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裏真正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很長一段時間自己和母親同修之間一直存在矛盾和間隔,原因是我一直緊緊的盯住母親同修的一舉一動,對於她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事,都要發表一下我的觀點,品頭論足。心中一直認為母親的執著心暴露的多,並且一味的要求她向內找,抱怨她不會修。在這樣的狀態中持續爭論著,僵持著,導致我們一起證實法講真相也沒有做好,為小事爭吵,耽誤了很多的時間。

每次爭論指責時我都會說,我是為了她好,為了她能去掉自己的執著心,為了提高她的層次,並且強調看到同修的執著心就應該指出,幫助提高。這個自認為是為了同修提高的心,導致和母親產生了間隔。我也很多次陷入矛盾中,到底是指出執著心或者就甚麼都不管不說了呢?起初我也找自己的原因,是我太執著別人的執著了,讓我看到對方的執著可能也是自己要去的執著人心,對親情的執著也太重,言語沒有做到善心善意,沒有能夠包容別人的錯誤等等,找了一堆我自己的問題。但是下次見到母親後,還是不自覺的指責她的言語或者行為沒有在法上,人心太多等。就這樣持續徘徊在這樣的狀態中很久。

直到有一天,我開始仔細觀察自己的內心深處想法和動機,終於找到了一個我很大很大的執著。我根本沒有否定舊勢力,我是害怕舊勢力,並且我的思想念頭都在不自覺的被舊勢力控制了。表面上看我指出母親同修的執著心是在幫助她,更深更隱蔽的動機,其實我是怕她修的不好,然後容易被舊勢力迫害。這個怕被迫害的心才是我自己最深的執著,所以我平時做事情說話都不自覺自然的加了一念,比如我在去自己的執著心時,我會想我一定要去掉這個執著心,要不然會被舊勢力看到然後迫害。如果甚麼事情沒有做好,或者自己人心,執著很多時,在講真相證實法時心裏就非常忐忑不安,甚至生出很大的怕心,怕舊勢力的迫害,有時候就不敢繼續出門講真相,怕自己最近不太精進,出去容易被迫害,導致自己的修煉和講真相都很被動,很消極的狀態下,沒有堂堂正正,坦坦然然的,樂觀主動。不僅導致自己修的很累很消極,並且把我的這些不正確的想法強加給母親同修,扔給她一些不符合法的物質。這些都是因為我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我的修煉路好像不是在走師父安排的全盤否定舊勢力、救度眾生的路,而是變成怎麼樣不被迫害的路;滿腦子不是裝的怎麼樣按照法的標準做一個修煉人,而是變成怎麼樣做一個舊勢力喜歡、不會被迫害的人。這不是自己承認了舊勢力了嗎,不是被它們控制了嗎。

去人心執著與後天觀念,是為了自己的修煉,完成救人使命,絕對不是為了不被迫害。舊勢力是舊宇宙要被淘汰的生命,我怎麼每個想法都和舊勢力聯繫,圍著它轉呢?我難道今生得法是為了不被舊勢力迫害這個為目地的嗎。這個也體現了我的私心。好比一個人喝酒之後不能開車是怕被警察抓到,怕被罰款,怕被拘留,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命和別人的生命著想負責,我根本不應該酒後開車。前面的想法就像我現在害怕舊勢力的迫害所以才努力做好,而不是為了宇宙真理,實踐真、善、忍而做好。

寫到這,我發現我已經偏離了法,我還是在舊宇宙的為私的理中,沒有達到大法的要求,為他為眾生,為宇宙法理可以付出自己一切。修煉人不能因為怕老,怕病,怕吃苦,怕迫害才去掉自己的執著人心,而應該根本就沒有這些怕的因素。師父賦予我們的榮耀,不是當一個狹隘為私的修煉人,完全是為了眾生著想的。我要吸取教訓,從心裏真正的否定舊勢力,去掉這個怕被迫害的心,坦坦蕩蕩走師父安排的路。

層次有限所悟,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