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 應驗家族中的傳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四歲了,少年時就聽家族中老人講:在康乾交替年間,在赤峰和河北交界的地域,有一九十多歲的董姓老喇嘛,童顏鶴髮,聲如洪鐘。這年康熙圍獵在那紮營休息,召見老喇嘛,問他在幹甚麼事情?喇嘛說:聖上有旨「讓所有僧侶化緣攢銀子,在承德府地方,仿西藏布達拉宮建廟。」康熙又問:「有多少銀子?」喇嘛說:人煙稀少,還不到一百兩。康熙又問:「那得甚麼時候才能攢夠呢?」喇嘛說:「不易了,我年紀大了……」康熙稍加思索說:「也是,這樣吧,就在此地(那時在接近圍場的地方叫倒栽柳的小地名)給你劃50垧地(每垧15畝),帶著你的僧侶和家族子孫種地賣谷納錢吧。」就這樣,老喇嘛尊聖旨,納錢修廟,到承德布達拉宮完工的時候,老喇嘛一百多歲了。

老喇嘛圓寂的時候,把另外哥仨叫到一起說:「我要走了,你們要把這個家管好,不能鋪張,把剩下的銀兩如數上交。這個家從咱這輩起只能維持三輩,以後就發生變故了。不管怎樣信佛理念的心不能變,你們一定要傳下去。以後每輩有一支是哥四個的,有一支無兒無女。等到種地不用牛,莊稼不上糞,撒白麵的時候,在東北方向,有一李姓大聖人傳轉輪佛法。那時咱家就沒當喇嘛的了,有一人能得轉輪法,無論男女,外姓媳婦不算,這不易呀,必須有福份、有緣份的人才行呀。不管到哪一朝哪一代,都不能越軌,要安守本份」。

後來真的不管哪一輩都有一支是哥四個的,有一支無兒無女。到近代我曾祖父那輩,老三無兒無女;爺爺輩,二爺無兒無女;父親輩,老叔(老四)無兒無女;我這輩,大哥無兒無女;到我這輩正好是第九輩。我有幸得到了「法輪佛法」都應驗了。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單位派我學氣功回來教職工練,甚麼鶴翔樁、鴨子功種類很多,我覺得哪個也沒勁,就沒練,回單位也沒教。後來老伴到親戚家看見有不少人煉法輪功,老伴也跟著煉,老伴煉完前四套功法,感覺很舒服,能量很大,音樂很好聽。因為當時大法書很缺,老伴只帶回一本(《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我很快就看完了,功法功理講的很全面了,過去那些氣功根本就沒提過。

開始我也沒到煉功點去學,就照著《大圓滿法》學煉,剛一煉就覺著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遍全身,也意識到師父管我了。過兩天,老伴從煉功點請回一本《轉法輪》。我覺著書名都新奇,我一口氣從下午四點到第二天上午九點,通讀一遍,看完後心情特別激動,這是天書呀!當時也覺著小腹部位一陣攪動,可不覺得痛,知道是師父給下法輪了。

得法前,我身體很不好,高血壓、高血脂、冠心病、心律失常、矽肺病、風濕性關節炎、 慢性胃炎等。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月,都好了,無病一身輕,七十多歲的人,上山走多遠,臉不紅、不上喘。體檢時大夫說我的心臟像三十多歲的。

在看《轉法輪》時,超常的現象展現出來了,書上字就像排隊一樣,一排一排的都立起來了,並從字裏行間跳出不同顏色閃光點。

煉功第二個月,晚上睡覺心裏甚麼都明白就是動不了,覺得左胸被掀開一樣,卻不覺得疼,心臟部位一陣攪動,然後左胸給合上了,好像用手一抹一樣。這時清醒了,其實根本就沒睡,啥都知道,就是動不了。自己理解是師父動手術把心臟治好了。過半個月左右,晚上睡覺也是啥都知道、動不了,法輪在身體上下左右轉動一遍,並有嗡嗡響聲,到二零零二年初才沒有了。有時感動的我直想哭,無名眼淚老是流。

下面是我目擊的一件超常事:二零零八年四月,坐朋友車到市裏辦事,在一急轉彎處,看見一輛大型貨車和一輛大型農用三輪車相撞。大型貨車撞在石坡上,玻璃全碎,車樓變形,司機滿臉是血暈死過去。大型農用車拉一車玉米,車後輪卡在水泥墩上,前輪在兩米外坎上懸著,車輪在轉著,大約五分鐘,司機從車樓裏慢慢下來了,哆哆嗦嗦好像傻了一樣。站了一會趕緊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真相護身符,聲淚俱下的喊著:「法輪大法好」、多虧大法師父保護了我!

四個警察聽到了,其中一人問:你是煉法輪功的?司機說:是煉法輪功的一位大嬸,給我的護身符,告訴我常念「法輪大法好」能化險為夷,得福報。四個警察甚麼也沒說,互相看了一下。過一會兒叫來一輛大車,掛上鋼絲繩,把三輪車拉到公路上,司機上車在開走時大聲說:回家我也煉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