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安排接聖緣 幸得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十八年前,剛剛步入所謂人生不惑之年的我,飽覽人世百態,歷盡風雨滄桑。如同師父《轉法輪》第九講「怎麼吃苦中之苦」一章節中所列舉的那樣:「這個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單位不太景氣,人浮於事這個狀況不行,單位要改革,要承包,多餘人員得下來。他也是其中一個,一下飯碗丟了。這是啥心情?沒有地方開支了,怎麼生活呀?幹點兒別的還不會,無精打采的回家了。剛到家,家裏老人病了,病的很厲害,著急上火,趕快送醫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錢住上醫院了。回家給老人準備點東西,剛到家,學校老師找上門來說:你兒子把別人打壞了,你趕快去看看吧。剛處理好這個事回家了,往那一坐,來了電話說:你愛人有了外遇了。」我當時的境況雖與師父所舉事例不盡相同,但境況之複雜離奇有過之而無不及。就在我身心瀕臨崩潰的絕境之時,幸遇師尊垂憐,把我從無邊苦海中撈起,登上回歸的法船。

一、師尊慈悲、縝密安排─接緣

就在那年年初,我剛剛考上高中的孩子,突然面部浮腫,呈重感冒之狀。服藥打針四天不見療效,反又增加脖筋暴脹,胸脯隆起,飲食難咽,上下樓吃力等症狀。經當地醫院診查,心臟周圍已全是積液,病情嚴重非常,建議立即送往我國一大城市腫瘤醫院救治,並幫助帶了舉薦信。匆忙之下,我在連坐票都沒買到的情況下,帶著孩子乘上了火車,一到站首先投奔居住在這個城市的親戚小明(化名)家落腳,以期得到相助。誰知一到家門,小明已於前一天因病去另一城市參加法輪功學習班了。茫茫人海,舉目無親,孩子此時已時有呼吸困難之感,真叫我欲哭無淚,苦不堪言哪!人生地不熟,只能靠的士引路,找到了要去的醫院,也聯繫上了舉薦信中的胸科專家教授。

幾經周折,給孩子作了臨時處理和全面檢查,確診為惡性胸腺瘤晚期至病危,醫院拒絕收治。這突如其來的噩耗猶如晴天霹靂,讓我在昏天黑地中欲生找不著門,想死又不能,無奈絕望到了極點。情急之下,憑著與專家剛建立的這點關係,我苦苦哀求讓孩子住院,以盡一個做家長的苦心。就在辦理入院手續的當天,小明從學習班返回。得知孩子生病的消息,立刻意識到師父找弟子的良苦用心。在學習班上,當小明領悟到法輪功不是普通的氣功,而是救度眾生的佛家修煉大法時,小明煞費苦心想找到一個能說服我讓我也能親耳聆聽師父教誨的理由。因為小明十分了解我受無神論毒害甚深,固執己見,超越我認知範圍的東西是不會輕易接受的。

於是小明將從學習班帶回的《法輪功》一書拿到醫院送給孩子看,告訴孩子只有這個師父能救你。孩子天性單純,也沒告訴他得的甚麼病,沒有疾病的壓力。看到書愛不釋手,看到師父的照片似曾相識,只是出於對氣功的一種喜好,隨即比劃著學煉,當天病症減輕,很快外部症狀消失。相隔五天,醫生按常規給孩子再次做了一系列的檢查,驚奇的發現檢查結果與入院時做的記錄差異甚大,立即組織專家會診,又作了骨穿等項目的檢查,均找不到答案。甚至連病症到底是淋巴瘤還是胸腺瘤也無法確定了,只好作觀察治療。在此期間,孩子長了身高,增了體重,生龍活虎,怎麼也不安心在醫院呆了,非要到學習班去找師父。

為了孩子,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我決定參加又一城市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臨行前的凌晨,我起床給孩子做早餐,無意間看到租住的房間屋頂處旋轉著一七彩光環,耀眼奪目,我脫口喊了聲:「呀,法輪。」其實,之前我連一眼也沒看過書。孩子病成這樣了,除了醫學,其它的我甚麼都不信。可這眼前的景象著實讓我驚嘆不已。當時因忙於給孩子送飯,準備去學習班的事宜,顧不得多想。白天,在去火車站的路上,忽然感覺右手第四手指肚打記憶起就脫掉幾層皮無法癒合的創面處和大拇指外關節處幾年前長出的一肉瘤內有東西在轉動,參加班後才知道那是師父打出去的法輪在為學員調整身體不正確狀態,我還沒進班時就由師父管了。

到達目地地安排住宿後,我把隨身攜帶的半成品毛衣拿出來編織,發現五根毛衣針一根不剩全部丟失,納悶不已。以我當時的境界怎能知曉這其間的玄奧呢!為時八天的學習班十節課下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發生了質的變化,身體曾患有的心臟病、甲狀腺、貧血、咽炎、氣管炎、腰酸、背困、腳後跟痛及卵巢肌瘤手術後遺症等病不翼而飛,右手第四指手指肚創面復原,大拇指肉瘤消失,走路生風一身輕。身心的巨大變化中,源自靈魂深處迸發出-種震撼:我的孩子有救了!眾生有望了!我得度了!

二、尋法入道、喜得真經─啟程

結束了八天的學習班(每期辦班安排十天時間,因師父考慮到學員的工作和學習班期間的費用,就利用雙休日加場兩節課,縮短為八天),我以一種全新的心態返回醫院,與醫生商量關於孩子出院的事宜,遭到醫生拒絕。說孩子入院時已病危,是經過了專家的擔保才同意收治的。既已接收了,我們就要對孩子負責任。加之家人對法輪功也不了解,就繼續讓孩子留在醫院觀察治療。十幾天後,醫院原先為孩子設計的若干個療程突然改變,醫生說孩子可以出院了,但留下醫囑:一不能讓孩子遭風寒感冒;二不能再上學讀書,更不能做任何戶外運動,否則就會肌無力。一出院,正趕上師父在遼寧某城市辦班,我帶著孩子直奔學習班,入道得法,喜得真經,開啟了回歸的旅程。回家後,孩子繼續讀書,參加校籃球運動,大學畢業後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成了家生子了。真是奇功顯神威,佛恩浩蕩啊!

三、學法得法、修心悟道─真修

師父在《轉法輪》中闡述了生命的來源和生命的意義。師父淺顯易懂又博大精深的法理,為我這個迷失在世俗中且造業滿身的生命,指明了回歸的路標。使我不再怨天尤人,明白了此生遭遇的所有苦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輪迴中做了不好的事情產生的業力所致,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是大好事。了悟了生命的真義,我很坦然的回到現實中,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新做人,把自身的修煉溶到自己所生存的每一個空間中。

這裏就單從我的工作單位說起吧。我的單位清水衙門,工作繁雜還得不到眼前實惠,在變異人眼裏沒有社會地位。然而社會中爾虞我詐,你爭我奪,為了個人利益不惜傷害他人的敗壞習氣在我這樣的工作環境中也是展現的淋漓盡致。我也深陷其中。雖不擅與人爭鬥,但當發覺別人務虛撒謊、投機鑽營、爭權奪利的時候,自己做不到視而不見。當感覺自己遭人算計被人侵佔了利益的時候,雖不會明爭,但心裏也是嫉憤不平,在朋友熟人面前竊竊發洩。久而久之,對周圍環境看甚麼也不順眼,索性一度哪怕是掃大街也不想再呆下去了。於是設法找關係調離。活的很累。就在山重水複的時候,天上掉下了餡餅。我國一位學術界專家是我一特別關係,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有一權威部門的負責人要他舉薦一專業技術人員,待遇從優,還可攜家屬前往安居,他瞬間想到我是最合適的人選。然而面對這打著燈籠也找不著的好事,我沒動心,我放棄了。因為我已走入修煉,從大法中已了知了做人的真義,工作貴賤、環境好壞對我已不重要了,我所在乎的是怎樣把僵化了的人際關係改善過來,開闢一個祥和、互諒互解的工作氛圍。那就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站在他人的角度想問題,設身處地的為同事著想,善待曾經中傷過自己的人,幫助曾經侵佔過自己利益、陷入困境中的同事。同時主動為單位領導出謀劃策,改進單位的癱瘓面貌,挑起工作重任,深入單位所轄下屬幾十個部門業務指導,身先士卒,只做工作,不要報酬,感染了基層人員的盡責意識,工作很快全面鋪開,鏈條式服務。

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被公安綁架十三個小時,解禁後途經我的家門未進直接去了我指導的單位。是我的單位領導追尋我的行蹤,說遇到這樣的事情,你還顧得上工作?硬把我送回了家。其實,一個世人怎能了知一個修煉人心底無私的胸懷呢?一年時間,所開闢項目達到了省標國標,工作業績名列全省前茅,改變了我單位歷年來在本行業中倒數的現狀,引起了上級部門的重視和關注,為日後工作局面的打開鋪設了堅實的基礎。我單位領導感慨的說,我為單位立下了汗馬功勞。與同事間的相處也達到了融洽和睦。她們常說的一句口頭禪就是和我在一起感覺安全舒暢,和我一起購物放心踏實。在以後的歲月中,每當我有事或遇到困難,他們都隨時出現在我身邊。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以後,每每遇到那些基層工作人員時,他們不約而同的有句話就是,當我們從電視上看到有關法輪功的報導時,瞬間就聯想到了你,一想到你,我們就知道那些說辭全是假的。這純樸無華的語言,讓我深切感悟到修煉的嚴肅。法輪大法要成就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那麼我們每位修煉者在踐行「真、善、忍」法理的時候,只要放下自我,堅持實修,就能在我們的身體力行中修出大法中的純、正,就能破除一切謊言,讓有緣人得救。

法輪大法是佛法,她能使瀕臨死亡的人起死回生,能使身逢絕境的人柳暗花明,能使貪婪自私的人自律豁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