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舊勢力安排的經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我出生在農村,在繼承了父母節儉品德的同時,也形成了對錢、物的執著,把這些東西看得很重。真是被邪黨搞的「窮」弄怕了,非常害怕失去錢、物這些東西。修煉後知道這是應該放下的執著,可是長期養成的習慣是很難去的。很長一段時間我被這個心帶動的很苦,舊勢力抓住我這顆心,安排了它們的那一套。

在迫害中,我失去了工作,家中又有兩個孩子同時上大學,經濟狀況可想而知。後來在師父的點悟、同修幫助下,才把它逐漸的放淡、放淡。真正放下這個心之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現在,很多人都羨慕我家的經濟收入,在這個變化過程中,我深切的體會到「不失不得」的法理,也真正的體驗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看到有些同修至今仍陷在舊勢力設下的經濟迫害中,每天為吃、住、用奔忙,甚至無法盡到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想把這段經歷寫出來,一是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讓我證悟到法理的博大精深;二是期望對同修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儘早從舊勢力安排的圈套中走出來。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因進京上訪,在省城火車站被車站派出所綁架,被本地警察勒索了三百元的所謂車費,又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家人為了讓我早些回來,托人送人情費,加之又被邪惡罰款,共被邪惡勒索去二千多元。這對當時我家是個大數目,因家中沒錢,丈夫只能從親屬家借。

二零零零年暑期,單位改革,校長以我為大法上訪說真話曾被拘留過為由,對我加以迫害,在大部份同事的惋惜聲中,我被校長勒令不許工作,每月只發不到二百元的生活費。那時還不懂怎樣否定舊勢力,還認為是放下了對名、利的執著,從此,我走上了一條艱難的修煉路。當時,大女兒正在大學讀書,小女兒在本地實驗高中讀書。家中正是需要錢的時候。丈夫每個月只有四百多元的收入,我給人家當家教,有時也辦補習班,但收入不多,還勉強維持生活。當時的想法是,無論怎麼艱難,這個法太好了,一定修煉到底。

二零零零年底,我再一次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外地一個多月,家人接我時,被那個地方的邪惡之徒勒索了近千元錢,回來後補習班也辦不成了,只好繼續當家教輔導學生。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和另一名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蹲坑的惡徒綁架,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後劫持到勞教所。因出現病業假相,勞教所拒收,家人又被勒索了近二千元,我才被放回家。

當時,也不知道向內找,就恨那些警察太邪惡了。現在明白了,其實就是舊勢力抓住了我執著錢物的心,一次次的從經濟上迫害。從此,家庭環境變的惡劣了,丈夫由先前的支持、默許變得阻攔,有時借酒澆愁,有時對我竟拳腳相加。

二零零一年暑期,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到一個私立學校打工,總算有了一點穩定的收入。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我再一次被邪惡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有機會就講真相證實大法,沒寫所謂的「五書」,在我即將回家時,邪惡以不寫就讓「六一零」送洗腦班、再不寫就加期等威脅我。在我幾近迷茫時,有人點悟我,我立即清醒,明白了我肩負的責任,因為當時有很多同修沒寫「五書」,我是第一個出去的,如果我把握不好,就會給後來的同修增加魔難,我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剩下的由師尊安排。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沒被加期迫害。

在回家之前,同牢房的一個人在那裏自言自語的說:「有的人命都放下了,就放不下錢財。」我很吃驚,她怎麼知道的?在那裏因為我沒按邪惡的安排做,被嚴管,不許隨便說話,我家的情況她根本不了解,我知道這是在點化我,讓我儘快放下這個執著。

從勞教所回來後,原來打工的那個學校也黃了。家裏的情況更慘,丈夫一年來得了糖尿病,小女兒在大學讀書,因學習很累再加上心情鬱悶,也得了腦血管痙攣病,家裏冬天沒交暖氣費,凍得暖氣片爆裂,還得賠樓下鄰居的損失。一年來家裏欠下親戚朋友五千多元外債。同時大女兒讀研,小女兒讀大學,沒錢交學費,就是生活費也靠孩子們自己當家教維持。那種艱難,沒經歷過的很難體會到,如果沒有大法,真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儘管暗無天日,我回來了,一家人覺得生活有了希望。我相信:修大法是有福份的,這一切魔難很快就會過去。在勞教所我結識了一個外地同修,她比我早幾天回家,我回來後,給我打電話,主動借給我一千元錢,我當時特別感動。沒修煉的家人也進一步的知道了法輪功修煉者的高尚品德。丈夫直說大法好。

因為沒寫「五書」,當地的「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凌駕於法律之上)和教委揚言,無論在哪看到我就綁架我去洗腦班。作為大法修煉者,我知道一切變化都從法中來,我就加緊學法,堅持每天至少看兩講《轉法輪》,彌補在勞教所一年來學法方面的不足。邊改字邊學了師父在海外的一系列講法,對否定舊勢力就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同時,注重發正念。

我認識到我一次次被迫害的原因就是用人心做事,忽視了修自己,最主要的是怕心,怕勞教、怕罰款、怕失去執著的利益、怕家人承受苦難。在家基本不修自己,和未修煉的丈夫生氣,怨恨心、爭鬥心都沒修去,連基本的忍都做不到。同時發正念少,空間場不純淨,被邪惡抓住漏洞一次次迫害。讓家人看到的都是被綁架,關押、罰款、因此擔驚受怕,家人看不到大法的美好,還承受了那麼多不該承受的痛苦,給自己修煉路上設置了障礙。

找到原因後,我下決心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修去這些執著。通過大量學法,我堅定一念:我是師父的大法徒,誰也不配迫害我,我就做我應該做的。在輔導學生和做好家務的有限空閒時間,就到大街講真相,漸漸的怕心愈來愈少了,邪惡經常用假相嚇唬我,總是聽到今天要抓我,明天到我家查我之類的話,我由開始的被帶動,到一次次的否定,到後來的根本否定,再後來就聽不到那些了。終於走出了怕的陰影。

暑假孩子們都回來了,一天,小女兒的腦血管痙攣病犯了,我讓她念「法輪大法好」,開始,她有顧慮不念,後來痛得實在挺不住了,她爸對她說:「你就按照你媽說的念念吧,不好也搭不上啥。」她就開始念,邊念邊打哈欠流眼淚,再後來,折磨她一年多的頭疼病就這樣好了。我給她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在世界的弘傳,講在勞教所那些邪惡是怎麼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們怎樣反迫害,如何無私的幫助別人。

聽的孩子們淚流滿面,大女兒說:「媽媽,你們太不容易了,將來我有錢,我一定資助你們做資料,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

小女兒也表示,她真正的認識到了「法輪大法好」。一天,我聽到小女兒在屋裏和她的同學講真相,講完後說:「我以前在高中時,害怕誰知道我媽媽是煉法輪功的,覺得沒面子,現在,我覺得有這樣一個媽媽非常自豪。」

丈夫看到小女兒的腦血管痙攣念「法輪大法好」就念好了,直說大法太神奇了,要不是大法師父幫忙,孩子的病說不定得花多少錢能治好呢,直說謝謝大法師父。

因為當時家裏經濟狀況實在困難,兩個孩子開學時,只拿了路費,其餘的說是到學校貸款。可到了學校,貸款兩個月也沒解決,大孩子有一天給我打電話,哭著說,讓老師批評了。因為她業餘時間給一個商店做導購,因為時間緊,在一個上課時間去了,被老師發現挨批評了,孩子邊哭邊說:「媽,我不是壞孩子,我就想解決點生活費才少上了一節課,免得你們那麼累。老師他怎麼那麼對我呀。」小女兒也來電話說,學校催她交學費,她的卡(每個學生都有的錢卡)裏沒多少錢了。生活費只能靠自己辛苦的跑很遠的路去輔導課程,臨時解決。

孩子們雖然沒有錢,可是都嚴格要求自己,小女兒一次撿個錢包,斷定是前面那幾個人掉的,看都沒看裏面有多少錢,就跑到前面交給了失主。人家問她名字,要謝謝她,都被她謝絕了。還有一次她的飯卡裏食堂多給她三十多元錢,她都主動還回去,這在當今金錢至上的社會,也是很可貴的。如果沒有按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孩子們不可能做那麼好。

零四年大概是十月份,我已經積攢了五、六千元錢吧,懂事的孩子不讓我給她們寄生活費,她們自己解決,讓我還債。家裏這邊欠的還完後,還有一千多元,我就給遠在外地的同修打電話準備還錢,可這個同修說甚麼也不要,她以為我會走上流離失所的路,說是送給我個人的,怕我不接受,才說借給我的。我非常感謝同修的好意,但是我這些年來,在做大法資料的付出上是很少很少的,我覺得這已經是一個大法弟子的不足了,怎麼還能要同修的錢呢,可這個同修不給我準確地址,無法郵寄,看我實在不要,就說,由你支配吧。我知道本地另一個同修孩子上大學,因為沒有生活費,同修急的直掉淚。我就找到她,說借給她五百元,可這個同修說甚麼也不要,說已經湊夠了。她也是感動的流淚。當時我就把這一千元錢送去做資料,心裏感到很踏實。

二十多天後,一天晚上,小女兒給我打電話,問我是不是給她寄錢了,她的卡裏多了二千元錢,只有學校和家裏知道卡號,不是家裏能是誰呢?我讓她問問是不是學校弄錯了,她說不是。過幾天,來電話告訴我,是有人贊助生活有困難的大學生,是誰贊助的沒人告訴她,我知道,是我做對了,師尊給我們的鼓勵。那個我借給她錢她沒要的同修,她的孩子半個月後在學校得了六千元的獎學金。我們見面只有一句話:師尊太偉大了,只有做好三件事回報師尊的恩德。

我把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資金拿去二百元做資料,算是我的一點心意。意想不到的是幾天後,小女兒對我說,她在學校又得了一千多元的獎學金,這個學期的生活費足夠了。幾天後,貸款的學費也到了。那時我輔導一個學生,他準備考軍校,通過我講真相,他很想了解迫害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他父母不讓他看光碟,按照我們家當時的情況,用影碟機都是奢侈品,可是為了讓這個學生得救,我花了二百多元買了影碟機,給他放了真相光盤,這個學生知道真相後,還和其他的學生講。就這個很小的事,師父也給我一定的回報,大女兒的導師自己辦的公司,叫大女兒到他的公司裏打工,每個月給六百元的生活費,陸續的大女兒的學費貸款也下來了。小女兒打電話說:「媽,咱家好運來了。」

在那段時間,只要我拿出一點錢做資料,孩子那裏就有意外的收穫,那年,是我在經濟上最困難的一年,也是我遭迫害後最富足的一年,一年裏我把當家教的收入共拿出三千多元做資料。別人看來很少,在我這裏,可是很多的。後來我每拿一次錢,都在想,又要得到好處了,我認識到是我對錢的變相執著,就從心裏去掉這個骯髒的求心。只要有條件,大法需要,我能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

寒假時,大女兒拿出一部份自己打工的錢做資料,她說要兌現自己的承諾,小女兒也在實習,把實習得到的收入也拿出一部份救人,感謝大法師父對她的幫助。大孩子回到學校後,高興的打電話告訴我,她們導師給了她一千五百元獎金,她知道是師父給她的獎勵。小女兒也得到了一千元左右的獎金。

再後來,孩子們陸續的畢業了,在師尊的呵護下,都找到了比較滿意的工作。貸款在很短的時間就還完了,她們每次回來都給我拿錢做資料,還給我一部份生活費,我也不用打工了,專職救人。我自己的工資由迫害初期的每個月不到二百元逐漸增加,三百多元、五百多元、到現在的回覆原工資待遇,每個月二千多元,丈夫每個月也是一千七百多元的收入,

現在,丈夫每當提起這事,也知道感謝大法,常常念「法輪大法好」,對我做大法的事也比較支持,有時還幫著我講真相,勸三退。親戚朋友看到我家的變化,都知道是修大法得到的好處,他們也傳頌大法的美好。特別是兩個孩子,她們在一起商量,咱們的福份都是咱媽修大法帶來的,將來要是咱媽修走了,咱們就沒有福份了(這是她們的認識),咱倆也修吧,於是,她們現在也走入大法修煉。

在法理上我的認識很膚淺,但是,我知道,師尊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只有信,並且無折扣的去做,超常的法理就會展現出來。很早就想寫出來,由於惰性,拖到今天,再一次感謝師尊的呵護!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合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