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迫害的一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今年五月十一日,我與同修相約去講真相,在鎮建材市場的一對青年夫婦店給老闆講真相。不料等我們一走,他們連續給「110」打了六次電話,並跟蹤我們。我們在湘州酒店門前給一對老年夫婦講真相時,鎮派出所副所長帶著一群警察從車上衝下來,將我們綁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搜我們的包,我包裏的東西被我及時轉移了,警察沒搜到,他們就追問同修包裏東西哪來的?同修不回答,也不簽字。惡警三次非法審問我,我也不回答,就一個個跟他們講真相。他們打電話,叫來市「610」四個人,全是新面孔,以前迫害過我的舊面孔一個也沒有。我不讓他們非法審問我,不容他們開口,就跟他們講真相。他們面面相覷,也不問我任何話,最後一個個都溜走了。

到了凌晨三、四點鐘,我聽到副所長與一惡警不斷罵同修,我就盤腿立掌發正念。到了五、六點鐘,他們又大聲罵我,說我們害得他們不得休息,要不是看我年紀大了,就兩腳踩死我。我不為其所動,就默默的發著正念。

第二天,警察跑到同修娘家非法抄家,一無所獲;又要去我家,也不了了之。他們對我倆照像、採血、留指紋印。我們不服從,他們就找人按住我們強行照像、採血、留指紋印,一惡警用針死勁扎我手指,致我手指出了很多血,青紫了幾天。之後,他們拿出整理好的黑材料,要我倆簽字,遭到我倆拒絕。

十二日下午六點多鐘,我倆被關進市拘留所。我們趕快切磋,各自找自己的有漏與執著。特別是我,年長那麼多,對惡告我們的常人不聽真相,我還在勉強講,缺乏理智、智慧。我們遭受迫害,個人吃苦受難是小事,但給救度眾生以及家人帶來負面影響,我們都很難過。但是,雖然我們有漏,有執著,內心還是想多救人,我們要走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全盤否定邪惡的一切迫害。

十三日上午,我丈夫面色十分難看的來見我。在監控室裏,他低聲與我說,今天下午一點半鐘惡警要將你們送勞教所。回囚室後,我趕快與同修切磋:勞教所我們一定不去。但我們必需放下生死,放下任何執著。我倆雙手合十胸前,請求無量慈悲的師父加持我們。

記得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師父是不承認它們的。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

我們開始絕食。真是人神一念,天壤之別。我們一點東西也沒吃,每天背法、煉功、長時間盤腿立掌發正念,沒有一點餓的感覺,精神也好,講話頭腦清楚,就是人瘦了一點。同被關在牢中的一些維權人士,見到我們很佩服,放風時,主動來聽我們講真相。他們還跟監管人員說:她們甚麼都不吃,我們送的東西也不吃,要出人命的。要求放我們出去。

我絕食到第七天時,一有良知的警察給我二弟打了電話。二弟及弟媳、女兒來看我,並要求帶我到外面醫院看病。我被帶到醫院時,都有警察跟著。

同修被關了八天,也沒有家人來看她。我丈夫打電話告訴同修的母親,要同修家人趕快來看人。不想同修的丈夫到公安局大吵大鬧,說非要將我與同修一同送勞教所。

五月二十一日晚七點多鐘,市公安局法制科與鎮派出所人員將我從醫院騙到拘留所,對我說,明天將我和同修送勞教所。我說:你們這是違法的。他們不容我再說,又將我投入牢房。我見同修躺在床上,有氣無力,面色很差。她告訴我:她家人來看了她,也帶她到外面看病,檢查出來心臟有毛病。

同修一直昏睡著,身體承受著很大的痛苦。我說我今晚不睡覺,要發一整夜正念。我盤腿立掌發正念,從晚上八點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八點。我從來沒有打坐過這麼長時間,八天多沒吃東西,還能端莊坐著,立掌姿式很正,感覺身體無比巨大,全身被能量包溶著,心中只有解體迫害的一念,走師尊安排修煉的,其他全盤否定。感到甚麼執著也沒有,只有放下生死的殊勝和坦蕩,深感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心中湧出萬分感激,眼中流出了熱淚。直到牢門「銧當」一響,我才放下手印。

我們被拉到勞教所時已經過了中午十二點。警察吃完中飯後,我告訴他們,我的同修已有十一天沒吃東西了,而且檢查出有心臟病,我也有九天沒吃東西,到醫院看病已花三千多元,希望他們反映情況,帶我們回去。他們說:我們也希望你們檢查不合格,把你們帶回去。

結果在勞教所醫院,我被檢查出有腎、膽結石、高血壓症狀(我從未有過這些病),勞教所拒絕接收我。同修被檢查出有心臟毛病,但不確診,警察又將她拉到株洲市大醫院檢查。這時我繼續發正念,求慈悲師尊一定讓同修與我一起回去。

我除了發正念,還給留下看管我的公安局法制科長講真相:講法輪功祛病健身有神效,講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迫害,講大法弟子為甚麼講真相,是為世人好。講真相不違法,迫害才是違法。

這時,帶同修去醫院檢查的派出所所長也來了。我繼續對他們說:你們無權發動這場迫害,也沒有能力解決這場迫害,但你們在過程中可以選擇作為與不作為。他們有點醒悟。這時公安局法制科長說:昨晚把你從醫院弄出來,你不會怪我吧。我說:我們個人吃點苦不會怪你們,只是你們要明白真相。派出所所長也對我說:我們也不想弄你們,就是那個舉報的人連續六個電話要我們去抓你們。我說:你是所長,你分析一下,我們是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做成真相資料送給他們,我們都是為世人好啊!最後他說:要煉就在家裏煉,別出來講,現在人心複雜。

一個小時後,同修被大醫院確診心臟有病,勞教所也拒收。就這樣,我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解體了邪惡對我倆強加的非法勞教,見證大法無量神威。我倆萬分感激師尊,心裏不住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