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朵小花終於在我家綻放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自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以來,我在大法中修煉已經十四年。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道,每個修煉者都從中受益匪淺,我堅信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以後,我和千萬個大法弟子一樣,真的不能接受這種事實:叫人做好人的大法怎麼會被迫害?因為邪惡的迫害,我們的學法環境沒有了,祥和的空氣凝固了,一切都失去了生機。後來在師尊的經文中,我看到了希望,心中迷惑揭開了,明白了這是舊勢力的迫害,它在干擾師父正法,藉口是所謂的考驗、檢驗大法弟子。舊勢力動用了有史以來最邪惡的各種形式迫害千千萬萬的大法修煉者。師尊不承認這些邪惡的所謂「安排」、「考驗」,因此就必須解體它、清除它。

明白這些後,我決心跟隨著師尊,助師正法,做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我開始投入到反迫害、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新的征程。這一走,就走了十二年。

前幾年,我剛接觸資料點時,邪惡的迫害還很嚴重,資料點也不多。一天,我接到一位老同修的電話,她叫我到車站等她。我急急忙忙去了,同修已經在那等我了。同修把我帶到了A同修家。一進門就看到A家地上放著電腦、打印機等一些東西。第一眼看到這些東西,我很緊張。同修說:這個資料點就交給你倆了。那時我對打印等還甚麼都不懂,也很害怕,但是,看同修那坦然的樣子,就暫時把怕心放下了。

為了當地同修講真相的需要,我與A同修配合承擔起了做資料的工作。A同修做事很認真,也很用心,也很有智慧,我們從不會到會,從不懂到懂,在同修的幫助下,經過了一番努力,我倆都能熟練的掌握從下載真相資料到排版、打印等一整套工序,在師尊的保護下,平穩、順利的走過了三年。過程中去掉了許多怕心,也使我們不斷的走向成熟。給我今後在證實法的修煉中,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由於正法不斷地向前推進,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同修們在助師正法上也都有了新的認識。真相資料點逐漸遍地開花了。很多同修也相繼建立起了小型家庭真相資料點。於是我決定自己也建立一個資料點,開一朵小花,因為我已經有了成熟的技術。雖然有這個決心和技術條件,但困難還有不少,例如,我還有不少執著心、各種人的觀念,怕心等,還有丈夫的不理解,但是,我告訴我自己,助師正法的決心決不能動搖,再難也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師尊看到了我的這個決心。就安排同修來幫助我。有一天一個同修找到我說:B同修叫你到她家去一趟,但並沒有告訴我去幹甚麼。因為B同修家離我家挺遠,就由我丈夫開車帶我去了。一進門,B同修就對我說:這台打印機給你帶回去,回家做資料用。我當時真的好高興,馬上就答應了,我忙著把打印機包好,抱著它就急匆匆的走了。丈夫問:這是甚麼?我沒有正面回答,因為丈夫是常人,還不能理解我做的這些事情。就沒有告訴他。就在打印機搬回家的當天晚上,我在夢中看到了打印機裏出現了兩個紅紅亮亮的字「心燈」,我知道是師尊在鼓勵我,為我指明了正法修煉的路,我更有決心做好打印工作。

自己獨立做真相資料有點緊張,手忙腳亂的,尤其是還要背著丈夫做,心裏總是不靜,打印機也總是出問題,不是夾紙,就是顏色不對,再就是拖紙,反正問題很多,我也悟到這種狀態不對,必須調整好自己的思想和心態,用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才行。

通過不斷的學法,悟到師父所說的「修內而安外」的法理,自己心性會影響到周圍的一切環境,慢慢的我的心變得不那麼緊張了,思想、情緒也相對穩定下來了,機器基本正常了,打印資料也就順暢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每當打印機一開機的時候,我的腦子裏就冒出一個念頭,就怕丈夫回來看到,提心吊膽的,心還是靜不下來。於是我開始求師父加持,並開始發正念:我打印真相資料,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不許邪惡控制我丈夫對我進行干擾,現在不允許他回家,讓他現在想不起來回家,解體一切干擾。在強大的正念作用下,邪惡控制不了丈夫,使他干擾不了我。所以,每次都是我打印結束,丈夫才回來,也有的時候剛收拾完不一會兒,他就回來了。也有的時候等我需要打印時候,他就會有甚麼事情出去辦事了,等我打印完了,他也回來了。一切都安排的那麼巧妙。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做真相資料,一切都很順利。

過了一段時候以後,可能是因為我的正念放鬆了,讓邪惡鑽了空子。一天,丈夫剛走,我就把打印機打開,開始打印,可是,剛打了不到一半,丈夫回來了,機器還在開著那,我趕快收拾已來不及了。丈夫一進門看到我正在打印真相小冊子,他懵了,隨後就開始發火,說了一些這不是那不是的話,憤怒的不得了,一拳砸下去,把機器打壞了,機器不動了。他說,給你三天時間,如不拿走,我就把他拆了,這是一個定時炸彈等等。看他那氣急敗壞的樣子我沒有與他爭辯,因為這都是我曾經被邪惡迫害給他留下的陰影,使他怕的不得了。這也一定是舊勢力操控他這樣的,他暫時還不會理解大法弟子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那顆真心的。我默默的看著地上擺著的還沒有打完的資料,怎麼辦?機器壞了,怎麼辦?師尊啊,我該怎麼辦?我就這樣一邊想著,一邊隨手又從新打開打印機,結果打印機正常運作了,機器好用了!我當時非常感動,感謝師父又一次幫助了我。

為了保護好打印機,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把打印機送給了一個挺精進的同修,同修家裏的環境很好,正念很足,沒有幾天她就能獨立的做資料了。

一年以後,我家買了新房子。新房暫時沒人住,於是同修又給我送來一台打印機,我把打印機搬到新房子,又開始了我的打印工作。堅持不長時間,有一天,我正在打印小冊子,門開了,丈夫來了,他又訓斥了我一通,讓我馬上把機器拿走。怎麼辦呢?我不想再失去這台打印機,決定悄悄把打印機搬回家做。決定以後,在孩子的幫助下,我很快就把打印機搬回家了,可是沒過幾日,打印機又叫丈夫發現了。為了小花不再受傷害,我決定還是把她搬走吧。正在我做決定的時候,一個同修帶我認識了S同修,S同修是外地搬來的,暫時住在這裏,當我把情況向她說完後,她很爽快的就說:把打印機拿到我家來吧。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就在S同修家又開始了打印資料了。問題就這樣巧妙而順利的解決了。我悟到這都是師尊的精心安排。S同修家情況也很好,環境很安靜,我每週都到他家按時學法、打印,週刊、真相小冊子、週報、不乾膠等等資料源源不斷的製作出來,供給身邊需要的同修。

事情總算解決了。就這樣,我就在同修家進進出出的,跑來跑去的。幾個月過去,每次在同修家回來的時候,心裏總感到不安,一個大法弟子,一個助師正法的修煉者,卻不能保護證實法、講真相的法器──一台打印機,一朵小花,還搬來搬去的?還把困難推給同修。心裏真感到慚愧。不行啊,我還得把打印機搬回家,我自己的家,我要自己說了算。不能再讓小花朵受委屈了。

師尊說:「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剛不動的表現,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對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忍絕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精進要旨》〈忍無可忍〉)

舊的邪惡勢力利用丈夫三番五次的搞破壞,不就是叫我要有正念嗎?不能再忍讓了,不能讓他這樣繼續破壞下去了。那些天,我不斷的發正念,鏟除控制我丈夫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與生命,徹底解體阻礙我做真相資料的一切邪惡的舊勢力。一邊求著師尊加持弟子,我一定要把打印機再搬回自己的家。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我正要去做資料,丈夫對我說:「你把打印機搬回家來把。」我一聽,開始還真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能說出這樣的話,我真的好高興。隨後就和他一起把打印機搬回家來了。

我知道操控他的邪惡爛鬼解體了,一個生命就這樣在強大的正念作用下得救了。感謝師父的加持和幫助,「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經受風雨、經受魔難的小花,終於在我家安安穩穩、自由自在的開放著。

現在,丈夫變了,他不但不反對我做資料了,還給我買了一台新的打印機,用起來得心應手,效率更高了,他還經常幫助我買一些耗材、材料等。就這樣,在外面漂泊的小花,經過了幾經周折,終於在我家扎根了。我要讓這來之不易的小花,為助師正法起到應有的作用──救更多的眾生,完成使命。現在我們全家(孩子是同修)都在佛光的沐浴下健康平穩的生活著,丈夫辦甚麼事情都很順利,他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回過頭來看看這個過程,我認識到:在很長一段時期內,是因為自己的正念不足,才給舊勢力以可乘之機,操控著丈夫對我施加壓力,從而讓我抱著打印機轉來轉去,心神不定,叫我無法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工作。而當我從法中認識到自己有大漏並決心糾正這不正確狀態時,師父就會來幫我,舊勢力也就無能為力了。真的是求甚麼,自己定。師父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強迫叫人家修煉的?不能夠強迫你修、逼著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誰也沒有辦法。」(《轉法輪》)

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也希望能給那些還在因為各種執著沒去沒有自己做資料的同修一個正念的幫助。讓我們都建立自己的小型家庭資料點,也開一朵小花吧。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