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精進 走好修煉最後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一年多來,我們地區多次出現同修被邪惡綁架、關押的現象,在正法進程的最後階段,環境也寬鬆許多,怎麼會這樣呢?在學法中我體悟到:只要沒有圓滿,就存在修煉;只要還在修煉,就會有魔難。而在修煉的最後進程中,也是走向圓滿的高層次的昇華。難度也會大於以往。從我們地區順利走出被迫害的同修證明:放下自我,信師信法,可使行惡者膽寒。有個從迫害中走出來的同修在切磋中說:這次邪惡非法抓我後並威脅說要判重刑。我很坦然的向他們講真相,並回答他們要判刑我們上法院理論。最後在師父的呵護下,坦然走出了看守所。

有個老年同修,在向世人講真相時,受到邪惡警察抓捕毆打時,這位老年同修心懷慈悲嚴肅的問他:你為甚麼打人,你叫甚麼名字,警號是多少?而這個惡警面對正念無語而退。

在正法進程的最後階段,雖然條件寬鬆了許多。但對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要求同時也高了很多。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緊跟師父所指引的正法進程,就能走向圓滿。「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精進要旨》〈道法〉)

針對現在有些同修難以走出魔難的現象,和結合我自身的情況有兩點認識:

第一是向內找,理性安全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與怕心重以注意安全為由,掩蓋不敢走出去的心理之間的關係。「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從本地區在這方面做的較好的同修中看,我體悟到只有正念足,放下怕心,才能真正安全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有個多次受過邪黨迫害的同修同為交流時說:我以前幾次受到邪黨關押、勞教的迫害,也發過不少正念清除,但心性不到位,迫害還是解除不了。這次邪惡「610」花了不少財力、物力、人力抓我迫害。但在臨危時,我心裏平靜、坦然,毫無怕心,只要他們「提審」時,我就向他們講真相,心裏想的就是救他們,沒有有意的發多少正念就坦然的走出了看守所。

師父講的正念足,我悟到的不是單純的去掉怕心,而是心性的整體提高。否則就會忽左忽右不在修煉的正念上。也有些同修以注意安全為由掩蓋怕心,就很少走出去,做不好「三件事」。

在另一方面也有這種情況,二零零四年有位女同修特意找到我交流時說:你怎麼不大大方方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我就像發報紙一樣到各個單位的辦公室去發真相資料。她當時和我這樣交流時,說的對的方面的確是指出了我存在的怕心。在另一方面,她自己卻沒有事事向內找。結果帶來了很大的魔難。被邪黨判刑八年,而在監獄裏經受不住折磨,反而被邪惡轉化。給自己修煉帶來很大障礙。我後來反思她的情況,是這樣悟的,她當時能那樣做,是因為本人的性格開朗,豪放中夾雜著較強的顯示心、爭鬥心所致。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這樣簡單能做修煉的事,那還是修煉嗎?真正通過實修去掉了怕心,那是心性整體的提高。才能「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通過這件事情,我還想到了另一種情況,就是過去和尚到廟裏修煉,要剃光頭,要穿和尚服,用這種迴避的方式來抵禦名、利、情、色等的干擾,以保證安全修煉環境。大法弟子的修煉是「直指人心」(《轉法輪》)。

第二是要坦然的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是修煉走向圓滿的必要條件。舊勢力利用舊宇宙的理,對大法弟子的修煉用的是趕盡殺絕的所謂考驗進行迫害。如果我們不認清舊勢力的實質,就很難真正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達到修煉圓滿的目地。我是這樣悟的:一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師父說不承認的,也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作為大法弟子必須否定。二是大法弟子來到三界的唯一目地是緊跟師父得法回家和助師正法。而有些大法弟子下來時和舊勢力的簽約,是舊勢力利用不正當手段強迫簽的,大法弟子有理由否定它。三是舊勢力利用輪迴中的業緣挑起魔難來阻擋大法弟子的修煉,大法弟子也要否定。那是大戲中角色扮演,我們不能承認這種非人為的業緣輪報。

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走正自己修煉的路,防止舊勢力鑽空子。大法弟子能整體的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那麼舊勢力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也就不復存在了。

寫出來和大家交流,和同修們共勉,共同精進,走好修煉最後進程。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