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得失不是人的眼見為實的觀念所能衡量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今天午休時學法,讀到《轉法輪》第二講「有所求的問題」,我忽然明白了一個理:修煉得失不是人的眼見為實的觀念所能衡量的。正如師父在書中借用治病這個問題,論述了更高深的法理。不是有人給人治好了病,或做成了甚麼事,就修的如何如何好了。

對照大法,看到自己那骯髒的低能的人心,執著於做成甚麼事情,反而把事情弄砸了。比如,當被迫害非法關押到勞教所或洗腦班時,當時由於執著於出去證實法,執著於出去這種表面形式(雖然這也是一種證實法的體現),在背法,找自己心裏哪有漏,發正念,呼喊「法輪大法好」,絕食──都「解決」不了問題的情況下,想依賴一位曾有一面之緣的勞教所警察透露點能早日離開的辦法,結果被邪惡鑽空子。那警察叫我寫模稜兩可的「三書」,他說,你意指保證不學邪教──共產黨這個邪教,悔你被中共邪黨欺騙了的過,揭批共匪的罪惡思想對你造成的毒害。表面看來警察能這樣說也沒有惡意(其實是大多數中國大陸人都或多或少有的黨文化的污染和毒害所致),甚至他還善意的告訴過我一次(他當時看勞教所黑窩強制的手法對我無用時,佩服的告訴了我一次:好樣的,你只要堅持到明年的5.13都不寫三書的話,那就是你走出勞教所的日子,還會有你認識的社會階層較高的同修來接你……)

不論自己有多少當時自以為是的理由,寫了模稜兩可的「三書」,舊勢力就死死抓住「兩可」的這一讓步,儘管當時想的是迴避邪惡,暫斂鋒芒(其實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堂堂正正證實大法都是平和理性的做的,這本身就是遵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的修煉原則,用善的一面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然而當時沒有意識到這種「兩可」實際上是一種符合邪惡,實際上是對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一種默認與承認啊!邪惡就抓住這一點,一步步的把我往懸崖下推。為甚麼會這樣啊?不就是我有求於早點出去嗎?古人還講「勿以成敗論英雄」,這種從狗洞裏爬出去的算甚麼英雄好漢?更何況大法弟子是修煉人啦,要比常人中的英雄純正、在法中才對呀!

師父不是要我們成為常人中的英雄,我個人悟到:那只是現代人類道德一日千里下滑後的所謂英雄。就像治病,不是看這病一時好了,就認為對。要看是怎麼治好的:是損了自己的根基去換來的呢;還是招來的附體治好的;還是在高層次上出功了,這種高能量物質對病產生的制約作用;還是有這種強大的功能給人消除這個業力。

師父講:「我最珍惜的是過程。生命的一切過程才是這個生命的整體。正法的整個過程是最珍貴的,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這個過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舊勢力參與。特別是作為正法來講,我要走的路我為甚麼這麼堅持,因為那是在開創未來。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將來要肯定、我承認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夠承認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恥辱。所以在正法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衝擊,都改變不了我的意志,都改變不了我要做的。」(《美國首都講法》)

在正法時期,作為大法弟子,應當有這樣的氣概──「天性豪氣洪」(《洪吟二》〈法正一切〉),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大法弟子這是多麼神聖的令眾神都刮目相看的偉大榮耀啊!

再回過頭來看看大法弟子走過的路,就我個人而言,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有的人寫了模稜兩可的三書後,邪惡便得寸進尺,下一步要挾再寫的符合它們的格式一點,再符合某關鍵字句一點,這樣讓人回頭都很難了。我出了勞教所黑窩後,很長一段時間乃至幾年都很難精進,很難有當初第一次被非法勞教後沒寫三書那種堂堂正正、坦坦蕩蕩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氣勢了。而這段低谷,讓我看到了自己身上過去自己沒有發現的受黨文化的毒害,表現在人的一面對邪黨的假、惡、鬥、搶、邪、騙、煽、間、貪、淫、滅、控的漠視。現在,我終於更清晰的認識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給大法弟子的這個惡魔──共產邪靈。自古修煉不是講「降魔成道」嗎?現階段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的過程,學法修心正念正行救度眾生的過程,遠遠超過古人降魔成道的過程。這是自己返本歸真、同時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不能只圖眼前看的見的難易,永遠要看實質是否真正符合大法和師父的要求。

個人體悟,由於現階段層次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