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的紀念品紀念甚麼?

——再談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同修們,我們多少同修在九年多的腥風血雨中正念正行,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可是又有同修對此問題認識不清。我身邊就有這樣的同修,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帶回了一本影集,是惡警們送的,裏面很多是同修配合邪惡「唱歌,作畫」的照片,而且都是同惡警共同拍的,同修把這本影集當成了「紀念品」保存,卻不知在另外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把一堆邪惡帶回家中。進一步想一想,這些東西紀念甚麼呢?紀念被迫害?紀念在迫害中得到了一點偽善待遇?紀念自己曾經不同成度的配合了邪惡?這些都不是清醒的表現啊。

這種邪惡而不理智的東西放在家裏保存,等於求干擾,所以同修要從新過家庭關,所有的親人都說:「別煉了,跟丈夫好好過日子。」同修幾乎失去了學法煉功的環境,同時也再次被當地惡警騷擾。更明顯的是勞教所的惡警從千里之外來「看」同修。第一次沒見成,又來第二次,並且叫當地惡警把同修叫到當地公安局接見。還偽善的關心這位同修是否與丈夫離婚了,現在生活的如何等等,在這邪惡場的干擾下,同修幾乎是邪悟狀態。在本地同修一次又一次的勸說下,才在三個月後寫了嚴正聲明,半年多才恢復修煉狀態。(剛回來時,怕見同修,不參加集體學法,甚至不願看明慧網。)

寫出此文,意在提醒同修別再走以上同修的彎路。我們怎能把接受邪惡配合邪惡的照片當成是美好的回憶呢?這樣怎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怎麼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呢?

還有的同修在邪惡的黑窩裏,高壓下寫了「三書」,過一段時間又後悔了,就去找惡警說寫的「三書」不算數了,要從新修煉,這時邪惡會加重迫害,對同修施以酷刑。有的承受不住,再次寫了「三書」。有的咬緊牙關闖過來了,沒有再次寫「三書」,這些同修認為和邪惡已經談過了,就不用寫嚴正聲明了。所以出來了也不寫嚴正聲明。同修啊,白紙黑字寫的「三書」,在另外空間裏都是存在的,與邪惡談過了,怎麼能抹掉「三書」呢。所以有很多同修對此事還是認識不清。

大陸被迫害過的同修,不僅應該反思自己的不足,還要清理自身的空間場,包括上面提的所謂「紀念冊」之類的物品。也希望同修們都去關心從黑窩中出來的同修,幫助他們,儘快精進起來,讓我們互相幫助,整體圓容,走正走好最後的正法修煉之路。

個人的一點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