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再談「拆牆」》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今天讀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談「拆牆」》,想借明慧一角說下我的感想。

在邪黨十八大之前,意識到讓常人上網,自己了解真相是非常好的講真相方式,就做了很多破網軟件的小光盤,發放的效果也非常好,就在準備繼續大力推廣的時候,邪黨的網絡封鎖突然加重了,致使大法弟子都無法正常上網,就更別說常人了,手中的小光盤也就停止發放了。當時沒想到會持續那麼長時間,只是想著,過幾天可能就好了,繼續發,或者有新的軟件出來了,更新一下就好了。可是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整個十一月期間,上網都非常的費勁,新的破網軟件也是遲遲未出,這時才發現問題的嚴重,雖然發正念清理干擾上網的因素,效果也不好。現在想想,那時雖然嘴上說不承認干擾,也知道師父講過明慧網它們封不住,可是發正念就是為了能上網,發一會看看,上不去再發,還上不去,就有點失望了,覺的耽誤時間,先去幹別的吧,東西也不缺,法也能學上,還有那麼多可以做的事情,也就放下了。雖然心裏知道破網,不如拆牆,也在意識中加上了拆牆這一念,但是也只是走個形式,沒有真正的發自內心的想去改變這一狀態。就好像,現在,各種破網軟件都升級了,上網非常順暢,就沒有那時上不去網時那麼重視發正念了。好像已經習慣了上網──打開破網軟件──登錄動態網或無界──然後看大法弟子的網站。十幾年來,習以為常,好像都成了正常的狀態了。 可是細想一下,這不對啊,網絡是自由的,為甚麼我們非要通過破網軟件才能上網呢?為甚麼就不能像常人的網站一樣,打開就是呢?可以設為主頁,可以加入收藏夾,隨時隨地,任何人隨時可見呢?

多年來,我一直有個願望,就是身在中國大陸,打開電視就能看到新唐人電視台,家門口的報箱每天送的報紙就是大紀元,打開電腦主頁是明慧網,去書店可以買到大法書和一切大法的相關資料,早晚可以去公園煉功,不出國門就能看到神韻的現場演出,在神州大地我們大陸同修也能像海外同修那樣推廣神韻,直接賣票而不是送碟…… ,這些一直作為我心底一個美好的願望而存在著,今天在讀同修文章的時候,才發現,這些不應該僅僅是願望啊,我為甚麼不為之努力,拆掉中共所有的牆呢?不僅僅是網絡封鎖的牆,而是阻擋大法的一切和大法弟子所辦的一切講真相項目進入中國大陸的牆?要做就從根上做起,要做就做的徹底,讓邪黨的全部陣線崩潰,不給邪惡苟延殘喘的機會。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人再多,一個個的講能講多少呢?大法弟子海外的媒體全部進駐中國大陸,一起講真相,配合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推廣,那又是怎樣的局面呢?這麼多年來,我們大陸弟子習慣了自己製作小冊子,製作神韻光盤,安鍋推廣新唐人,打印製作大法書籍,小範圍的恢復了學法小組,每個人自覺的參加明慧的全世界大法弟子集體煉功,是不是這樣久了也養成 「習慣」 了,不自覺的認為這就是修煉的正常狀態了?每天能做到這些,每天都在做這些就是在精進了,過程中也的確救了人,就認為這樣就可以了?以為這樣每天三件事都在做就是正常狀態了,就滿足了呢?

我悟到這些狀態只是因為邪黨的迫害,迫使大法弟子想出的應對辦法,既在過程中繼續修煉自己,又在過程中救度眾生,是在這個狀態下才出現的相應狀態而不是正常的人類社會應有的狀態,更不是大法弟子原本的修煉狀態。我們本可以不用打印大法的書籍而去書店購買的;我們本可以不用推廣鍋而打開電視就能看到新唐人的;我們本可以不用破網軟件打開電腦就能看明慧網的;我們本可以不用製作小冊子而在公園、路邊煉功洪法讓人了解大法的;我們本可以賣神韻的票而不是無償贈送神韻光碟的等等等等。

我們一直在說從根本上不承認邪惡的迫害,那麼這個根本在哪裏呢?我們否定舊勢力真的是從舊勢力的存在本身都否定了嗎?還是在半途否定的呢?在迫害下反迫害?寫到這裏,我問自己,我在等甚麼?等邪黨倒了,神韻再進來中國大陸嗎?等邪黨倒了,我們才能利用邪黨的衛星全世界的播放新唐人嗎?邪黨倒了,救人結束了,我們再進來,救誰呢?給誰看呢?真要等到邪黨倒了,我們的同修才能出來嗎?我怎麼從來沒有意識到這種等是內心深處這麼這麼深的對邪黨存在的一種認可和無可奈何,把邪黨當作了一個了不得的事兒,圍著它轉悠,在它以下做大法弟子該做那一切呢?我怎麼從來沒有意識到我應該主動去破除這一切,主動去開創這一切呢?既然三界內的一切都是為大法正法開創的,既然大法弟子的項目是為了救眾生而存在的,既然大法弟子的各個項目那麼的艱難,為甚麼我們不用中國現有的資源去為大法的項目服務呢?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 「弟子:亞特蘭大、喬治亞州政府參議院正大力推動建立中國領事館,是否我們講真相還不夠力度?還是舊勢力的干擾?  師:他願意建甚麼建甚麼,沒有關係。建不建領事館與我們也沒有關係,說不定將來是誰的領事館。」記的當時讀的時候,呵呵一樂,然後就等著,等著它變成誰的領事館,這一等就是多少年。

原來看到同修關於「不要等、靠、要」的交流,我就想我沒有這個問題,我可以自己上網,不會等、靠、要同修給我東西,我都可以自己做,今天讀了同修的文章,我才知道,我在等海外同修升級破網軟件也是在「等、靠、要」了。而同時,我僅僅滿足於自己能上網,能看新唐人,甚麼都不缺,卻從來沒想過常人怎麼辦?海外同修為了維持這些我簡單就能看到的一切有多難,從來沒想過我和海外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是一個整體,我應該為他們做些甚麼,我應該在拆牆上出一份力,不僅僅是拆網絡的牆,是拆除中共為干擾師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封閉常人所造的一切牆。表現在人中的各種表現,另外空間都是邪惡在各處作亂,我應該發正念集中除惡,讓邪惡無招架還手之力,全線崩潰盡滅,讓這個空間參與各種封鎖的常人現世報,主動出擊,在世間正法的進程上,往前推進一大步,這多好啊。讓世人尤其是中國大陸的人,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完全暴露在真相面前,讓每個人的良心有直面真相的機會,給人自己作出真實選擇的機會。

還要說明一下,這裏不是說要大法弟子起個甚麼勢,甚麼都不幹了,就在這兒發正念拆牆,然後就甚麼都有了,不是這個意思。是說大法弟子應該改變在這十幾年的迫害中形成的觀念,在做好自己目前手頭上的一切事情之外,在發正念的時候,加上一念拆除舊勢力為了迫害眾生而築建的一切封鎖,通過主動的否定舊勢力和中共的安排,使世間的形式發生變化,大法弟子應該主動去做這個事情,而不是等著所謂「自然」狀態的出現或者常人中的誰去做甚麼。

我發現我過去根本沒有這個意識,大法弟子主動起來,調動世間的形式出現我們想要的變化,讓大法的一切起主導作用,大法的一切才是社會的主流,常人的一切隨著大法的一切而動。我發現我過去就是在等著,等著「自然」的變化出現,等著邪黨倒台,等著常人中的誰來把這個事情變過來,在法中知道這些心不對,可是也沒有根本的轉變過來。寫文章的過程中,好像改變了這種一直處於被動挨打,只能抗擊打的這個心理狀態和過程,有種大法弟子的正念可以扭轉乾坤的感覺。我真的感覺我們大法弟子真的有這個能力,只要念正,是出於救度眾生的,是符合法的,我們就是世間大法輪中的一粒子,轉法輪中我們就能拿回世間的主導權,讓世間的一切隨正法的需要而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