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安排 真修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我縣一位同修的建議和在法理上切磋後,我認識到,應該把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神跡寫出來,這並不是證實自己,而是證實法輪大法

一、得法

我出生在東北農村的一個農民家庭,從記事開始就渾身難受,成天哭,誰也哄不好,家人給我起個外號叫幹磨。一九七四年春,又得了肺結核病,肺部有空洞,並伴隨著大量咳血。一九七五年三月參加工作後,因公費醫療,中西藥全吃到了也沒有好。在這樣情況下,我就天南海北去找神仙。在一個深山裏,我找到了一個修道人,對他講了我的情況後他告訴我說,佛落東北,你找到他就好了。可是,人海茫茫,到哪裏去找啊!

一九九六年一月,在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轉法輪》,心頭一震,我有幸得法了。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時,天目開了,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我,被裝在網裏,怎麼掙脫也出不來。當時的情景問誰誰也說不清楚。現在我明白了,這就是沒得法之前的我,是師父將我救了出來。修煉大法後,我所有的病沒有了,所有的痛苦消失了。我天天樂呵呵的,工作越來越順、越來越好,年年被評為先進個人,在國家、省市的專業會議上都做過報告發言。

二、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集團悍然發動了一場對上億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的迫害。我也在其中。邪惡兩次要讓我在電視台露面表態,與大法決裂,不學不煉,並現場實況向全縣人民播放。我當時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聽他們的,也決不能讓他們達到目地。開始向有關領導講明大法真相,理智、智慧的告訴他們大法是好的,打壓法輪功是錯的。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我採取了多種辦法,寫標語,掛條幅,送光盤,發傳單小冊子等。有時與同修配合,雇車帶上上千份真相傳單,或光盤、條幅等,跑遍全縣的鄉鎮村屯,及相連的地區,一跑就是大半夜。

三、死而復生

二零零五年過年前後,我連續出現病業現象。一次是腸梗阻,鼻子大出血;第二次是突然嘔吐,竟然昏死過去。被單位及家人送到瀋陽市陸軍總院緊急搶救,被診斷為腦枕葉出血。在我昏死十二天要醒來前,我做了一個清清楚楚的夢,在我的床邊先是有兩個大猩猩走過,然後是兩條像大缸一樣粗的大蛇爬過,它們的意思是接我來了,叫我跟它們走。我說我不跟你們走。說完後我醒了。當知道自己在醫院已昏死十二天並在繼續治療時,心裏非常難過。我坐起來,雙盤打坐,然後叫妻子給我找筆和紙,我不假思索的毅然寫到:請宇宙眾神作證,我是跟著李洪志師父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來的。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我不能跟著你們走。我還要跟著李洪志師父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我要看到李洪志師父法正人間的時刻。寫完後,簽上自己的名字,標明年月日。然後,我強烈要求辦出院手續,我認為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到大法弟子中來。在我強烈堅持下,我出院了。

腦枕葉出血,就是管記憶力部位出血。由於昏死時間太長,腦細胞大面積壞死,記憶力基本喪失。我遇到了一生中前所未有的困難。一是親朋好友、單位的同事大部份都不認識了,人的音容笑貌記不清了,自己的家不知道在哪兒了。二是學法時眼睛跑趟,一句話念不全,念不成句子。煉功時,動作都記不清了。三是高血壓,睡不著覺,心律經常出現一百二十次以上,五官不正,對眼,流口水,小便失禁、尿褲子。四是自己走路時經常撞樹、撞牆、撞電線桿,分不清東南西北。五是精神上出現了嚴重障礙,經常反映出殺人的念頭,自殺的念頭。但思想中又知道殺人罪大,自殺也有罪,還知道這是給大法抹黑,是破壞大法。這時,「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宇宙最根本的特性這句話在我頭腦中閃現,我就開始默念「真、善、忍」,堅持天天念,睡不著就堅持念,就這樣,越念越好,越念越願意念。同時悟到,自己出現這麼大的問題,與舊勢力迫害有直接關係。我就鄭重聲明:「在歷史的長河中,在冥冥的迷中,我可能與舊勢力簽過甚麼約定,如果真的簽過,我現在嚴正聲明,與舊勢力所簽定的一切全部作廢,不算數,不好使,我要全盤否定」。

四、學法煉功

我的「病情」有所好轉後,就要求上班,單位領導考慮到我的實際情況,沒有安排具體工作。這樣,我就把大法書拿到單位來看。開始的時候,眼睛根本就看不清,老跑趟,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一句話一句話的看。後來,單位一把手,主管領導,負責迫害煉法輪功的領導相繼找我,叫我不要在單位看書,我都智慧的回答他們,還是堅持每天學法,就這樣,我堅持不斷的學法,一個勁的學法,學著學著,書上的字由看不清到看的清,一個句子由讀不完整到能讀完整,由原來的讀完沒有印象到能記住一點,到記住越來越多。這時,心性考驗和干擾又接踵而至。

一天,單位一把手喝完酒後突然來到我的屋裏,看我正在學法,就氣勢洶洶的喝到:「明天你再學,我就撤掉你的一切待遇」。我說,我是大法給的生命,不學能行嗎?他看我態度堅決,就沒有再說甚麼。第二天,他又來到我的辦公室,對我說,真沒想到,你恢復的這麼好,不給你安排具體業務工作了。從此後,他們就再也不來干擾我學法了。我還記得在我學法時,耳朵嗡嗡響個不停,像站在電線桿下一樣,思想中胡思亂想,思想業非常嚴重。面對這種情況,念完一句我就想:我就聽師父的,這樣堅持下來,感覺效果很好,慢慢的,我看到書上的字出現了不同的顏色,黃的,綠的,粉的,紫的,紅的,有時字很粗,有時細,有時立體的,鼓起來的,行間還出現波浪似的橫槓,有時整本書像一盆清水,非常清涼,非常透徹,有時書面還出現法輪旋轉。大法無邊的內涵使我天天都有新的領會,新的收穫。現在,我真正感到大法的每個字、包括偏旁部首都是師父,法輪,都是層層疊疊的佛道神,都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我想,師父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了我們,我真是太幸運了!

寫到這裏,我又淚流滿面,放聲痛哭,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我開始學法時,由二十頁,到三十頁,四十頁,到五十頁,六十頁,最多九十六頁,堅持很長時間,我把《轉法輪》,《精進要旨》,《洪吟》等師父的講法反覆學了一遍又一遍,不敢浪費一點時間。

出院後,我不能煉功了,動作都不記得了,就這樣,同修們不厭其煩的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教我。雙盤打坐時,兩隻腳心都是黑的,疼痛難忍,兩個踝骨把腿都磨出了大紫泡。堅持到後來,大法的超常、美妙的感覺在我身上一一體現。在煉法輪周天法時,先是聽到和感受到後腦勺喀喀往開裂,不久又聽到和感到前額也在喀喀往開裂,煉著煉著,後背脊椎骨喀一下全裂開了,整個身體當時感覺就像分成兩半。現在,我早上五套功法煉一遍,晚上煉一遍動功。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自己感到一身輕,走路生風。同修們看到我時都說,我臉的顏色白裏透紅,皮膚細嫩,很年輕。隨著身體的不斷變化,發正念的次數也增加了,感到心態平穩,正念強,真好似自己就是新宇宙的保護神。

五、講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剛剛出院後,我也想講大法真相,可是不好講啊,認識我的人看我自己都這樣了,還跟人家講,誰能相信呢?所以他們就迴避。看到這些,我心裏非常難受。這時,師父的一段講法打到我的腦中:「當你的天目開到法眼通層次的時候,你發現石頭、牆,甚麼東西都會跟你說話,打招呼。」(《轉法輪》)我想,我先對另外空間講。由於眼睛看不清東西,大腦不定向不定位,家人領我在大街上走的時候,我就發了一念,我身體內的一切靈體,一切物質、一切生命都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法理打到行人腦中,打到他們靈魂深處,叫他們在末法末劫中不被淘汰,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眾生。我要助師世間行,請師父加持。開始念的時候,天空中有個聲音問我:你的師父是誰?我就打出意念告訴他:我的師父是萬王之王無上法王,宇宙的法主李洪志師父。在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強大正念下,我的身體一天一個變化。

上班後,尤其還在單位工會主席一職上,講真相,勸三退更是如魚得水,往那兒一坐就是在證實大法。不得不叫我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老鄉、街坊對大法相信的五體投地。他們在後來告訴我,我昏死十二天,腦袋上做手術時打了兩個窟窿,腦細胞大面積壞死,死一個就少一個,不能再生,花了二十多萬沒有治好,竟然煉法輪功煉好了,還能上班,真神了!遼寧省人民醫院給我看過「病」的專家,聽到我學法輪功學好後,也想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和信息。遼寧省陸軍總院給我做過手術的專家(博士)聽到我煉法輪功煉好的消息後,他們還要帶醫院的學術小組來看我。我縣醫院門診的專家是我原來的朋友,看過我當時的片子後告訴我說,咱不是外人,我才告訴你,你腦枕葉出血,腦細胞壞死這麼多,可能一天不如一天,將來也可能會小腦萎縮,你要有思想準備。當我學大法身體痊癒後站在他面前時,他簡直異常激動,聲音都變了,大聲告訴我:你煉!煉!你必須接著煉!一個眼科主任給我看過眼睛,當時一個零點二,一個零點三。當看到我煉大法煉好後,連續說到,神奇!太神奇了!

六、提高心性

通過生死關的考驗和真正在法上實修,使我從大法無邊的內涵中逐漸悟到一點法理。師父為度我們吃盡天上人間苦,還將宇宙中最好的給了我們。我們沒有理由不修好自己,沒有理由不去掉名、利、情,我們必須要從常人的親情,物質利益、勾心鬥角的矛盾中跳出來。在心性的提高方面,我能做到嚴格要求自己。

現在,我因看「病」還欠單位六萬三千元,單位規定每年從我的工資中扣除五千元。當單位領導得知我家生活比較困難時,就在第一年過年困難補助時給我二千元,第二年又給時,我沒有要。有一個朋友找我給他辦一個土地證,說辦成後給我一萬元的好處,我沒有給他辦。因姑爺婚後有外遇,和我姑娘離婚時是淨身出戶。我當時的樓房是單位集資蓋的,一百一十八平米,姑爺的樓是一百一十六平米,我單位蓋樓時,姑爺和姑娘說我的樓好,要和我換,我不假思索就答應了。也沒有簽甚麼協議,換樓五年後,他們離婚時,姑爺把我告上了法庭,說這兩個樓都是他的,價值一百多萬,面對這一情況,我對姑娘說,這個案子就委託你了,能打甚麼樣就打甚麼樣,我隨其自然。最後,法院還是把樓判給了我。

六年前,我在省裏爭取到一個項目。當時把這個項目交給我的一個當鄉長的同學,他當時就滿口答應項目完工後給我買一戶樓。按當時的樓價,買八十平米的樓房也要十五萬左右。最近,當他來單位看我時,連一個這事的字都沒有提。當時,我心裏很不平衡。但我馬上意識到這是私心、是利益之心、是爭鬥心。是貪心。當時我在心裏說,我不要了,我要功德,不要名利情。

我住的樓上一家開麻將室,整天人聲嘈雜,流行音樂不絕於耳。弄得我不得休息。有人給我出主意,叫我報警。如果這樣,他們就要被抄家。會損失很大。但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有更高的法理指導自己,師父一再叮囑弟子遇事要向內找。那我就無條件的向內找,把這個環境當作提高心性的大好事。我沒有報案,只是加強發正念,向內找。就這樣,樓上的人聲小了,流行音樂聲也沒了。我的心性也在其中提高了。

就在我提高心性的過程中,我妻子看我總是惡狠狠的,我說話不對,辦事不對,在屋裏走不對,有一點動靜不對,總是不對。起初,我心裏非常恨,總想和她離婚,這時想起了師父的法,我悟到,善是佛性,惡是魔性。我要用善來對待她。當我的觀念一轉,內心深處有一種美妙的感覺,我真的謝謝你啊。為了叫我吃藥,一次妻子叫來兩個女兒,跪在我的面前,這時我就給他們念師父的講法:「一個人想修煉實在太難,真修沒有我的法身保護,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門就可能牽扯到生命問題。」(《轉法輪》)我說,我這一生就聽我師父的。我沒有病,我不吃藥。他們都不吱聲了,也同意了。

想說的很多,想寫的也很多。師父啊!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難表弟子對您發自肺腑的讚頌,人間的語言再找不到弟子對您慈悲眾生、佛恩浩蕩的傾訴!

我深信,我一定會看到師父法正人間的時刻,這一天已為時不遠!由於修煉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認識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