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救眾生 樂在其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日】

一、得法、消業

得法前,我身患十多種疾病,中藥、西藥、中成藥,甚麼藥都吃,家裏像開藥鋪一樣。專家教授都看了,還是好不了。後來又煉了多種氣功,都不起作用。表姐、表妹極力推薦我學煉法輪功。但因為工作重,家務多,直至九九年四月,我才開始閱讀《轉法輪》。我一下子就被師父的法理折服,晚上讀的眼睛睜不開還捨不得放下,就用手把下垂的眼皮掰開繼續讀。

通讀一遍《轉法輪》後,折磨我二十多年的失眠、十多年便秘就好了。修煉不到一個星期,師父把我的身體都清理好了。修煉一個月左右,我的天目開了,煉靜功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睡覺幾次在天上飛。才知道,我這麼傻乎乎的一個人,竟真的得到了一部上天的法!我決心精進實修,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消業時,我咳得很厲害,晚上不能睡,白天不能吃。師父的法我記的清清楚楚:「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我相信師父的話,決不辜負師父的苦心救度,早日還清業債。難中我做很多家務,飯做熟了家人吃,我躺下休息一會兒;家人吃完了,我連忙起來洗碗刷鍋,冷水照常洗……眼睛腫了,喉嚨腫了,臉也腫了,咳嗽到第十天晚上,邊咳邊吐,地下吐了一灘鮮紅的血,我堅持不吃藥不打針,咽炎症狀從此消失了。

不久尿血、腰疼、肚子疼,我記得師父在法中強調:「一個常人,只想做常人的人,他想病好,就不行。」[1]我再也不做常人了,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尿血整整一個月,我沒告訴家人。照常上班,做家務。自這以後,我的婦科病、腎結石、心臟病……大大小小十多種病不翼而飛。

修煉十三年來,我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處於無病一身輕的幸福之中。

二、把真相告訴鄉親

修煉兩個多月後,邪黨江澤民團伙對法輪功就開始了瘋狂的迫害。單位領導常找我訓話,上下班都要簽到、逼寫不煉的保證書、派人監視、警察三天兩頭上門騷擾。我煉法輪功祛病健身,修「真、善、忍」做好人,對人、對社會都有益,為甚麼不准煉?我去找表姐、表妹,她們被抓進了牢房。我急得大哭,心裏呼喊著:我要煉法輪功!修真、善、忍沒有錯!我豁出去了:不簽到,不寫保證,給單位領導講真相,學法煉功不懈怠。

二零零零年年初,老伴到外地打工,我去給他做飯、洗衣、照顧生活。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消息閉塞,我處於獨修狀態。夢中,我爬山爬到離天不遠的地方停下來,眼睜睜望著別的大法弟子整車整車往上去;我卻呆在那兒;蜜蜂飛到別人的耳朵裏嗡嗡嗡;大蟒蛇圍住我的住房,我縮在角落裏瑟瑟發抖;搭火車沒有身份證買不到票……我悟到師父催我回家投入到講真相、揭露迫害、救度眾生的洪流中來。

回來後,我如飢似渴的拜讀師父的新經文如《北美巡迴講法》、《路》、《建議》等,還有《明慧週刊》,我這才看清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大法;認識到自己沒有跟上正法進程;悟到師父催我回家的良苦用心。我開始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洪流中來。

那時,資料來源少,我就自己大量製作不乾膠張貼,手寫真相信件。有了真相資料來源後,我就出去發。一天,下樓梯時一不小心腳崴了,還聽到像骨頭斷裂一樣的聲音。我心裏想:不准邪惡迫害我!我是大法弟子,發資料是救人的善舉,我沒有錯。我馬上下樓,步行回家,不看腳傷沒傷,不想腳痛不痛,每天照樣侍奉八十三歲的婆婆,洗衣、買菜、做飯、接送孫子上學放學,輔導孫子學習,我堅持一跛一跛的邁著大步冒著嚴寒酷暑發放真相資料救度有緣人。

通過大量學法,我怕心少了,正念強了,辦法也多了,發真相資料不拿包,不提袋,寒暑四季都有固定的衣服,上衣和褲子都縫了裝資料的大口袋,出門去瘦子變胖子,回家來胖子變瘦子。有師父的呵護,有大法弟子的正念,我在講真相、救眾生的路上邁過了一坎又一坎,闖過一關又一關。

三、師父助我闖過家庭關

為了更好、更多的救度眾生,我於二零零六年八月自費辦了家庭資料點。我要女兒教我上網,女兒說:「上網是年輕人的事,你一個老媽兒記性差,拼音字母,五筆打字很難記的。」我說:「你不要小瞧我,我現在是大法弟子,大法可給人開智開慧。」果然,不到十天我就學會了拼音打字,不久又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

老伴膽子小,性格暴躁。同修送來「三退」名單,他看到了,不由分說大吵,講道理,根本不聽,瘋狂起來竟敢摔師父法像……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泣不成聲。

師父在法中點化我:「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 [1]我悟到,老伴雖然同意退黨,但因公公是資本家成份,又曾被打成右派,一家人被邪黨的整人手段嚇破了膽,我卻不理解一個常人的苦衷,常埋怨他「不像堂堂男子漢」、「膽小鬼」、「屈服於惡勢力」,被情控制著,哪有一點慈悲心?我開始理解老伴的苦衷,每天發正念清理他的空間場,清除邪黨文化在他體內的毒素」。

我找各種方式讓他了解真相,給他讀《轉法輪》;睡不著覺時給他讀大法真相小冊子中的傳統道德故事;他心情好時給講預言……一次我夢到有人在我家場院挖了個坑,放著嵌有邪靈頭象的鏡框,我急的不行,要那人搬走,那人硬是不肯,我一急就醒了。我悟到老伴的抽屜裏藏著邪靈的像章,打開暗鎖一找,發現抽屜裏藏有六顆毛魔頭的像章!我的這個夢震驚了老伴,很長一段時間不發脾氣了。

老伴每天下午出去打麻將,我開始做資料時是瞞著他的。有一天,老伴中途回來了,看到我正在打印《明慧週報》,嚇的大聲驚叫:「好大的膽子!竟敢瞞著我做傳單!這是……」老伴邊吼叫,邊抓起一疊週報狠命的撕。我嚴肅的制止他:「不允許你撕毀大法資料!」聲音不高卻有震懾力,他愣了一會兒,隨即又狠命的撕。我異常平靜的對他說:「師父就在面前看著,你是撕不壞的,一張都撕不壞。這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利器,撕了有罪過。希望你把揉皺了的都撫平,如數還給我,不聽我勸,對你不利。我希望你平安。」然後我坐在那裏發正念。過了一會兒,他果然把撕不動、扯不破的週報撫得平平的、一份不差的還給了我。

兩個星期後的一天,老伴突發性肩周炎,肩膀腫的很大,痛的他吃飯拿不了筷子,穿衣抬不動手,「唉喲唉喲」的直叫喚,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我對他說:「我告訴你一個方法,只要你照做,保證好的快:一是向師父誠心誠意的認錯,二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天後,老伴喜滋滋的對我說:「我的肩周炎好了!是念『法輪大法好』念好了的。」

在師尊的呵護下,從此,我開始堂堂正正的在家裏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

四、面對面救人的故事

從小我就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一見陌生人就臉紅。但我現在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得趕緊修掉虛榮心,不然怎麼救度我世界裏的眾生,兌現我的史前大願?我下決心突破這一道難關。這其間雖然走了不少彎路,但在磕磕碰碰中還是不斷走向成熟。以下是我在講真相、救人中的幾例小故事:

門衛果然睡著了

一天盛夏的中午,我約同修到市委大院發《九評》和《風雨天地行》,門衛硬是不讓進,盤問的非常仔細,我只得回去了。回去後,我和同修一起學法、集中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並讓門衛睡覺。

我認為,邪惡黑窩的生命也是邪黨的受害者,不能眼睜睜看到他們受騙而不聞不問。這些地方跟別的居民小區沒甚麼兩樣,別人能進去,我就能進去,額頭上沒刻字。更何況我們是在做救人的善事、我們有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保護呢?

過兩天我們再去,門衛果然睡著了。我們把市委大院的樓梯間一家不漏的送去了真相。晚上做夢,我像體育運動員跨欄一樣向前猛跑,還看到面前擺著三個大大的綠卡。師父在鼓勵我呢。

此後,我又多次到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檢察院等邪惡黑窩發資料送真相信件,貼不乾膠,還出現過幾次神跡,在明慧網發表過,這裏不再重複。

狗知道不咬好人

一天,我和同修相約去救度種菜的菜農。菜園子的路窄窄的,大雨過後很難走;一不小心會跌倒,滿身是泥。菜農在菜園裏搭建一個窩棚,養著狗看家。我們剛走到一個窩棚不遠的地方,一隻母狗直撲過來,齜著長長的狗牙,露出撕咬的兇相。我站著不動,輕輕的對母狗說:「狗哇狗,你不要驚慌,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派我們給你的主人送真相來了。我們不會傷害你及你的小寶寶。回去吧,你回去吧。」它聽了我的話,果然不聲不響的回到狗窩裏,依偎它的小狗崽去了。

聽說藏獒是一種非常兇猛的狗。有一天,我和同修正專心發真相資料,突然聽到一聲怒吼,一隻藏獒迎面撲來,幸有鐵鏈繫著,沒有傷到我們,但它拼命掙扎,吼聲像老虎,又像獅子。我對同修說:「不能跑,趕快發正念。」我又對著藏獒說:「畜生,我們不會傷害你,你也莫想傷害我們,我們是煉法輪功、修真善忍的好人。今天來這裏是為救你的主人。你安安靜靜的呆在這兒,不要掙扎。」藏獒聽罷,果然乖乖的一動不動的望著我們離開。

師父加持我心想事成

我有一個同學退休後在外地做生意,我很難碰到他。我就在師父法像前合十:「師父,讓這個同學過幾天在門口等我,我一定要救了他。」一天傍晚,天下著大雨,我在公交車上,朦朧中看到那個同學在門口盪來盪去。我下車一問:「幾時回家的?為甚麼在這兒遊蕩?」他說:「等你呀!」同學很快同意三退,並答應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另一同學,退休前是當地高官,我們很少來往。為找到他家,我多次發正念清除干擾。我相信有師父的加持,沒有辦不到的事。一次我去找他家,在居民小區走了不遠,在一樓道口看到下來一位女子,我向她打聽我的同學,她指著我面前一個樓門說:「面前這家就是呀。」師父將我送到了同學家的門口!

敲開同學的門,夫妻二人客氣的接待了我。我給他們夫妻講了法輪功真相,夫妻倆都說有道理。同學說:「我在位時沒判一個法輪功。」我說:「沒判也要三退。退了,獸印就抹掉了,才能真正平安。」他老伴說:「我信佛,是為圖個平安、健康。」同學說:「退吧!退吧!」

慈悲勸退六一零成員

當地「六一零辦」主任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他為人樂觀,見人一臉笑,能幹,還尊敬老人。我想,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可不能讓邪黨害了。一天,我藉口開證明,到辦公室去找他,辦公室正好就他一人,我悟到是師尊安排的,就對他說:「你桌上好多書呀。不錯,年輕人就應該多看一些書,不過要看好書、對自己終生受益的書。」他說:「您說說,哪些書能讓我終生受益呢?」我說:「你看過《轉法輪》嗎?」 他知道我煉法輪功,嘿嘿笑著:「沒有。」我問:「你看過《九評共產黨》嗎?」他立刻用一個手指壓住嘴唇:「噓──」我壓低聲音告訴他:「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提高層次。你不要做對不起法輪功的傻事啊!不然會被淘汰的。」他傻笑著,不表態。我說:「我用『清醒』為名給你三退、保平安,好嗎?」他說:「好吧!」

過了幾天,我接到一個電話:「阿姨,我是『清醒』呀,證明辦好了,您來拿吧。」

檢察院門前的一段對話

一天,我在檢察院門口我碰到一個檢察官,五十歲左右,他看上去挺壯實,但走路時身子一歪一歪,大概高血壓中風了。我想檢察院是邪惡黑窩,在惡人成堆的地方講真相理智嗎?轉念又想:怎麼不理智?我是修了十多年的大法弟子,有佛法神通,再說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我怕誰?只有邪惡怕我的!我一定能救了他!

我大步跟上去,對他說:「先生,你大概不到五十歲吧?」
「四十九歲。」
「這麼年輕就中風了?」
「有甚麼法呀。」
「有法!你願意試試嗎?」
「甚麼法?」
「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
「你膽子真大,敢在我單位門口講法輪功,不怕我把你抓起來?」
「修真善忍是我的信仰,不犯法。你是個懂法律的人呀。再說,我也是為你好!」
他不吭聲了。
我接著說:「我以『心誠』的化名給你三退,你不反對就生效。行嗎?」
「謝謝你。」
「一定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
「記住了。」

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智慧講清真相

一次,我和同修到一個建築工地,我正給工人們發真相小冊子,忽然聽到一聲叫喊:「快來呀,這裏有個法輪功!」原來,同修給幾個摩的司機派發真相護身符,其中一人大喊大叫起來。我連忙跑過去,以批評的口氣對他說:「甚麼事大驚小怪,給我看看。」我從他手中接過真相護身符,一邊看一邊大聲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大難來時命能保」。

我抬頭對司機、也是對所有在場人說:「你們怎麼這樣傻呀!這麼個大男人怎麼沒見過世面?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老人家心善,送你們護身符,把你們當兒孫一樣,讓你們平平安安開車賺錢,這是做大好事呀!要不要?不要都給我。」我面前的年輕司機聽了,認真的看起真相傳單來,其他兩人也把裏面的真相資料抽出來看,再沒有一個人說不要了。

我問摩的司機說:「你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嗎?」他說:「共產黨你們是搞不贏的!」我說:「我們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嚴格按真善忍修心的好人。中共迫害我們這些年來,你聽說過法輪功有打架罵人的嗎?有賭博、嫖娼、貪污受賄的嗎?買菜多找了錢我們都送回去,拿到假錢我們都撕掉,修大法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我們沒犯法,也不想搞贏哪個,我們只是在告訴人們真相,讓人在危難中能夠得救,犯法的是江澤民邪惡集團……」「那你們到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於是,我就給他講了自焚偽案、藏字石、預言、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煉法輪功,全球公審江澤民等等等等真相,最後他說:「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呀?來,材料給我看看。」接下來,他同意三退保平安了。

修煉十三年,我沒有年,沒有節;不管錢,不赴宴;不看電視,不串門;不和常人嘮家常;常常冒著刺骨的寒風,頂著盛夏的烈日,踏著泥濘的小路到鄉村、到工地、到門店、菜場、河濱、公園、國道、車站等有人的地方去講真相,遇到過冷言冷語的、罵「老不死的」、打手機報警的,也遇到過有提醒注意安全的、有伸大拇指誇讚的,還遇到過有下跪作揖感恩不盡的。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歷程中,我經歷了常人無法想像的魔難和考驗。但是,只要世人能覺醒,生命能得救,再苦再累,我們都心甘情願,毫無怨言!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