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助師正法 師父的安排是最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迫害大法後,由於幾次到天安門證實法,被拘被抓、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我從國企幹部崗位失業。在迫害中,沒有了任何經濟收入。然而,十年後的現在,我雖然退休在家,卻領著三份工資,月收入近一萬元。但工作量每年卻只有四個月的時間。

回顧十年來的正法修煉,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我一次次放下自我,聽從師父的安排,徹底破除了舊勢力的迫害與經濟封鎖,平穩走在正法路上。

正念正行走正路

十年來我做的助師正法的事,基本上都是溶到生活、工作及出行之中,遇到一切人、一切事,一走一過常人的事辦完了,講真相的事也就做完了,好像有點潤物細無聲的感覺,沒有佔用過大量的時間和太轟動的事情。但我的神奇經歷,以及師尊為我安排的一切,使我感到有頌師謝恩以及和同修交流的必要。因為,直到如今仍然有同修生活拮据,工作處於動盪之中。師父為甚麼沒為這些同修安排的更好呢?我也在想,原因在哪裏呢?

今天讀師父的《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正好看到師父講了這樣一段話:「有的學員得注意,我每次一講邪惡越來越少時、越來越堅持不住時,很多學員就覺的,嗯,其它事都得放放了,專做大法的事。這不行,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你們就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修煉,同時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現在就是這樣。在常人社會中除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之外形式上沒有任何區別,表面上與常人社會一樣但你是個修煉者,就是這樣。你們今天所做的就是給未來開創的,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這是最正的一條路,未來的修煉人會參照的,所以你們不能出現任何偏激的事,也不能走任何的極端,那也會人為的自己給自己製造障礙、製造麻煩。任何一個極端的想法都不是我叫你們做的,那都可能是一種執著,就會造成麻煩,這些事情我們已經經歷很多了。」[1]我想師父今天讓我看到這段話也不是偶然的,是在肯定我和很多同修的修煉形式:「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這是最正的一條路」[1]。在寫這篇心得體會中的過程中,我認識到,師父其實為我們每一個弟子都安排到最好,但關鍵是我們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每一步中不要走極端、要放下自我。只有不帶自己的任何觀念,信師信法,把自己的生命都交給師父去安排,才會實現師父所說的神跡。

信師信法無所求

每個人都是抱有一個目地來到大法中的。但修煉中卻要把這顆求心從根本上去掉。舊勢力為考驗大法弟子,全面無漏的迫害檢驗大法弟子,使一些抓住這一根本執著不放的同修被淘汰出去。

一九九五年夏天,當我的一位同事告訴我煉法輪功要修真善忍的時候,我的眼裏飽含著淚水。從那一刻開始,我徹底明白了自己在心底尋找著甚麼,那是一種回家的感覺。我在修煉之前沒有病,當時也說不清為甚麼要煉。也許這簡單的想法更有助於修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去見了一個剛從邪惡轉化班出來的學員,其邪悟後灌輸給我的東西,令我氣憤和震驚!當天夜裏,我流著淚在痛苦中冥思苦想那些亂法之人的邪說,理清思路後,我定下這一念:大法不治病,不圓滿甚麼都沒有,但師父教會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師父也是世上最好的人,一個最好的老師!我也要跟著師父修一輩子!定下這一念後,我如釋重負,心情放鬆的睡著了。

當第二天再讀《轉法輪》時,幾乎是從未有過的每段、每頁層層的突破和提高!那段時間再看師父的各地講法,感到人的這層殼已經很明白很薄,好像就剩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為甚麼這一念就會使自己有這樣大的變化?我也很吃驚。後來隨著師父講法中多次講到三國裏的「義」,我認識到:「義」是神給古人規定的做人的標準,現代已經變異了的人,只要歸正自己,從本質上對師父做到古人的「義」、無條件信師信法和無所求,堅修到底,我們就一定會走向圓滿。看書第二天師父又在夢中點化我,給我本和筆,讓我記下來。那段時間我記下了兩本心得體會。每週和甲同修見面給她看。在那艱難的日子裏,我們互相鼓勵、共同提高上來。

放下名利找工作。

我過去在國企因為能力較強,小有名氣,但下崗之後卻難得找一份與過去匹配的工作。我就放下名利心從低處入手,苦不怕,找一份時間靈活、能到處走走、有益正法救人的工作就行。半年以後被公司提為人事經理。後來二零零三年非典之後我又到了另一家廣告公司拉廣告。師父給我安排的這家公司居然在我先前國企的馬路對面,甚至與原辦公室窗戶都對著。我明白師尊的苦心,我在廣告公司沒保底工資,有時掙錢幾千,有時最少時一個月只掙錢一百二十元錢,但只要師父安排的我就堅持著。這裏有我要救的人。

公司內部同事,我一對一講真相;原國企老同事,我中午休息時上商場「巧遇」講真相;因為廣告公司較小,人員流動大,而前來應聘的人多。新人往往主動邀我中午休息時帶他們逛商場,我就抓緊勸退。有的人幹了一天,三退了就走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緣份大的客戶,我也為他們做了三退。一年之後,公司又接了一個新項目:為一家新雜誌做廣告。新雜誌影響小廣告不好打,但我很快就接了兩大單。我把甲同修也介紹到公司,甲同修上班一星期就上單。而常人卻幾個月也難打出來。同事們羨慕不已。一年後由於老闆總體賠本,與這家雜誌不合作了,新雜誌希望我過去。這樣我到了新雜誌。

但這邊老闆知道了我的身份後,由於怕心讓我在家拿提成。當時雖然心裏不舒服,但卻有更多的時間了,一年的工作量也只有一個月。那時我還沒退休,卻相當於退休在家了。雜誌老闆由於正念對待大法,事業蒸蒸日上。從二零零六年直到現在,依然在家拿那幾家廣告的提成,每年再聯繫一點新客戶。近年我也有了退休金。去年師父又安排我一個更利於接觸更多人講真相的工作,工作量一年也只有四個月的時間。我體會到時間很少了,師父安排我們工作的目地不僅是為了解決生活問題,更是為了讓我們抓緊救人。所以找工作真的要放下自我,只要利於救人,不管錢多少、不管苦不苦、甚麼都不用管,你就去做,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到最好。本來師父也為甲同修和另一位同修安排了和我一起工作,但因為沒有放下自我,動了人念,顧慮太多,失去了機會,留下了遺憾。

十年來,我基本上達到了法對我的要求,正常的、穩定的、持之以恆的做好三件事。雖然沒有能力、條件為其他大法弟子提供更多資料,但自給自足,從不害怕、從不緊張也從不懈怠,在師尊的保護下,也曾幾次化險為夷。

邪惡迫害大法後,常人看到的是我失去了工作,但師尊卻給予我家庭幸福、和美;雙方老人健康,愛人事業有成,孩子就業順利;家人、同事幾十人工作、生活、身心受益。修到現在,其實我付出的太少,人心還很多,但師尊卻給我圓容了一切。

只有做的更好,做到更好,放下自我,才能把自己完全溶到大法之中,做一個更加純淨的大法粒子。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