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人終得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河北一名農村婦女,今年七十一歲了,從前人們說我是個苦命人,自從學了大法,我覺的很幸福。

一、「煉大法煉的」

我三十多歲時滿身是病:全身浮腫、風濕性關節炎、心供血不足、子宮瘤有豆包大、腿沒勁,蹲下就起不來。當時丈夫在北京工作,我就到北京朝陽區婦幼醫院、三間房醫院看病,吃西藥、吃烏雞白鳳丸、扎漢針等,遭了不少罪,病還是沒治好。五十三歲的時候丈夫因病去世;我六十歲時,年僅二十八歲的大兒子也因病亡故,孫子剛兩歲,在孫子十八天的時候兒媳婦就出走了。當時女兒出嫁,小兒子去縣城上班,家裏就我一人拉扯孫子,剛蓋了八間房還沒裝修,種四、五畝地,還要照顧八十多歲的父母。日子眼看就沒法過了。

一九九七年三月,我到親戚家串門,當時有幾個人正在他家念書、煉功,親戚說他們念的書叫《轉法輪》,煉的功叫法輪功,這個功讓人做好人還強身健體。我當天晚上就跟他們學煉功,學《轉法輪》,後來每天晚上都去,二十天後,我身體不浮腫了,所有的病一掃而光,人變得健健康康。

從煉功到今天十多年來,我再也沒有吃一片藥,做飯、澆地、收秋種麥樣樣都幹,走路年輕人都跟不上,看到我的小一輩人說:「嬸子,你吃甚麼靈丹妙藥了身體這麼好?」我說:「煉法輪大法煉的。」

二、一手撐起了麥倉

二零零四年收秋,我想從麥倉裏裝點麥子去磨麵,麥倉下面有個小口,口上有個小閘板,我提起小閘板讓麥子一點一點的往外流,我用袋子把麥子裝起來,當時倉裏有一千四百多斤麥子。忽然麥倉歪了,整個倒在我身上,我想:「我是個煉功人,有師父保護,你不能砸我!」隨著一念的發出,我一個胳膊就把歪倒的麥倉從新撐起來,是師父保護了我。麥倉在我頭上落了一層蜘蛛網,我想洗洗,覺的左肩有點痛,出門看左肩衣服被鎖骨支起來了,我用右手使勁一按就按平了,當時可能是左鎖骨砸斷了。

姪子聽說我被麥倉砸了,趕緊跑過來說:「別弄麥子了,去龍王廟(地名,看骨傷出名)捏骨傷」,我說:「沒事,你去忙吧,我煉煉功就好了!」姪子看勸不動我又不放心的說:「要有甚麼事你趕緊叫我!」

後來,我把倉裏的麥子從新倒出來整理好,收秋種麥也沒耽誤,姪子也給鄉親們說:「我嬸子多虧煉了法輪功!」

三、打了「百草枯」小麥大豐收

二零零五年春天,麥苗剛開始返青,看鄉親們都在給麥地打除草劑,我不知道除草劑「百草枯」打在幼嫩的莊稼上會燒死,買了一瓶「百草枯」,就給三畝半麥地打上了。三天後,鄰居找到我說:「你去地裏看看吧,麥苗黃了」,姪子也到我地裏去了,看著黃黃的快死的麥苗說:「嬸子,你毀了吧,種花生吧!」

我想:我還要講真相,救眾生,沒有時間再毀苗另種了。麥苗也是生命,我打藥是打錯了,可既然你們種在大法弟子的地裏就是有福份的,我不毀,你們好好長吧! 這樣想著在地裏走了一圈就回家了。澆第二水麥子的時候,我的麥苗比別人家的稍微弱小些,我就在澆地的時候唱「法輪大法好」邊澆邊唱。

那年,我的那塊地產小麥二千多斤,知道這件事的鄉親們說:還是煉法輪功,打了藥麥子也沒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