期,我參加了一次四十人左右的交流法會。參加人員大部份是老同修(「七•二零」前得法的)還有市裏來的協調人,資料點人員。大家談的很熱烈,暢所欲言。其中一老同修(曾被非法勞教迫害致殘),談到自己妻子在「奧運」前夕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又被勞教二年。該同修妻子被綁架之前,單位「六一零」頭子和一些不法分子對她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每天三班人馬,每班三至四人。該同修和妻子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一星期後,該同修找我交流此事,我告訴他這種嚴密監控完全是舊勢力操縱壞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應該全盤否定,堅決不承認,應該發正念鏟除邪惡。但該同修認為這些人是讓我們救度他們的。我們每天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也確有個別人三退了),我們怎麼能把這些人拒之門外呢?這正是我們救度他們的好機會呀!該同修在這種認識的情況下,他們每天很客氣的對待這些人做著這些事情,但是形勢卻愈演愈烈,由對家中監控,又發展到形影不離,最後該同修的妻子被綁架,並非法抄家,勞教。

該同修在交流會上不以為然,並且說:「修煉就得有魔難,沒有魔難咋修啊?咋提高啊?」我告訴他這是對法理不明,求來的魔難,應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根本就不承認它。該同修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等於沒有魔難啊。」(還有人說法大魔難就大嘛。)其他同修也莫衷一是。筆者體會到雖然老同修們三件事都在做,有的做的挺好,但是有些人對法理還是不太明晰。筆者談一談對此事法理的認識體會。

修煉人必然是有魔難的。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兩種來源不同的魔難。

一般修煉者的魔難來源於自身生生世世造的業力。這種自身造成的魔難有個特點:就是不會沒完沒了的考驗下去。這一關沒過去,說是這一顆心沒去掉,因為師父安排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有地放矢的,都是為去某個執著心,去某個人心而設的。就像越野跑步似的,跑獨木橋沒過去,掉下來,摔個跟頭爬起來,再往下是一個翻越矮牆的障礙。不會讓你老走獨木橋。所以有的大法弟子被綁架,在勞教所做的不好,出來後,不要趴下,趕快起來,繼續做好。

執著心在另外空間場中是一種物質,有多少種執著心,就有多種物質是對應的。修煉過程中就是去人的執著心,淨化思想,淨化空間場的過程。也就是去掉這些心所對應的物質的過程。這一關沒過去,在你的空間場中,你的思想中這個物質就沒去掉,但是總是在修,總是在去,有的關過的好,有的關過的不好,有的物質去掉了,有的沒去掉,這就是修煉。過去一關,提高一點,昇華上來一點,提高一點層次。明白一層法理,就這樣不斷的修,不斷的去。這在執著心不斷的去這些不好的物質,不斷的提高,昇華直至圓滿。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除了要有上述的個人修煉魔難外,還有一種舊勢力給大法弟子迫害造成的魔難。

這種舊勢力操控邪惡亂鬼,亂神,低靈,壞人對大法弟子進行的迫害所造成的魔難,是毀滅性的,是破壞性的,是邪惡打著幫助大法弟子去人心,去執著心的藉口,打著讓大法弟子達到「標準」的藉口,來破壞大法,毀滅眾生。這種強加的迫害手段是極其殘酷和殘忍的。它們從思想和精神上摧毀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灌輸邪惡毒素和邪惡理論,切斷大法弟子信師信法堅修大法決心,從肉體上酷刑折磨,非人的手段摧殘。大法弟子如果法理不清,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那麼只要你的人心和執著心長期不去,它就會沒完沒了的迫害。我地區有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十七次,她們還在交流會上談自己面對邪惡如何堅定,如何放下生死,如何證實法,卻不想想自己為甚麼多次被迫害的根本原因是甚麼?你不能總在舊勢力的安排下「修煉」,真的要學好法,明法理。

那麼當前大法弟子在正法最後的階段,必須注重法理的認識提高,法理明晰,正念就強,就會分清楚是師父安排的路還是舊勢力安排的路,就會明辨「魔難」是怎麼造成的,就會採取相應的措施來對待,就會明明白白的做好三件事。這唯一的辦法,就是學好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