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工地受重傷 大法救人顯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從一九九一年夏天開始學練氣功的,前後練過很多種,結果呢?浪費很多錢,也沒得到甚麼。九三年在北京,我遇到一位在《周易》研究方面很有造就的人,這以後我就開始進行易經、命理、風水、奇門等方面的研究。也許是緣份吧,我會經常在不經意的時候遇到一些修煉的人或者是武術玄學方面的常人成為「異人」的人。這就使我在《周易》研究方面越來越投入。我希望學有所成後,能像周公、孔子、諸葛亮一樣對社會有所貢獻,可由於我的憤世嫉俗,在常人人群中很顯的格格不入。

二零零五年冬天在一位法輪功學員處我看到了《法輪功》(修訂本),讀完以後我感覺這就是我這些年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我隱隱覺的,這本書所講的可能要超過我以前所學過的各家、各門、各派的東西,隨後我便工工整整的抄下這本書。二零零六年正月二十日,我決定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割捨我十三年來苦心鑽研的易經、武術玄學等東西,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很殘酷的事。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得到寶書《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經文,得法後,跟很多精進的學員相比,我卻是顯的有些放鬆,有時我很苦惱,為甚麼找尋了十五年才找到的大法,得到後卻沒有倍加珍惜?

二零一一年八月初三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讓我感到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事情。我那天早上給別人蓋房,幹活時不慎從三、四米高的腳手架上掉下來,摔在了磚頭上,當即就昏迷不醒了,在我慢慢恢復意識的時候,我發現渾身痛的厲害,卻動不了,我就在心裏喊:「師父救救我。」當我聽別人說打電話叫急救車,我心裏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會有事。」並要求把我送回家,可現場的人執意要送我去醫院檢查,在送我去醫院的路上,我想:「今天回不了家,明天一定要回去,我不會有事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

入院後,檢查結果出來了,頭上兩處傷不要緊,身體其它部位無大礙,最主要是腰脊椎骨骨折,而且離神經線很近,要趕快做手術,不然的話會導致下肢癱瘓。並說醫院有一個像我這種情況的已經癱瘓了。第二天早上,我要求妻子(常人)趕快把我送回家。我們找同修商量,同修給我很大鼓勵,到第二天傍晚,在同修的幫助下,沒讓任何人知道,我回家了。

第三天,八月初五。很多人知道我從醫院回家都感到很意外,一撥一撥的跑來勸我回醫院治療,說很多人受這樣的傷,一年做兩次手術還沒有痊癒,時間拖長了做手術也很危險。我覺的很煩,只是守著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會有事的。」到大約第五天,晚上在我似睡非睡的時候,清清楚楚聽見腰部受傷處「叭」發出響聲,聲音很大,震到體外來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治傷。第六天,我手拄棍子下了床,受傷的地方很痛,又上床躺下。到第八天的時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煉功,我不能躺著。」於是我拄著兩根棍子下床了。還是很痛,可人能站穩了,慢慢去了衛生間,回來後,我靠著桌子,放下棍子開始煉第一套功法,等煉完第三套功法,我感覺我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又躺回床上。就這樣每天起來煉第一套、第三套功法。

就在身體快速恢復的時候,新的問題出現了。我的左肩疼痛難忍,晚上難以入睡,像肩周炎一樣,使我煉第二套抱輪時舉不起胳膊。這還不算,嘴角出現火瘡症狀。

大約第十五天,我開始煉第五套功法,從開始坐十分鐘、十五分鐘,一點點慢慢延長,到後來能坐五十分鐘、一個小時。這期間我也堅持煉第二套功法,把左胳膊靠在衣櫃上一點點堅持。煉第四套功法彎腰很困難,同修跟我說:「求師父幫你。」可我想:「師父為我承受的已經很多了。再說大法弟子人很多,每個人所有的業力都讓師父承受的話,師父也太辛苦了。」就沒有求師父。終於在我受傷快兩個月時,我能一次煉完第四套功法。

三個多月後,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精神狀態也很好,除重體力活,其它輕活都能幹。住院手術需要一年才能達到的效果,而我沒手術,沒吃藥,在大法修煉中三個月就達到了,那些一次次勸我去醫院治療的人,現在也佩服大法了。這在常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這就是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我是閉著修的,通過這件事更深刻的體悟到,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由於我對自己的放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是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才闖過這個大難關。還要感謝無私幫助我的同修,讓我們謹記師尊的教誨:「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成為真正的大法修煉人,負擔起洪揚大法與救度眾生的責任。」[1]精進實修。

最後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屆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