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出名」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我們社區有名的無賴潑婦,上市場買菜從來不給錢,小販子都怕我們家上市場,有時還要直接把菜送到我家,否則的話,我不高興就砸他們攤位,罵他們。我家住五樓,我家的垃圾從來都是從樓上的窗口直接往樓下扔,沒有人敢管我們。

一、一朝得法痛改前非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有幸得到大法的,第一天看書,看到師父法像就感覺哪一世和師父見過面,特別親切。《轉法輪》是哭著看完第一遍的,越看越後悔得法晚了,否則不能做那麼多壞事啊。

學法後,我連續發燒三天後,哮喘、肺心病、心臟病(經常偷停)、風濕性關節炎、腿疼全好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看到我這顆真心修煉的心後,給我清理了身體。從此以後,我按照《轉法輪》裏的要求,做好人。

最先,是從買菜給錢開始。小販子見我給錢,都不敢收,嚇得哆哆嗦嗦,不知道我要玩甚麼花樣。我就告訴他們:「不要怕我,我信佛了,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我師父讓我做好人,我以前做錯了,請你們原諒我吧。」

二、正念去北京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後,我要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時家裏就八百元錢,丈夫說:「窮家富路,都帶著吧。」於是我去了北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了,我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我去上訪,見到很多同修被抓被打,我也被抓了,關到了一個體育場,二天沒水、沒飯,天氣炎熱,我的綠色的真絲襯衫被汗水浸泡成了白菜葉色,我看到大法輪在我眼前轉,涼颼颼的小風吹過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怕我中暑。我丈夫去接我,關我的警察不放,說必須「轉化」才能放人。我丈夫說:「她原來是個人人皆知的潑婦無賴,現在修煉法輪大法變成好人了。原來她都打我,如今對我可好了。為甚麼不讓她學?難道你們要把好人再轉化成壞人嗎?」他們讓我簽字誣蔑大法,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師父如何要求我們做好人等。見我不「轉化」,七天後就把我送進「學習班」(洗腦班),一幫警察還到我家抄家,要拿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我丈夫嚴正的制止他們說:「我媳婦以前那麼壞,你們不管,對她還畢恭畢敬的。如今她做了好人,你們卻抓她,這是甚麼道理?我不管你們受誰的指使,但是這是我媳婦的東西,也是我家的私有財產,誰也不許拿!誰敢拿,我就讓他出不去這個屋,我就要他的命!!」

這時,十二歲的女兒過來對我丈夫說:「爸爸,不要怕,咱家甚麼都沒有。」警察轉了一圈,沒看到甚麼就走了。幾天後我回到家,女兒拉著我的手,把她藏起來的大法書和師尊法像都拿出來,我們堂堂正正的掛起了師尊的法像。

三、丈夫、女兒陪我再去北京證實法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想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丈夫說:「你修大法以後,對我這麼好,我不能讓你自己去冒險,我和孩子陪你去,要死要活咱家三口都在一起!」

當時火車票特別緊張,我求同修幫我買到的是三張軟臥。但是,我們和買票的同修失去了聯繫,車票在別人手裏,當我們甩掉跟蹤的惡警趕到車站內時,同修以為我們不去了,把票給了其他的三位同修。當時我就想:「我一定要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如果有人退票該多好啊」這時,車廂內一個人慌慌張張的過來嚷嚷著說:「我這裏有一張軟臥,想退掉,找誰能退啊?」我馬上接過票說:「給我吧。」於是對丈夫和女兒說:「你倆沒票,就回去吧,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你放心吧,我沒事的!」丈夫不同意,說:「我一定要陪你去!」這時,又過來一個人,要退一張硬臥,我知道是師父看到我們一家想證實法的心,幫了我們。心裏無限感恩師尊,接過退票,又給女兒補了一張票,三口人就去了北京。

第二天下火車,我們與同去的九個同修走散了。我們一家三口到了天安門廣場,當時廣場上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高喊「法輪大法好」,我也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我旁邊的警察打別的大法弟子,然後把他們抓上車,拉走了好幾車大法弟子。

我一點都不怕!女兒拉著我的衣襟說:「媽媽,咱們回家做咱們該做的事情吧,不能在這裏白白被他們抓走啊。」於是我們一家三口回到了賓館。

第二天,我不甘心就這麼回家,還要去天安門證實法,丈夫和女兒又陪我去了。走到天安門對面的馬路上時,我愣在了馬路邊,無法移動腳步,丈夫吃驚的問我怎麼了?我說:「你快看啊,那邊(天安門右面),蓮花上坐著一尊巨大的佛啊。」丈夫順著我的手指方向看去,他說:「我看到的是一團金光,光芒四射啊,哪有佛啊?」女兒驚喜地說:「媽媽,是師父啊!是師父在那裏啊!」

回到家後,孩子發高燒。因為她和我丈夫都不修煉,我們就讓孩子吃點退燒藥。孩子不吃,她說:「我閉上眼睛就能聽到大法音樂。」第二天就退燒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管著她呢。

四、沒有怕,開小花

由於我在社區是「出名」的人,我逢人就以自身經歷講我學大法後變成好人,修大法後,無病一身輕,我有時就拿真相小冊子去社區給他們念,他們問我:你這是在哪裏弄的啊?我說:「樓道裏,自行車筐裏有的是,你只要想看,就能『揀』到啊。」所以社區的人也都明白大法的真相了,他們對我說:「你只要不去北京就行了,自己在家煉吧,我們不管你了。」

我拿著揀到的小冊子就去找複印社複印,有的複印社不敢給我印,我就給他們講清真相。後來,我又學會了上網,自己打印資料,還在我家組織了學法小組。我不會打字,只會下載,但是,我卻能打印出很多精美的真相資料,送到有緣人手裏,讓大家明白法輪大法是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