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何破除綁架與非法抄家談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看到明慧網上有多起大型綁架實例,很痛心。修煉到了後期了,在救度眾生很緊迫的情況下,邪惡綁架我們的同修,並非法抄家,搶走了我們的電腦、打印機,以及各種物品乃至存摺、現金。從人力、物力、財力上,給我們救度眾生帶來了許多損失和各種各樣的麻煩乃至阻力。當然,我們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把壞事變成好事,這是一個方面。但是,我想結合自己的修煉從另一個角度談談如何向內找,不給邪惡綁架和抄家的機會。

一、轉變思維是根本

我是九八年得法修煉的。由於不能從理性上認識法,對甚麼是執著心都還不能理解,更不知道如何向心去修煉,當邪惡的迫害發生後,帶著人心證實法,講真相,遭到邪惡多次的綁架、非法抄家,乃至關押。大法書多次被抄走。為了找到一本大法書,我到處找曾經學過法的過去的同修,可是找到一本又被非法抄走。我痛心疾首,覺得修煉太難了!我開始思考:為甚麼我這麼堅定修煉卻保護不了一本大法的書?為甚麼我連師父的法像都保護不了?我這麼堅定為甚麼連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為甚麼修煉大法自己的家卻被邪惡肆虐查抄?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我們這裏是個小縣城,迫害發生了,許多人都不敢煉了,為數不多的同修在堅持,怕被抓的心還是很重。所以我的問題找不到答案,可是這些問題卻成了我的心病。這天,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本《轉法輪》,可是我擔心丈夫回來看見不讓我學,我就藏起來,心裏想:藏到一個他看不到的地方。奇怪的是,丈夫回家就問我:你又找書來了吧。我很納悶,我沒告訴他,他怎麼知道呢?從此我明白了一個問題,修煉的人確實跟常人不一樣了,修煉人的場能制約著別人。既然我心裏想甚麼,別人就怎麼想,那我為甚麼老往壞處想呢?我轉變一下自己的思維,往好處想不就行了嗎?我就想:我是最安全的,我的家是最安全的,我的家裏有師父,是師父保護著我的安全,保護著我家人的安全,家中的一切都有師父保護著;大法是師父的,大法書是師父的,誰都不配動。不許邪惡騷擾我,不許邪惡跟蹤我,不許邪惡綁架我,更不許邪惡非法抄我的家……。

我就這樣不斷轉變著自己,我發現許多法理我一下就明白了。直到現在,我再沒有受過邪惡的迫害。

其實,我們在常人中形成了許多頑固的觀念,形成了許多人的理,包括思維方式,我們都把它轉變過來,這就是修煉。問題的關鍵是:我們不知道自己的哪些思想不符合法,還總覺得自己的認識是對的,自己修的很好,這就是我們提高不上來的原因。師父說:「我們過去有許多學員和外界的人發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會上的人,或者社會上哪個職能部門對我們不公,我們往往都不在自己這方面找原因,都強調另外一方面。有些東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壞,可是你們想到沒有,它雖然不好,它雖然是魔的表現,可是它怎麼會偶然的出現呢?是不是在利用著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讓我們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我經常講,倆個人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你們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們倆個雙方發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觀者能看到這個問題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我說那在提高當中才是突飛猛進的。」(《新加坡法會講法》)當我照著師父這段法去做的時候,我一下子明白了這種修煉狀態才是無條件向內找,那麼我做到無條件向內找的時候一下子又明白了更多的法理。修煉真是環環緊扣,層層昇華,玄妙無比!

唯有多學法。學好法,真正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才是真正實修。

二、形成習慣多發正念

都知道發正念很重要,可是我們往往形成一種模式,除四個正點發正念,各個地區安排的發正念,忽略對自己的修煉發正念。其實當我們關過不去時,當我們修煉狀態不好時,心性守不住時,都可以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清理干擾自己的各種不好的因素和思想業力、後天觀念,而且要形成習慣。由於多次被迫害我都嚇怕了,看到樓下有汽車,我就擔心會不會是來抓我的,街上有警車我也怕是抓我的,我也不知道咋辦。那天,我學法明白了發正念的作用,於是坐下發正念清理邪惡對自己的干擾,我發了四十分鐘,然後出門去同修家裏,我發現那個「怕被抓」的念頭沒有了,大腦裏乾乾淨淨,甚麼念頭都沒有。從此我就養成了給自己發正念的習慣,覺得很好。

三、萬般無奈時一定想著求師父

求師父不是一句簡單的話,平時要有一個信師信法的基礎,同時又不能依賴求師父。當自己過不去關時;或者覺得很難、很危險時;矛盾突然出現時,我們能夠想起求師父「請師父做主」,「請師父保護」,真的萬無一失。記得我看過明慧網的一篇交流體會,她講述的是破除邪惡迫害的一次經歷。她是銀行職員,正在櫃台前辦理業務,幾個警察去抓她,警察的手去抓她的雙肩,她趕緊喊「師父」,警察的雙手迅速被彈開,同修發著正念,清理著邪惡;警察三次抓她,同修都喊師父,結果警察雙手三次被彈開,警察走了。由於受同修這篇文章的啟發,我開始非常注意關鍵時刻求師父,我甚至訓練自己告誡自己,關鍵時刻一定要想起師父,真的很好。

其實我們受迫害嚴重的地區同修之間的間隔也很大,長時間得不到解決,如果能夠想起師父來,求師父幫助也非常有效。

前段時間,我跟同修發生矛盾過不去關的時候,我就跟師父說說話,我說:師父,這個問題我就是想不通,明明不是我的錯,為甚麼還要我向內找呢,明明是他們對我不公,為甚麼師父不說他們呢?為甚麼他們對我不公還不許我有情緒呢?為甚麼有情緒是人心呢?因為我知道師父講的話是法,儘管我心存許多疑惑,可是我得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因為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是師父的弟子。

因為我心裏有師父,師父很快就啟悟了我:有情緒,不就是情在起作用嗎?當然是人心;沒有情緒,才是慈悲的狀態;覺得不公,是不平衡的心在起作用,說明有妒嫉心;覺得自己對,是在堅持人的理;想提高,就要學會放棄。修煉的理是一層比一層高,固守著自己的對,就看不到更高的理,自然心性也昇華不上去。同修對自己不好是因緣在起作用,是業力在起作用,師父在安排我還債,我不想還,才認為同修對我不公。根本上講,還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執著:沒有把壞事當作好事,修煉的理跟人的理是反理。

找到了這麼多執著,真的很感謝師父。為甚麼會發生那麼多矛盾呢?因為那段時間急於做事,心裏沒有師父,「我要做的事」放在了第一位,而不是把「師父的安排」放在第一位。無形之中,把「我」超越了「師父」,這種狀態又是自心生魔。看到自己這麼多執著,真的很慚愧,愧對師父,愧對自己。當然,我也就不再認為同修不好了,我應該感謝同修們,沒有這些矛盾,我也就看不到自己這麼多實質的問題,我也就昇華不上來。修煉真的很嚴肅、很嚴肅。在此希望同修們真正做到無條件向內找,聽師父的話,這是我們消除間隔,昇華自身境界的法寶!

四、反制行惡者

為了形成整體,開創集體學法環境,我開始每天晚上出去到同修家裏學法。可是外面總有人,就像專盯著我一樣。我怕有人跟蹤我,抓我,所以我就發正念,清除邪惡,不允許邪惡跟蹤我、綁架我、非法抄我的家,也不允許邪惡跟蹤我迫害其他同修。但是我還是不放心,我就想:當惡警真的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怎麼辦:我就定住他們;定不住時會更讓邪惡笑話我,咋辦?我就拼命喊定住他們,求師父幫著非定住他們不可,我再也不能被邪惡抓走,我的家再也不能被邪惡查抄。晚上睡覺做了個夢:我正在村邊的磨盤旁邊玩,610頭子和國保大隊的頭子,帶著一大群惡警來了,他們說:可找到你了,指揮警察抓住我。我一看,第一念就是快跑,可是太近了,來不及了;我就喊「定」,可是沒管事,邪惡們笑著圍上來了,我就甚麼都不顧忌了,拼命的喊:「定住他們,師父快幫著,非定住他們」,當這三聲喊完了,邪惡居然無影無蹤了,我的夢也醒了。我笑了:這是師父點化我呢,這樣肯定能定住他們。其實,我們真的有這樣堅定的正念時,邪惡就不敢靠近我們了,因為我們已經超越了那個境界,昇華上來了。

師父的經文《正念制止行惡》,希望同修們多看看,會領悟許多東西,學法時對照自己的行為,看看自己還有哪些問題沒解決。當我們真正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時,真的甚麼問題都能解決。比如,我最怕電棍電我,有一次邪惡抓到我,就用電棍電我,我就趕緊在心裏念道:電我你痛,電我你痛,結果電棍走遍我的全身,只聽到電火花「啪啪」響,卻沒有電流通過我的身體,惡警笑了,他說:你不怕電哈?因為我當時有怕心,所以警察也沒挨電;如果正念強,應該電警察。同修們在明慧網已經發表過許多正念顯神威的例子,大家多留意看看,學學同修們的做法,來彌補自己的不足,對破除邪惡的迫害會很有效果。

五、破除邪惡抄家

以前被邪惡抄家抄怕了,後來我發現「怕被抄家」、「怕被綁架」也是執著心,是有求之心,等於是求邪惡來抓我。我就放下這個執著心,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歸師父管,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認。就這樣,排除了許多干擾,心也平靜下來。我開始學習上網、做資料。因為丈夫不修煉,一有風吹草動就趕緊讓我收拾東西,他說:這點東西抄去肯定判刑,還得開除工職,你別在家做這個,你要是再被抓去,我肯定跟你離婚。我向內找,發現自己雖然心裏這麼想的:不允許邪惡來干擾,但是內心還是有「怕被抄家」的心,我邊給丈夫發正念,清理邪惡操控他干擾我,同時我也分清:這是邪惡利用丈夫在鑽我思想的空子,想讓我認可舊勢力的安排,達到迫害我的目地。所以我就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堅定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就我自己說了算,我就聽師父的話,解體一切邪惡的迫害和干擾,誰也不配迫害我。就這樣,幾年來我的資料點運作正常,越是邪惡所認為的敏感日、風聲緊,越能體現出我的資料點的作用來。

六、當同修被綁架之後

我們這有兩個同修被綁架了,都是做資料的,家中有電腦、打印機。事情太突然了,我趕緊找人把同修家中的東西轉移走,可是沒有了東西就允許邪惡上門搜查了嗎?不行。我於是叮囑同修的家人(家人也修煉):我們否定邪惡的安排,不許邪惡來抄家,邪惡真來了也不開門,就求師父做主,發正念讓邪惡走。也許我們有了正念,邪惡沒有立即來抄家,第二天上午,邪惡去了同修家,想騙同修的家人給他們開門,同修的家人沒開門,發正念並求師父保護,過了一會邪惡無計可施的走了,而且再也沒來過。我們看到,邪惡綁架同修時,有的僵持好長時間、有的跳牆而入、有的砸開門窗、等等,其實如果同修能夠想起求師父,或者定住它們,或者用其它各種各樣的正念來對待,可能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為甚麼沒有想起師父呢?為甚麼我們沒有了正念呢?我們一定要看看自己心裏是怎麼想的,這個只有自己知道,這些想法在先,阻礙了我們本性的一面正法;這些想法也都是我們應該修去的東西。

寫出這些體悟,總覺得還是沒有表達清楚修煉中的許多問題,但我還是希望能對還處在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啟悟,意在清除邪惡的迫害,減少對大法的損失,起到助師正法的作用。不足之處,歡迎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