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經濟迫害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最近看到兩位陷於經濟迫害的同修,心中很難過,我以前也被舊勢力在經濟上迫害好幾年,最近走了出來,我想就解體經濟迫害、認清正法修煉等相關問題,與同修交流。

我是學醫的,大三在醫院實習的時候,活幹的最多,技術卻沒學到,畢業後遊遊逛逛了好幾年。因為沒甚麼技術,只能掙幾百元工資,醫師證考了三年才拿到,現在我月薪兩千多,算與社會持平。

觸動我在經濟迫害這一問題上深刻向內找的,是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我們門診裏來了一位新同事,這位同事很能搶患者(私營門診醫生的工資都是掙提成的)。以前門診裏只有我和另一位醫生,彼此不爭不搶,相處很好。新同事的到來打破了這種平衡,一時間妒嫉、怨恨、爭鬥、利益等人心全都湧上來。那幾天一上班心中就翻騰,看見新同事搶到了新患者心裏就憤憤不平,可面子上又不好意思跟她爭。不是怕搶不過她,而是怕彼此因為搶患者打起來怎麼辦?怕打破這種表面的「和平」。我想到要換一個工作,可是自己技術一般,到那也逃避不了這個問題,左思右想很鬱悶。這時我看見同修寫的文章《掩藏在妒嫉下的怕心》,很受啟發。我開始冷靜思考自身存在的問題:為甚麼我技術一般?為甚麼我不善爭搶?為甚麼我總是業績平平?老闆和同事為甚麼總是認為我最熊?大法弟子應該幹甚麼甚麼行,為甚麼我不行?

回家我和母親同修交流認識到:好人不是好欺負的人,大法弟子也不是維護表面平和的所謂「高風亮節」。大法弟子的寬容不是對他人私慾的無限放縱,更不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中的犧牲品。是讓生命同化真、善、忍,在正法中擺放位置。展現大法的慈悲與威嚴,是正一切不正的,從而解體邪惡、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要從狹隘的個人修煉中走出來,站在正法的基點上救度眾生走正路。

最後我們悟到:大法弟子在人中也要維護自身的權利,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維護法和慈悲眾生。師父說:「我們人活著就有維持人活著的權利,所以生活的環境也得適應於人的生活要求。」[1]我是醫生接待患者是我的工作和職責,是我正常工作範圍內的,我們維護自身利益沒有錯,現在是正法時期不能陷於個人修煉的去爭鬥心當中。當我悟到這一點時,第二天我就接到了患者,而且那個月的業績是以往的兩倍,新同事也不再搶了,並且對我很尊重。

這件事使我對甚麼是正法修煉,和舊勢力對我們在家庭、經濟、病業等方面的迫害有了深刻的思考和理解。我看到身邊有很多同修還陷在舊勢力的方方面面的迫害之中,他們有的甚至沒有意識到那是迫害,還在舊勢力強加的迫害中修「忍」或者「善」;有的同修認識到自己陷於邪惡干擾之中,但是找不到自己為甚麼被迫害,在魔難之中修得很苦。我悟到不能走正路,解體迫害的原因有兩點:1、法理不清,沒有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看問題。2、沒有轉變觀念,解體被放大的執著。

一、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看問題

我覺得這是當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的基礎和前提。如果我們不能透徹理解甚麼是正法修煉,就不能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問題,那我們走的就是舊勢力安排的路,就會被迫害。

我身邊有一位老年同修,被兒子欺負卻不敢吱聲,總是說:「忍了吧,忍了吧,誰也沒有我能忍!」同修不論怎麼和他學法交流他就是修「忍」!結果自身病業假相嚴重不說,兒子把他的房子和錢全部據為己有,還想開煤氣毒死自己的母親!老同修最後主意識不清,被病魔拖走。

還有一位同修,怕心很少,很堅定。他在常人中是很能幹的類型,別人幹的活一般入不了他眼。他很執著於「大法弟子在哪都要做好」,「在家裏也要做好」,所以近幾年家中大小事情不斷,他三件事雖然也在做,但也有限,總被家中事務牽絆。同修邀請他參加近距離發正念他也婉言謝絕,大家整體配合講真相,他也因家中有事沒能參與。他被「做好人」這個觀念障礙著,總是不能很好的溶入整體。

師父明確開示我們:「此文「甚麼是真正的善」在如何對待正法與修煉的問題上談的很清楚。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的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如果不是我們個人的執著與錯誤而出現的問題,那一定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2]

看師父的講法反觀上述兩位同修,個人覺得同修就是法理不清,沒透徹理解甚麼是正法修煉,沒擺正自己的基點,陷在了個人修煉中,才被邪惡鑽空子,利用同修沒修去的人心與執著,在病業,親情,家庭,經濟等方面迫害。

現在是正法時期,我們的修煉與過去任何時期的修煉形式都不同,我悟到如果同修們不能擺正大法與大法弟子、大法與舊勢力,大法弟子與舊勢力之間的關係,就不能很好的認識甚麼是正法修煉,就容易陷在個人修煉的框框中,擺不正看問題的基點。不是我們被綁架、抄家、判刑才是被迫害,還有各種隱形的不易察覺的迫害,比如家庭、經濟、病業等方方面面。我悟到,舊勢力對我們的迫害是在我們還沒修去的執著中,放大加強,以達到考驗和毀滅我們的目地。這和個人修煉中去執著是不同的,我們必須清醒的分清。

大法的內涵太博大精深了,如果我們到現在還不能明白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甚麼是正法修煉,我們就不可能走正自己的修煉路,就會被舊勢力沒完沒了的迫害。上述兩位同修三件事也在做,可做事代替不了修煉,不是我們每天做著三件事就是修煉了,如果我們不明白法理,別說救度眾生,自身還會被迫害。說到底修煉是嚴肅的,絕不是混事。希望同修們都能靜心好好看看師父關於正法修煉的相關講法,真正的做到法理清晰,理智的對待修煉。

二、找到、解體阻礙我們的觀念和執著。

除了法理不清,沒有擺正基點,有時導致我們被迫害的可能是我們不正的執著和觀念。我從小父母離異,養成了懦弱,膽小怕事,顧慮,自卑,不自信,負面思維,保護自我等性格觀念。這次工作中的事情讓我深刻反省,我意識到,前幾年悠悠逛逛沒找到工作,就是這種性格觀念在阻擋著我。太懦弱,太顧慮,負面思維太多!覺得自己沒技術,沒有醫師證,很不自信,怕這怕那,瞻前顧後。還有極強的自我,怕被別人說,被傷害,不敢面對現實社會中的矛盾,總想享受著表面虛假的和諧。在這些觀念阻礙下,我逃避社會上每個人都會遇到的矛盾,不敢去找工作,在家獨修了好幾年,承受著經濟迫害!

我看透了舊勢力惡毒的伎倆,它們想用這些觀念迫害我,讓我變得懦弱膽小,不自信,越來越沒有勇氣,逃避矛盾,不敢與同事去維護和爭取自身正當的權益!它們想讓我在這些觀念的操控下厭煩逃避這個社會,從而逐漸脫離這個社會,最後被社會淘汰掉,斷絕我的經濟來源!但我已經清醒了!我明白了,我們就是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修煉自己,怎麼能怕被傷害、躲避矛盾呢?!我要解體怕被傷害,懦弱,不自信,負面思維等後天觀念,不能再被這些執著控制了!同時我還要修出大法弟子維護法的尊嚴與勇氣,好人不是好欺負的人!

我還悟到,這種怕,懦弱,不自信,負面思維等觀念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是它們久遠年代之前就安排好的。它們在我們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強加入這些不好的敗物,目地就是為了在正法時期起干擾作用。在我們不清醒時,這些觀念被舊勢力利用,被放大,從而阻礙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絕不能認可的!必須清除!

悟到這些後,我周圍的環境馬上就發生了變化,同事不再與我搶患者了,變得很尊敬我,而我這個月的業績是以往的兩倍,門診的營業額也創了幾年來最高!

我悟到使我們陷於家庭、經濟、病業等魔難中的,可能是我們被不同的觀念障礙,比如不能扭轉對過去的苦修的修煉形式的觀念;或者被現實假相框住覺得自己無力改變現在的生活狀態等,方方面面。(明慧二月十五日發表的《走出舊勢力安排的經濟困境》一文已經有闡述。)我理解之所以被這些觀念障礙,還是因為我們沒有很好的理解法,其實法中甚麼都有,大法弟子通過自身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與殊勝也是修煉的一部份,我們不能被狹隘的個人觀念所左右,偏激的理解法。

清醒後回首這幾年,自己被這些觀念阻礙著,承受著經濟迫害,失去了很多修煉的機會,同時也沒有在這方面走好自己的路。

在我的周圍我還看到一些同修陷於家庭、經濟、病業魔難中,我很著急,也很痛心。我想根本原因是因為法理不清,沒擺正基點,被觀念和執著阻礙著,才在無奈與無助中承受著迫害!修煉到今天我們應該清醒了,不是我們做了講真相、發正念、學法的事就算是修煉了。表面上三件事人也可以做,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是要實修修心的!根本上心在不在法中,每次在人與神的觀念衝撞中,師父的講法我們能理解多少?做到多少?甚麼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想我們都該好好問問自己。

最後建議同修們都好好看看師父在九九年之後發表的講法與經文:《導航》、《精進要旨二》、《北美巡迴講法》、《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忍無可忍》、《正法與修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評大法的威嚴》、《正念的作用》等相關經文與講法,願同修們都能明明白白的修煉,儘快從魔難中走出來!

以上僅為個人所悟,不當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與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