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舊勢力安排的「生活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身邊許多同修生活上都比較困難,有的同修借錢做生意,結果生意不景氣,借的錢又還不上。還有的同修靠打工養家糊口,儘管起早貪黑的,日子還是挺緊。有的同修省吃儉用,幾年了,連一件新衣服都捨不得買。一些常人也說:「你們學法的人,怎麼生活上富裕的很少?」更重要的是,當同修陷在這樣一種生活質量狀態中時,往往很容易在認識上進入一個誤區:「可能我修煉的路就是這樣的,就應該吃這個苦。」我常聽到一些同修這樣說。這種認識是不是對舊勢力安排的一種承認呢?是不是也在求呢?

一次,一個曾經生活上比較困難的同修跟我說:「好多年了,我就是陷在這種生活狀態中,最難時,三個月全家吃一桶豆油(五斤),飯桌上以鹹菜為主,買菜時,專挑那些破爛的便宜的菜買。打工拼命掙錢,一年下來,還是感到錢不夠花。越不夠花,家裏老人有病呀,孩子上學呀,都朝你伸手,你說難不難?後來我想不對,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啊,這叫甚麼福份呢?這是師父安排的路嗎?向內找,我一子悟到了,這些年來,我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認為:在這樣窮困的生活狀態中修出來,它們才承認你,才認為你夠標準。於是,我就發正念否定它。當你認識上一下子跳了出來時,你就會感到這種狀態不對勁兒。我們不能認可『修煉人就應該窮』這種狀態,走師父安排的路,請師父做主。每次發正念時,我都否定和鏟除這個因素。之後,生活上也越來越好,去年,我掙了四萬多元。家人和朋友都為我高興。」雖然悟對了,但卻走了好幾年彎路。

以前和同修交流時,常聽到一些同修就說:「窮點苦點沒啥,咱比過去那些修煉的人不是強多了嗎?比那些流離失所的,比那些在監獄裏,在勞教所裏被迫害的同修不是強多了嗎?」我覺得,同修這種認識不對。如果你認為生活上的貧困就「應該是這樣」的話,甚至心安理得於這種狀態,那不也是一種求嗎?大法弟子為了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疲於奔波的狀態,這正常嗎?這難道是師父安排的嗎?我們曾經是威德赫赫的王和主下世,是有大德的大根基之人,怎麼今天連養家糊口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這麼難呢?這不對勁呀。

再說了,過去的那些修煉方式,那是舊勢力安排的呀,歷史上所有的修道人,不管是在深山裏,還是在廟裏,幾乎都一貧如洗。大法弟子怎麼能承認它們那種人成神之「路」呢?更不能作為今天的參照呀。沒有高層次的法作指導,光靠吃苦又能修多高呢?許多都出不了三界,我們不能效仿他們啊。

還有,許多同修流離失所,或在監獄、勞教所裏被迫害,那也是舊勢力的安排,不是師父的安排,師父不會讓我們走這樣的路。我們不能拿他們來比較呀。他們那是被強制的迫害,如果我們和他們比的話,認為我們在外面有自由,能吃飽,那不是把自己的生活質量降低了呢?這不是在求嗎?

如果我們不能在認識上徹底否定自身這種貧困狀態,那舊勢力就會說:「你看,這些人對我們的安排還心安理得,還挺滿足的,那就再給他們加點砝碼,讓他們生活上更困難些,不是想樹立威德嘛。」所以,我們要在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否定舊勢力對我們生活上的一切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解體舊勢力給我們安排的那個貧窮的盤,解體這種機制,請師父做主。」

「你們事做的越大、你們越有錢我才高興,就怕你們做不到。你們都有很大的經濟能力,那你會有多大的實力去做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啊?那不是太好了?我從來沒有叫你們像那些個山裏修道的,一分錢也不要,因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也不可能這樣。我沒有叫你們這樣,我一直說大法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修煉。」[1]

當然,我們有錢了,不是為了去過「人」的日子,而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威德,證實大法的美好,也讓世人看看,學大法是有福份的,這也是展現大法弟子的風采,這對講真相救度世人也會起到一個正面作用。

一點淺見,意在與大家交流,不在法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