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從根本上破解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本地幾年來有同修在病業中去世,以至於在講真相中會碰到常人有難過的、有忿忿不平的、有不理解的來告知他的親人煉法輪功的得了重病或去世了,有的同修與常人因為自己或親人同修在病業中的不幸,甚至埋怨大法沒有保護他們,海內外的都有。以下是針對舊勢力利用各種形形色色的病業關迫害,而自己如何破解舊勢力的安排從中走過來的體會。

在正法修煉中,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所安排的任何關與魔難的。但是它發生了,舊勢力為了它的目地,殘酷的周密的安排,並利用中共邪黨那個紅龍、變異的生命、撒旦、妖魔等等不好的因素,用它們來進行所謂的考驗,通過我們自身的業力、修煉中的不足來考驗與迫害大法弟子,並且在考驗大法弟子中迫害眾生、毀滅眾生。而這種殘酷的周密的安排是方方面面的、全面性的,包括安排在家庭、事業中,身體、思想上的一思一念,在物質、經濟上及所處的環境、在做三件事中各個方面的困難,無孔不入。所幸師尊的大法卻是全方位在指導每個弟子的修煉,就看自己在真修中,對法的理解與正悟。而要能做到不承認舊勢力的殘酷安排與迫害中修煉就唯有信師信法,深信、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去實修,真正的「比學比修」[2],才能夠從魔難中走過來,才能破解舊勢力的安排。

在正法修煉中,不論舊勢力如何安排所造成對大法弟子的麻煩也是符合常人表面這層理,都是常人的形式。 就像師父在《轉法輪》告訴我們:「因為你就在常人中修煉,他不會突然間給你來個大頭朝下,飄起來掛在那兒,把你弄到天上吃點苦,他不會來這個的。」

十多年前一個持久性的病業關,出現了人不舒服,吃也吃不下、吃又吃不香,不吃肚子又餓,但每天還堅持著去發資料講真相。最後實在覺得不行了,心裏告訴師父:「師父,我可能很難再走下去了。」就在那一瞬間,天目開了,他讓我看到在小腹的部位,有個像圓球的東西,外圍金光閃閃,可中間卻黑乎乎的。然後,天目關上了。那瞬間我明白了,那黑乎乎的東西在肚子裏能舒服嗎?明白了,坦然的去承受。就在一次辛苦的、堅持要與同修去馬爾代夫洪法講真相救度眾生,在抵達目地下機時,我發現我好了,神采奕奕。這時我悟到在持久性的病業關中,依然想著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使命,任何干擾都會煙消雲散,這給我在以後的許許多多的干擾中依然堅持著講真相救度眾生奠定基礎。

再有我們在法中認識到舊勢力是靈體,敗壞了的神,它還保護邪惡的生命來考驗大法弟子,雖然這樣,不要把這些靈體發出來的邪惡東西看得很重。不把舊勢力、邪惡看重就免於加重表面的病狀。

即使舊勢力安排了一切,我們也得把它當著法中知道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是給我們提高來的。同時舊勢力,邪惡的干擾也會帶來表面的一些病狀:如發炎、化膿 等等常人形式。不要把它當成病情加重造成精神緊張。

一次,丈夫同修的左手肘出現常人的「關節炎」,紅腫熱,還流著膿水。嚇得他精神緊張跑去看醫生,拍X光,過後來問我怎麼辦?我告許他,去買紗布包紮起來,等裏面的膿水全流出來後就好了。不要管他, 該幹甚麼事就去幹。幾天後,膿水全流完了, 紅腫熱完全退了,「關節炎」也就沒了。根本也沒找其他同修幫忙發正念。當你不在意,不在乎時,舊勢力安排的就沒招。因為你沒有執著那個所謂它安排的病,沒有不好的場滋養舊勢力,那它就自滅了。

前一段時間發現自己的上下、左右四隻大牙同時鬆動。以此同時,明慧網也出現有關牙痛過關方面的文章。最讓我觸目驚心的一篇文章是一個同修找牙醫拔了一顆牙後,最後陸續拔掉十八顆牙。在街上講真相,發現其他同修也有類似的牙齒的問題,同時,自己在很久以前曾經連續做過二個相同的很清晰的夢。在夢中,我在床上發現我的牙齒突然間全不見了,我嚇得跳起來在鏡子前照一照證實了自己的牙全不見了,在那一刻我被嚇醒了,等等。我警覺的發出一念:師父,我的牙可是鑽石牙,可不能掉,要粘回去。就這一念,我發現其中一隻大牙不再鬆動了。右上面的大牙還鬆動,而左上面的大牙卻出現疼痛,牙疼可不是普通的痛,那是神經性的痛,有時在睡夢中痛醒、有時痛到睡去。

接著,我發現我的左手肩疼,抬不起來,就是肩周炎,中醫的「五十肩」,上了五十歲左右得的病。這種病很難搞的,穿衣服都成問題,一個姿勢不好,神經線被觸及,整隻手就像癱瘓,拉拖車上街講真相都不順,發資料久了,手臂都僵硬。但別把表面的病態假相看得很重而干擾自己做三件事。

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每一天我依然做著三件事。我沒有躲在家裏休養或趴在床上,不論多辛苦,堅持到街邊講真相。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在其它地方辦班的時候,都出現這個情況,有的人很難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從講台上下來給他治。我不會動手治的,就這一關你都過不去,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甚麼呢?這麼點事你還過不去嗎?都能夠過的去的。」

師尊的加持,雖然牙痛,我卻神奇般的能吃飯, 雖然手肩疼不靈活,我依然背著包,推著滿展板的小拖車上下公車或地鐵到街頭講真相救眾生。前陣子,一個新同修打電話給我說:你從樓梯上跌下來,竟然沒事,為甚麼那個老同修跌倒卻進醫院動手術?我告訴他:我想起《轉法輪》中那個學員被轎車撞了的例子,趕快站起來說沒事。

十六年來的修煉,不論大的、小的,甚至是芝麻綠豆的小事都有。如果真正在法中修,信師信法都能走過來。也就是說,在過關與魔難中,一思一念,自始至終就是從根本上對自己信師信法的嚴格考驗。只有堅定信念,信師信法,沒有過不了的關。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