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念俱灰」到最幸福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我今年四十一歲。在十六歲那年,我剛上高一,滿腦子就已經都是「大學夢」了。因為從小學習比較好,是在老師、家長的讚揚和期望中長大的,自己對自己的期望自然也高。可是一場疾病打碎了我所有的夢想──在一次感冒檢查時,大夫無意中發現我患有「甲亢」。媽媽不相信,領著我到醫院複查,結果還是一樣。大夫說這種病是一種慢性病,可能需要終生吃藥,也可能影響生育,而且不能累著,還明確說:絕對不能參加高三的總複習。從此我與大學無緣。我偷偷的在被窩裏哭了一次又一次,那真是萬念俱灰啊!

十六歲,是所有女孩的花樣年齡,而我卻踏上了治病的路。只要打聽到哪裏能治好這種病,媽媽就帶我去。西藥、中藥、膏藥,我全用過了,在沒有任何療效的情況下,又領著我到處去學氣功,北戴河、安徽、濟南……,結果「花了不少錢,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師也沒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結果徒勞往返,勞民傷財,甚麼也沒有得到。」〔1〕

一九九七年我學了法輪功。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我扔掉吃了近十年的藥,身體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修煉後,我知道了法輪功是修煉,不是治病。在單位裏,我嚴格按照大法要求的去做,在哪裏都做一個好人,不計較個人得失,與人為善,是單位裏公認的好人,領導說:「遇上你這麼能幹、肯幹的職工,是我命好。」

我知道,是大法指導著我,讓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讓我逐漸的去掉不好的思想,做一個純淨的人,我體會到做一個修煉人真是最幸福的人。

否定專家 孩子正常出生

九八年我結婚不久就懷孕了。醫院裏婦產科的專家,拿著我的孕情化驗結果,當知道我曾得過「甲亢」,吃過十年的藥時,就毫不猶豫的給我開了「終止妊娠」的單子,告訴我吃藥十年,現在藥雖然不吃了,可還有部份藥存留在體內的血液中,影響胎兒發育。而且病雖然好了,但由於妊娠期間心臟超負荷的承受,吃不好休息不好,很有可能病還會犯的,到那時只能流產。

我回到家,正好嫂子也在。她說她們班上就有一個人患過「甲亢」,懷孕了七個月就流產了;還有個朋友小孩生出來了,由於缺碘,成了痴呆兒,幾乎和給我檢查的大夫說的一樣。

我學師父的《轉法輪》,知道連植物都是有生命的,修煉人是不能殺生的,此時好像不知該怎麼辦。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說:「師父在講法中說過,胎兒也是生命,殺死胎兒也是殺生,會帶來很大的業力。我們都學法了,大法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你好好學法,一定沒事的。」同修的話堅定了我的信心,撕掉了大夫開的「終止妊娠」單子,就信師信法。

每天一大早五點鐘就來到煉功點煉一小時動功,白天在班上有空就學法,晚上回到家學法,聽大法音樂《普度》。整個懷孕過程,我沒有像其他孕婦那樣噁心、嘔吐,幾乎沒有任何妊娠反應,以致我懷孕三個月了,同事才從我微微凸起的肚子上知道我懷孕了。肚子在一天天大起來,我卻越來越輕鬆,在單位裏,拖地、提水、加班工作,和懷孕之前沒有任何區別,不但不覺得累,整天走起路來輕飄飄的,身體比懷孕之前還有勁。看到我的人都說:「你懷孕了,可真利索。」

在懷孕五個月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單位的同事在焊接一根管子,我站在旁邊看,同事讓我離遠點,別打到我。我就往後退,忘了一罐粗大的氧氣罐就在我後面,只聽「噹當」一下,我從橫著的氧氣罐仰了過去,摔坐到了地上。周圍的人驚呆了:「沒事吧?沒事吧?」大家關切的問。我麻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對他們吐了吐舌頭,向他們笑笑,就像一個小孩不小心摔倒了爬起來一樣。我知道,我修了大法,沒事。還沒有真切的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著我。

孩子出生後不哭不鬧,乖巧得不用我費任何心思,即使一個人在屋裏,也會安靜的自己玩,以致三個月抱出戶外時,鄰居都才知道我已經生孩子了。「怎麼從來沒聽到小孩哭呢?」一歲多,她已經能很流利的背好多兒歌了。

現在我都非常後悔的是我沒有悟到孩子也是為法來的,沒有引導她學法,沒有用法理教育她,沒把她帶成大法小弟子,愧對了師父的安排,愧對了女兒來世時對我的期望。今後我一定學好法,歸正我的過錯。

去掉自卑、怨恨,坦然講真相

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提高心性」,從做好人做起,放下名、利、情。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年代,我和許多同修一樣,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得到了身心淨化,體驗到了真正的幸福。

在我上初中時,曾遇上過一個有些霸氣的男生,因為他老影響課堂紀律,所以老師讓他坐到教室第一排,正好在我的前面。他的滑稽讓我經常忍不住看他,也許那時太幼稚,他便在同學中散布我謠言,甚至一次我回答問題時,他在下面說我「流氓」。因為他是男生中的「頭」,很多男同學跟著他經常大笑、起哄。從小受著傳統教育長大的我,受著這樣的嘲笑,不亞於晴天霹靂,整個的初中,我幾乎就是在這種恐懼中度過的。所以當我得了甲亢聽到大夫對媽媽說:「你孩子一定是受氣了,要不然這麼小不會得這種病」的時候,我就認定全是因為他我才沒有上大學的,所以多年以來初中的經歷像一個噩夢籠罩著我,對那位男同學充滿了怨恨,路上遇上了他也不理他。

修煉後才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以前別人對我那樣,是我自己的業力造成的,「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多年的陰影和怨恨在明白法理的那一刻頃刻瓦解了,我的身心因為寬容有著從來沒有過的輕鬆。後來我調工作,居然和他調在一個單位,雖然他做生意,停薪留職,但也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時有見面。而這時對他我沒有了任何怨恨,和善的和他打招呼,認真跟他講解工作上的事情。後來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一個人得法在歷史上都要吃很多的苦,「吃苦就能消業」〔1〕。也許就因為他給我消去很大的業,我才有幸得到了大法,如果我現在沒有得法,也許我和現在許多中國人一樣,被中共的謊言矇騙著,憎恨著救度世人與眾生、教人們「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可世上的一切和得法比起來都顯得微不足道,此時,至此對他我又充滿了感謝。

師父讓大法弟子向被謊言矇騙的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一定要救他,讓他在大難來時留下來。」所以再一次碰到他時,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學了法輪功都會讓人身心受益,是共產黨在用謊言誣蔑大法。他說,他剛去了趟香港,「到了香港,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但看到那麼多人都在學,就知道這個功法一定不錯。」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真正體會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也許在大陸以外,大陸遊客即使沒來得及獲得一張真相傳單,但大法弟子本身的形像就是最好的真相,為大陸大法弟子救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當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時,他很莊重的說:「退,我聽你的。」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讓一個自卑與怨恨的生命變的坦然與善良,讓無數的生命在大法修煉中得到了昇華。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