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得法 神奇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

一、神奇的得法經歷

在我沒有得法前,我的天目就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許多事情。從小天目就打開的,就有宿命通等功能,我看到一切物體在另外空間都是活的,常常和身邊的東西溝通。和枕頭說話,和自行車交流。主元神也能夠經常出去玩,去另外空間的天池喝瓊漿玉液。

在我記事時,就有個很大很大的佛經常和我說:「孩子,你是我身邊的神,你到地球上是有使命要完成的,完成之後你才能回到我的身邊。」每次我想看清楚這個很大很大的佛到底長甚麼樣子,可是就是看不到他的樣子。在我的心裏一直認定他就是真正的永恆的永恆,是最高最大的神。同時也覺得自己這輩子一定可以看到天書,讓自己回到天上的家。完成使命後,回到很大很大的佛身邊。

小時候家裏人都是有信仰的,我也常常和家人去教堂,總覺得他們信的神不是我要找的那個真正的永恆的永恆。

我是2008年10月份得的法,現在回想起我的得法經歷,都覺得不可思議,慈悲的師父為了讓我得法安排的非常巧妙。我在2008年的5月份由原來的公司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做大區經理。在10月10日左右,我給我所負責的區域裏的一位小客戶商打電話,簡單的溝通了一下,之後就將這個小經銷商的事情忘在腦後了,這種小客戶一般我們都是要半個月之後才電話回訪的。據這位同修事後告訴我:我們當時短短的兩分鐘通話,我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從電話裏他聽出我是一個修行的人(相信神是存在的,有信仰的),但同時也是有很多困惑的問題一直解不開。平時我工作再忙,到家8點左右就將手機關掉休息了。這位同修連續幾個晚上打電話給我,我的手機都是處於關機狀態,直到他打電話給我的第三個晚上我生病上醫院掛水,將手機開著,好和家人聯繫上,他才打通我的手機。我在電話裏問了他很多我的問題,有的問題他回答了,有的說不能在電話裏直接講的,於是我們約定在週末的時候,我去他那個城市找他。

事後同修還告訴我一個神奇的事情,就在我們剛剛通電話的時候,移動公司發了條短信給他,告訴其手機話費還有幾元錢。這位同修知道我們要聊很久,於是他叫我等一下,去充下話費再和我聊。這位同修當時在的是一個小城市,店鋪關門的都很早,他上街找到充話費的小店,店主已經將捲簾門拉下來一大半了,店主還和他開玩笑的說:「平時這個時候我早關門了,今天就是特意等你的,不然我早關了。」

當時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對一個陌生的人是那麼的信任,敢於去見他。於是我和公司請了一天假,也沒有告訴家裏人我上哪裏去,只是說去出差。在路上的時候,我負責的代理商都一個個的打電話告訴我,這個月的貨款就在昨天和今天早上打到公司賬上了,我當時覺得很奇怪,怎麼這些代理商這個月都主動的把貨款結清了,平時都要電話催的。經過5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見到面。見到這位同修的第一面,有種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覺。

我到這個同修的宿舍之後我就開始問我的問題:「誰才是真正的永恆的永恆的永恆?無字天書到底存不存在?我是帶有甚麼使命來到這個世上的?」這個同修和我聊了幾天之後和我說:「你不要著急,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的話,你到這個城市呆一段時間,我會告訴你一切的。不然不好告訴你甚麼的,只能告訴你最簡單的內容,而且我覺得你能夠修煉,要想修煉豁出來一切才能夠行!」後來,我得法後,他找到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之中講:「也就是說,目前能不能走入大法弟子中來,那對他們確實有很大的障礙。有特殊的能走進來,甚麼都豁出來的他就能走進來,否則的話現在是走不進來的。」看了這段法,我才明白。

於是我到那位同修的城市,沒有幾天,他就找來了MP4,將《轉法輪》打開,告訴我必須一口氣看完,不許跳著看。

二、第一次看《轉法輪》的神奇經歷

記得那個晚上第一次看《轉法輪》,宿舍房間裏燈並沒有打開。看著看著我就看到這個電子書上的字一個個的都在閃爍著金光,再看的時候就看到字的每一筆畫,像我小時候看過的電影裏面的疊羅漢一樣,一個疊一個的往上無限的疊,看不到盡頭。看到師父《轉法輪》裏有關於天目的那一講的時候,明白了小時候我所看到的一切,知道了另外空間的存在是實實在在的。

看到《轉法輪》第九講裏:「我們開天目的人都看的到,這本書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每個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明白了為甚麼我看別的書不會有這種情況,看《轉法輪》會出現每個字金光閃閃,五光十色的情況。知道這是一本天書,是真正能讓我回天上家的書。

看過之後第二天一早同修和我交流,你看過有甚麼想法。我告訴同修這是一本天書,是能讓我回天家的書,李洪志師父是真正的永恆的永恆。(這僅僅是我那時的認識)

就在我看過《轉法輪》的第二天中午,吃過午飯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看到一個很年輕的佛(當時不知道是師父),舉著一個法輪一下子就放到我的小腹部,我知道這是下法輪了。下了之後我整個人和我蓋的被子都飄起來了,當時的大周天一下子被師父打通了。飄了一下子之後我又回到床上,緊接著我又看到師父對我層層的身體進行再造。當時只覺得興奮,現在覺得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沒有師父我們根本是無法修煉的。

三、師父法身的神奇保護

在沒有看到書本版的《轉法輪》之前,我是沒有看過師父的法像,不知道師父在人世間的長相,也不知道另外空間師父法身是甚麼樣子的,會有甚麼不同的變化。(引導我得法的同修是關著修的)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裏講:「因為一個人想修煉實在太難,真修沒有我的法身保護,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門就可能牽扯到生命問題。」

就在我得法半個月之後,有一天我騎著自行車上街,當時的天上還下著小雨,在我過一條比較窄的馬路時,馬路上一輛車子也沒有,就在我到馬路中間的時候,分別從二邊開過來十噸以上的大貨車,形成將我夾在中間的局面,不好後退,也不好前進。

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這個時候我耳邊聽到一個聲音和我說,站在這裏不要動。同時我感覺到有個人死死的抓住我的自行車,不讓我動地方。等那二個大貨車擦著我左右二邊交會過去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很大很高的佛,大概有二米高,頭髮是藍藍的捲髮,披著袈裟,很慈悲的看著我,我明白剛剛是這個佛護著我的。

過後我和同修交流,他很高興的告訴我,保護我的佛就是我們的師父,是另外空間師父的法身。

四、相信師父 神奇般的沒有被迫害

就在2009年我參與的一個很大的證實法的項目小組裏所有同修都被綁架了,我們每天都是見面的。

在不到十天的時間裏,陸陸續續的有幾十位同修被綁架。知道這個情況的其他同修很擔心自己會被他們說出來。

當時我對法理的認識沒有那麼的深,只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當時的認識是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宇宙上下沒有誰動得了師父的,作為師父的弟子他們也肯定動不了的。

就這堅定的一念,在師父和正神的加持下,我沒有被出賣,也就沒有被綁架,同時在師父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幫助下,及時的將這些被綁架的同修情況,惡人的信息,發給明慧網。

五、幫助同修發正念,同修神奇的闖過來

在我知道這些被綁架的同修所關的地方之後,我就堅持每天去近距離發正念。

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黑窩裏的邪惡,拼命的往被關押的同修空間場壓,同時也拼命的往同修的肉體裏鑽,鑽進去之後又分成無數個鋒利的小刀頭,比人世間最好的鑽頭鋒利很多倍,去割同修的肉。(這層空間就是惡人對同修肉身上的各種各樣的折磨)邪惡想通過同修肉身的痛苦,摧殘同修的意志力,讓同修出賣同修,出賣大法,出賣師父。

我們同修近距離發出的神通,在另外空間就變成一件很貼身的那種衣服,穿在被非法關押在裏面同修的身上,另外空間的邪惡的武器就是戳不破那件衣服,邪惡怎麼也攻不進去。

據回來的一位同修和我交流,當時她被邪惡迫害的昏迷過去的時候,她看到邪惡要往她體內鑽,同時她看到自己另外空間的身上穿著一件金光閃閃的盔甲,(就像古代人上戰場穿的那種)邪惡怎麼鑽也鑽不進去。

我們都悟到當時的情況是:在外面的同修發正念的同時,裏面的同修如果正念很強的話,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發出來的神通會被師父變的更加的堅不可摧。如果自己的正念不怎麼強的話,其他同修們發出來的神通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師父和正神也在加持保護大法弟子。

六、到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 神奇的改變了惡警的狀態

師父在《徹底解體邪惡》中講到:「大法弟子的證實法與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經使起負面作用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處於完全解體中。目前只有少數邪惡的爛鬼被舊勢力集中在勞教所、監獄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因此,使邪惡的迫害還在局部地方嚴重存在。為了徹底清除黑手、爛鬼與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各地區的大法弟子,要向這些邪惡的地方集中發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救度世人,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

對師父講的這段法有了深刻的認識之後,有一段時間我經常到勞教所的附近發正念。有一次,是某年某月某日,我上午一到的時候就看到另外空間的邪惡比平時多出好幾倍,我就不停的發正念,發到下午4點多鐘的時候,我才看到邪惡被滅掉很大一部份了。

後來從勞教所回來的同修告訴我,那天正好是裏面的惡人準備「轉化」同修的最關鍵的時候,特意從省裏請了二個迫害大法弟子的「轉化專家」,結果有一個惡人中午吃飯的時候酒喝多了,下午就悶頭睡覺,睡到晚上來接他們的車子到才爬起來。有一個惡人的喉嚨沙啞的就是發不出聲音來。後來,有幾位同修沒有「轉化」和邪悟。事後,那幾位同修說,差點過不去。

還有勞教所裏面負責「轉化」的惡警,要麼那天腿疼的非常厲害,要麼嚴重的感冒,要麼打不起精神上班,他們都休息了好幾天,上班也是混時間。結果「轉化」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裏面的同修的正念也越來越強。

每次我發過正念之後,看到裏面沒有被「轉化」的同修身邊,都站著好多的師父的法身和正神,將同修緊緊的包圍在中間,保護著同修。

而裏面已經被「轉化」的同修身上就有另外空間的舊勢力下的機制,這種機制不斷的往同修身上輸送邪惡的能量,同時不斷的抽取同修身上正面的能量,就是想毀掉同修。

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和裏面的同修又乘勝追擊,不斷的發正念,裏應外合,將舊勢力在那個勞教所所下的盤和一切機制,從根子上把它搗毀了。表現在人類的空間之中,那個勞教所的「轉化率」越來越低。

這方面的例子還有很多,篇幅有限,不一一列舉了。其實一切美好源自大法。我很幸運,生逢得遇這曠古難遇的大法、得遇慈悲偉大的師尊。我無怨無悔,如果再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會義無反顧的選擇修煉大法,選擇做師尊的大法徒。

叩謝恩師!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