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承認邪惡的迫害中再去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同修的家人被惡警綁架了,同修讓我幫助找一下能聯繫上的同修幫助發正念。交流中她說:「如果來抓我的話,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放下了生死,死算的了甚麼?豁出去了。寧死也不背叛大法,不出賣同修。」我馬上糾正說:「你千萬別有這念頭,這不是正念。你這樣說,等於是對邪惡迫害的承認,也是在求。你有這一念,邪惡馬上對你就要安排,因為它們抓到了迫害你的把柄。我們就跟師父走,甚麼迫害都與我們無關。一定要在救度眾生中等到法正人間那一天的到來,跟師父一起回家。」同修說:「你說的對,說的對。」

同修走後,我又聯想到了另外幾件類似的事兒,覺得有必要寫出來,大家交流一下。

最近幾年,我們地區一直沒有發生惡警綁架大法弟子的事。於是,同修中有人就說:「鄰近地區每年都有大法弟子被綁架的事兒,我們地區就沒有。這說明甚麼?說明我們發正念和講真相做的好。整體配合好,邪惡不敢迫害我們。」這話表面上好像是對本地區狀態的一種誇獎,或者是對自己及同修沒有被迫害到的一種潛意識的歡喜。而實際上是對舊勢力邪惡迫害的承認,是在求,是站在個人基點上看待正法。結果,近一段時間,本地有兩名同修被惡警綁架。

這是不是我們的心促成的呢?是不是我們自己招來的呢?

「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迫害這些年裏,邪惡迫害不光是抓人,它體現在方方面面。比如:讓你學不了法 或者學法心不靜;當你有執著或執著不放時,往你空間場扔髒物,放大你的執著之後,再抓住你的執著和漏作為理由,再進一步迫害你;特別是色慾心、怕心,和病業心等,都是它們迫害的重點。只要抓到漏和機會,就會修理你。問題是我們不能承認,在理性上要清楚。就像以上的同修,看似堅定,實際上是承認和認可。當一些人心和魔性感到難去時,我覺得應該求師父:「求師父加持和幫助,去掉這些心之後,目地是更好地救度眾生。」基點不是為了個人提高,而是為了去掉這些人心臟物後,目地是更好地助師正法和完成史前大願。站在這個基點上去人心和執著也許提高起來會更快。

寫到這兒,我想起了兩件事:一件事是:一次百餘人同修在一起開法會,忽然被惡警包圍,並被綁架。當時是晚上,惡警把同修分別強行推到幾輛大客車上。可是在趕往市裏的路上,突然有兩輛車壞了。同修悟到這是師父在救大家,紛紛打開車窗跳下走了。隨車的惡警亂了營,天黑又不敢攆,咋呼了半天一個也沒抓到。可是,就在這時,有一部份同修又回來了。他們是這樣悟的:「我們不能走,應該給他們講真相,這是救度警察的機會。大家都去公安局,整體力量大,把這個法就正過來了。」結果,去的人一個也沒有回來,有的被勞教,有的被判刑。這種被迫害是不是自己找的呢?

還有一件事是:一個同修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當時公安國保大隊的惡警打電話給他:讓他去一趟。並一再保證:「就是核實一下一件小事兒,不抓你,一會就回來,儘管放心。」同修覺得對方口氣不硬,心想沒事兒,就著這個機會也給他們講一下真相,救一救他們。結果,同修前腳去了,後腳惡警非法抄了他的家。而且同修被非法勞教。

這兩件事都有共性。迫害這些年來我們看到,被邪惡因素操縱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有幾個對大法弟子手軟的?如果幼稚的對他們抱著幻想,那只能害我們自己。不能叫去就去,說幾句好話就把我們哄的找不到北了。我們就是全盤否定的不配合他們,軟的硬的都不聽他們那一套,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同時還發出強大的正念去解體迫害,這樣才是正念正行,在這個前提下再通過講真相把警察救了。不是在承認迫害之中反迫害,而是它們安排的一切我們都不接受,不配合。而且,修到今天我們看到,每一個大法弟子所起到的作用都是別人無法取代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在理性上清晰,才能真正超越迫害,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