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是我無悔的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全世界同修好!

為了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為了更好的證實法,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更是為了向師父交一份我十五年的修煉歷程的答卷,我雖沒上過學,可我有師尊賜予我的智慧,我一定能寫出來我的修煉體會。

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是九七年陰曆九月二十一得法,當初的我是多病纏身:肝瘤、胃潰瘍、神經官能症、坐骨神經、肩周炎、雞爪瘋、滿身沒有不痛的地方,特別是陰雨天,連翻身都要人幫忙,天天讓藥泡著,那時的我只有七、八十斤,全家人乾著急沒辦法,不但自己遭罪,還拖累了家人。十八年吃遍了中西藥也沒有用,只有等著死的份了,真想一了百了。在救治無門,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請了個菩薩像保祐我。

俗話說的好:不該死的有救星。有一天,一個大法弟子到我家裏看我,見我供著菩薩像,她說:「你家菩薩沒開光不能供。」我問她怎麼供,她就給我講了開光的過程,還給我請本《轉法輪》,我接到書一翻,書中師父的像正對我笑呢。我當時高興的說:「您認識我嗎?」我看了好長時間,再往裏一翻,書中的字在動,每個字像玉米粒一樣大。那時也顧不上給菩薩開光了,也來了精神了,滿身疼痛減輕了很多。我暗下決心,只要不死,一定學字。就這樣我遭著罪坐一會,躺一會,一天能學七、八個字,到第五天,奇蹟出現了,師尊把我的腦子淨化好了,一天能學一頁法了。我把第一講學完了,同修就教我煉功,我能站一個小時了。從此我就天天學法煉功,在不知不覺中我的病全好了。全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裏,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都感激大法師父,親朋好友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我高興的天天學法煉功,晚上只睡二、三個小時的覺也不睏,頭一點也不疼。我用了半年時間《轉法輪》的字基本上都認識了。兩個女兒看到媽媽不但身體好了,還能認識字。高興的也跟著煉功,老伴也高興的逢人就說我變了個人,大法太神奇了。

邪惡瘋狂不迷途 進京十次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迫害,電視造謠抹黑法輪大法和慈悲的師父,我心如刀絞,我就和家人、親朋好友說;「這全是造謠誣陷大法師父和法輪功,師父叫我們重德行善,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考慮別人,要都能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人類社會也太平了。我現在身體這麼好,家庭和睦,就是大法給我們的。在難中是師父救了咱,現在中共造謠污衊咱師父和大法,我不去給師父和大法說出公道話,誰去說?」老伴和孩子們都同意我去北京證實法。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二零零一年開始,我就沒在家呆過,往返十一次進京護法,其中四次在不同的地方被截下車,但是不管在哪,我都以身心的變化和修煉人怎樣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事實證實大法的美好。警察都說知道大法好,可上面不讓煉,我們也沒辦法,我叫他們不要抓法輪功了,知道好還抓好人對嗎?有個省庭長說:「你也教我煉法輪功吧。」於是我就教他第一套功法,他讓我教他打坐,我教他,他還真盤上腿了。我真為他高興。邪惡讓他來抓法輪功,他卻當著六個公安人員學起了法輪功。我說:「如果上面不迫害法輪功,會有更多的人煉功。」他說:「對。」我市公安人員來接我,他說:「你們回去把她放了吧。」到了市裏,一個公安人員對我說:「你上哪去?」我說回家。他說:「你下車走吧。」我心裏說;師父謝謝您。下車後,我沒回家,直接到了一同修家說明了情況,我又上了北京去證實法。這次到北京,我用不同事實證實大法是正確的!師父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1]

我心裏就想著,只要邪惡不停止迫害,法正不過來,我就一天不停的去北京證實法。我一共走到北京七次,四次在師尊的呵護下順順利利證實了法,給很多人講了真相,他們都聽的一個勁的點頭,也有的說法輪功確實好。

最後一次進京,那是二零零一年臘月十八,我從北京回來六天,我遇上兩位同修,她們說:「你再去北京,我們也去。」我說:「你甚麼時候去?」她倆說:「甚麼時候都行。」我想,我剛剛回來六天,兒子、兒媳、孫子五年沒回來過年了,我和孫子還從沒見過面,雪又下的那麼大。一想還是證實法最重要,心裏求師父保護,一定去北京證實法,還能回來過年。

我們三人帶上十幾封信,十幾個條幅和一條長六米,寬一米五的大橫幅就在路邊等車,因那時查車很嚴,只要上北京,一律要身份證。我們到北京把信和小條幅做完了,到廣場那一看,整個廣場戒備森嚴,我們就在金水橋上打出了大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洪亮的聲音。

馬上過來六個警察把我們寫著「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橫幅搶走了,又把我們拖上車,拉到廣場東派出所地下室,那裏已經關滿了大法弟子。她們都不報姓名,同修齊背《洪吟》,真像師父講的:「群雄集結洪流中」[2]。下午六點,警察把我們分到各地分局,同修們為了證實法都不走,惡警們像瘋了似的,拿著電棍、膠皮棒狠狠的打前面的同修,有被打破頭、鼻子的,有被打暈的,我也被打的頭象皮球,兩隻眼睛都腫了。惡警們往外拖,有一惡警爬到鐵柱桿上,用膠皮棒往下面亂打,用腳踢頭。最後,同修們都被拖出去了。

我們被分到懷柔縣分局,到了門口,惡警就用腳從車上往下踢,用拳頭打,一下車就讓我們脫外衣,只穿一件襯衣,說是搜身,實際就是凍我們。晚上十點多鐘,雪下的那麼厚,讓我們光著腳,穿著單衣服凍了兩個小時。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那還不凍壞了嗎?

警察讓我們進屋後,吉林兩位同修受不了就煉功,被兩個惡警又拖出去,扯著衣領往裏面灌雪。凍了一個多小時又拖進去打,把一個同修的嘴鼻子都打破了。這時,一個惡警說肚子疼,一個說胳膊疼,都走了。

第二天一個姓毛的騙我說:「明天過小年了,我想放你走,你告訴我是哪裏的,我不會給你說出去。」還發了誓。我就說出地名,剛說完,我市公安就來拉我走了,在市公安處住了兩天,我給他們講大法是冤枉的,《轉法輪》是一部天書,你們一定要好好看看這本寶書。我就把我能記住的法和法中怎樣教人重德行善,怎樣做一個好人等背給他們聽。聽後他們說:「等國家讓煉了,我們也煉。」

第三天,我鎮的一個副鎮長來領我,一上車,我就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和江魔頭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的神跡,他聽後,在車上就叫我教他打坐,他一下就盤上腿,他還說:「等你回去到我家好好教我。」我叫他放我回家,他說:「我要放了你,我的飯碗也砸了,老婆孩子吃甚麼?」他說:「以後有這樣事,我堅決不幹了。」

我見他不放我,半路上,我趁他吃飯就走脫了。是師父呵護弟子讓我回家過了一個五年沒團圓的年。

年剛一過,正月初四鎮派出所到我家抓我沒得逞,初八又來了六個惡警,硬把我拖上車,拘留了一個月,又批我兩年勞教,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因身體不合格當天回了家。邪惡還不死心,一個月後又抓我去勞教,查體時她們找關係把我強送進去。我在裏面拒絕吃飯,他們就逼我吃,這時,聽樓下喊我的名字,叫我收拾東西下樓。我知道又是師父救了我,師父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

信師信法 師父呵護回家

邪惡時時對我虎視眈眈,為了不想讓師父為我承受太多,我決定離開家,到外面和同修一起做證實法的事,由於做事心太強,沒有紮實的學法,被邪惡預謀綁架,枉判四年刑。在黑窩無論邪惡用甚麼酷刑迫害我,我全盤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決不轉化。被非法迫害四年期滿,隊長說:「不轉化不能回家。」我說:「你們說了不算!師父啊,您叫我直接回家吧,老伴因為我上火得了尿毒症,孩子們不能上班,堅決不能進洗腦班。」果然到出獄那天,我女兒和一位朋友去接我,獄方根本沒要甚麼證件,就這樣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順順利利回家。

大法顯神跡 老伴延長壽命八年整

回家後見老伴簡直變了個人,原來一百八十斤的體重現在只有一百斤出頭,總覺的對不起他。怎麼辦呢?我知道只有求師父了。我和老伴說,只有師父能救了你,你也修煉吧,他就跟著我學法煉功。奇蹟出現了,過去一週透視二到三次,都要脫水十多斤,回來還不敢喝水。可這回我背著女兒跟他燒綠豆水喝,一次喝兩碗,到透視那天早晨,還喝了半斤羊奶,四兩饅頭,透視時才脫了六、七斤水,回家後也有勁了,一回來就去接外孫放學,孩子的被褥要曬,他還能從學校抱回家,還能抱著三、四十斤的東西上四樓。認識他的人和親朋好友看到他滿面紅光,真的好了,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可是在邪黨迫害的這些年中,他真的嚇壞了,師父給他淨化了身體,人家問他怎麼好的,他就不敢說煉法輪功煉的,總是說是喝羊奶喝的,是自己會保養。結果病又重了,最後去世了,畢竟他的生命是延續來的。(他父親會算卦:說他能活到55歲,他姐58歲,他妹55歲,結果他姐和妹都應驗了),老伴55歲那年得了腦血栓,花去了四萬多才搶救過來。老伴的生命是大法師父給他延續了八年。

修好自己 才能做好三件事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放鬆、不能掉以輕心。」[3]我最大的缺點就是學法走神,這十三年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是師父時時呵護我,賜予我許多神奇:如邪惡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有四次自己開了,惡警都說真神了。一次次的神跡,使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管邪惡怎麼迫害,不管怎麼難,我總是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我老伴去世那天,如果不是師父給我智慧,那樣的場面,我會痛苦,我會不知所措。我是大法弟子,我用法來衡量,師父說:「人死了,元神不滅。」[4]我知道他在另外空間還活著。於是我不慌不忙,有人來吊唁,我就講大法的美好、神奇,講大法給他延續了八年的生命,並勸他們三退。還退了一個公安人員。

師父發表了《甚麼是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兩篇經文後,我就用大量時間學法,二、三個小時出去講真相,有時能勸退三、四十人,有時勸退二、三十人,每天只睡四個小時的覺。凡是聽我講真相的百分之八、九十能退,有一次光退黨有十九個。

一次給一個七十多歲的婦女講真相,她就像瘋了一樣,她說姑姑是煉法輪功的,叫人家抓來抓去,現在她家人都不管她了。我問她:「你姑姑是好人呢還是壞人?」她說:「好人能不要家了?」我說:「是你姑不要家了,還是被邪惡迫害的有家不能回呢?你要分清。」她不說話了,我又給她講了很多大法的事和歷史上神救人被迫害的事。最後她也退了,還連聲說謝謝!我體會到,只要我們按照大法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誰也動不了。

給年輕人講真相,我首先問:「小伙子好,聽說過咱國家活活打死三千多好人嗎?」一般都說不知道。我就告訴他們現在還有十萬好人被判刑、勞教,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是甚麼,中共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等等,只要能聽完的,百分之九十五都能退。

只要學好法,修好自己,三件事一定能做好。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多多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助師〉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