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惡迫害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正法走到了今天,仍然看到有不少同修被邪惡迫害的消息,甚至有的同修剛從監獄出來就被直接送到洗腦班,回家不久又被抓,又被誣判多少年,甚至失去肉身。在救人的最後時刻,一個同修被迫害,都是大法的損失。不管其背後的原因多麼的不同,但根本的原因就是一個,那就是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邪惡舊勢力的迫害。筆者過去曾經被邪惡舊勢力迫害多年,在迫害中,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呵護下,從根本上否定了邪惡舊勢力的迫害。在此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從大法中知道,遭到邪惡迫害的同修,都是自己有「漏」長期存在,沒有及時在大法中歸正,而且還承認「做的有漏就會受到迫害」,從而被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所造成的。這些「漏」表現在方方面面,如:不敬師不敬法的,破壞法的,色慾心重的,亂用大法資源的,怕心重的,對修煉不嚴肅對待的,等等,也有在歷史上與舊勢力簽訂過甚麼約定的。所有這些,就是邪惡舊勢力迫害同修的藉口,就是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但是,我們更應該從大法中知道,所有舊勢力的安排(包括舊勢力本身的存在)都是師父不承認的,即使做的有「漏」,宇宙中的任何生命(包括邪惡的舊勢力)也不配來考驗,只有按照師父在正法中的要求去做,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走正我們的正法修煉路。

在正法中,師父對我們是怎麼安排的呢?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就是師父在正法中給我們安排的三件事。做好這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包括對邪惡舊勢力的全盤否定,自己未來成就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無論身處在任何地方,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沒有過不了的關。

以前由於法理不清,我曾經多次被邪惡迫害,我過去在中共邪黨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戒毒所、勞教所、洗腦班、收容所、監獄這些黑窩裏被非法關押過,開始只知道背師父的法並按師父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有時也為師父和大法辯護,但是總感到說不清,好像有甚麼東西擋住似的,說不明真相,只是消極的承受邪惡強加進來的迫害。後來,在這些黑窩裏,隨著學法的深入(主要是背誦腦中記得的大法那一點,每天重複背誦),我用師父的大法對照,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很懊悔,並真心實意的願意改正。

師父看到了我仍想做好的心,就慈悲的點化我。我就在思考:惡人整天想用誣陷師父和大法的謊言來灌輸我們,其目地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我們轉化。我們不願轉化,為甚麼?因為覺的師父好啊,覺的大法好啊。這時我想起師父在《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反覆講的兩句話:「李洪志是個甚麼樣的人?」「有的人在想這個法正不正?」我的心為之一震。回想過去,我只知道師父和大法好,但是只是感性上的認識,認識的很膚淺,並沒有從生命的本源上來認識,沒有從理性上認識。我覺的很羞愧,就認真嚴肅思考這兩個必須明白的基本問題。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呵護下,我腦中的記憶像打開了,想起了師父的關於這兩個方面的講法。不斷的回憶法,不斷的回顧自己所走過的修煉路,不斷的查找自己的不足,我對師父和大法的認識有了質的飛躍,能從理性上去認識這兩個基本問題了。

自從能從理性上認識這兩個基本問題後,我的頭腦十分清醒了,也能在法上認識法了,隨著每天堅持不斷的「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努力做著這三件事,心性就在不斷的提高,對舊勢力的認識也逐漸清晰了,對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也有個清晰的認識了。智慧之門就慢慢的打開了,我對中共編造的謊言也能說清了,能說清其真相了,這時,我深深的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想用筆寫文章,揭露中共的「法律」真相,揭露中共的「新聞」真相,揭露中共的「政治」真相,揭露中共的「迫害」真相,揭露中共的謊言,揭露我所經歷的中共的迫害,分析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從歷史的角度闡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可怕結局,講述自己為甚麼修煉法輪功,講述修煉法輪功後自己的種種神奇變化,並從醫學的角度闡述人體、生命與宇宙的關係,等等。當然,這些文章是隨著學法的深入逐漸寫出來的,並裝訂成冊,智慧的傳給有緣人看,也有計劃的傳給獄警看,尤其是關於中共法律方面的真相,獄警集體輪流看,看後還討論。獄警看了「法律」真相後,人一下子變了很多,有的獄警說:「法輪功有一天是要平反的。」很多獄警和犯人明白了真相,有的犯人還修煉法輪功,走上修煉路。從此,監區的惡劣環境變的寬鬆了。

我能夠擁有筆和紙的條件也是修出來的。開始的時候,惡人是絕對禁止我有筆和紙的。那時,平時每天重視學法和發正念,找機會用嘴講真相。我是用正念堅決抵制奴工生產的,不配合惡人的一切安排,我每天只做「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遇到矛盾就及時用法對照並向內找,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趕快在大法中洗淨自己,走正自己的路。有時,獄警要我寫看電視的認識,我就利用這次機會寫真相文章,揭露謊言。獄警找我談話,我也藉機會寫真相文章,並親自交給他。每次遇到甚麼事,我都認為有我要修的東西在裏面,我都十分珍惜,並及時向內找,清除邪惡,排除干擾。哪怕腦中出現了甚麼念頭,我也不輕易放過。由於長期這樣做,已經養成了習慣,不知不覺中形成了「向內找」的機制,正念在不斷的加強。隨著正念的不斷加強,不斷有真相文章出來,獄警也不時的看看真相文章,我再有筆和紙,獄警也不再管了,甚至還告訴我「沒有筆和紙就直接到某某那兒去要」,這個某某是專門給獄警寫材料的,他有很多筆和紙。我就逐漸有了筆和紙。

我寫真相文章之前,都是先學法和發正念。在學法的個時候,法就告訴我要寫甚麼,我正需要甚麼內容,就陰差陽錯的就有人送來了。那時,我寫真相文章時,就思如泉湧,只感到從腦中往外流似的,就感到手寫不快。別人看了,都說寫的好。其實,我深深的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師父的恩賜,我只是動動筆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每當監區發生大法弟子被加重迫害的事(如:關禁閉,送醫院住院搶救等),我知道後,一定不放過,主動找獄警談話,智慧的了解情況,理智的展開調查,並寫文章揭露事實真相,遏制邪惡的迫害。有一次,一個法輪功學員被關禁閉,獄警為了穩住人心,就把大家集中起來,講述其經過。結果我發現,從他們嘴裏說出來的話,與我了解的真相完全相反。這種做法,居然與電視說謊的手法一樣。

在監獄黑窩裏,由於平時重視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不配合獄警的一切安排,就堂堂正正的直接回到家中,沒有到洗腦班去。

回家後,我不急於去發真相傳單,而是靜心的系統的學法,高密度長時間發正念。因為我從大法中知道,所有被非法關押在中共邪黨監獄等黑窩的同修,都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一段路,對大法弟子而言,都是恥辱。儘管我從監獄黑窩正念回家,也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這時,如果很多法沒學,就急忙去講真相,或者急於去找其他大法弟子,還是有不安全的因素,還是不能有效的破除邪惡的迫害的。於是,我每天在家系統的拜讀師父的大法書,每天發正念十幾次,每天煉功一次,重視向內找,不斷提高自己。系統的學完幾遍師父的所有大法書後,我對師父的正法要求有了更清晰的認識,也更知道自己該怎麼作了,就主動的積極投入到講真相救人的洪流中,一直平穩的走到了今天。

在做「講真相」項目的過程中,我直接觸及到舊勢力的迫害安排。我發現,邪惡舊勢力的迫害總是另外空間操控開始的,人間的迫害比另外空間操控的安排要出現的晚些,這恰好給大法弟子向內找歸正自己的時機。如果大法弟子每當遇到矛盾時能及時的向內找,並及時重視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人間的這種即將發生的迫害之事由於沒有其背後的邪惡操控因素,就不存在了,就有驚無險了,邪惡的迫害就破除了。所以,發正念一事,是絕對不能不重視的。誰不重視發正念,誰就容易遭到邪惡的迫害。誰能重視發正念,誰就能平穩的走在通向神的助師正法的路上。當然,這種發正念不是走形式,而是真正的在發正念,真正能起到加強正念和清除邪惡的作用。舊宇宙「成住壞滅空」的法理被破除了,形成了新宇宙「成住壞圓容不滅」的新機制。

要說的話很多,總而言之一句話,紮實的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就是最有效的破除了舊勢力的迫害,就平穩的走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上,成就新宇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