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六十八歲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走入大法修煉。從這一天起,我的生命重獲新生,這一天我永世難忘!

在這之前的幾十年裏,我每日都掙扎在多種病痛的折磨中。母親常說我:你就只有那頭髮夾兒上沒病。我曾患有血管神經性偏頭疼、美尼爾氏綜合症、腦動脈硬化、腸痙攣、高血壓、心臟病、食道炎、胃炎、乳腺增生、附件炎、腰疼、類風濕等疾病。經常頭暈、走路腳下無根、忽忽悠悠、風能吹倒。說話有氣無力、心慌氣短。黑眼圈、青嘴唇、蠟黃的臉上罩著一層黑氣,嚴重的一副病態樣。這麼多種病,集一人之身,是啥滋味?疼!這兒疼、那兒疼、渾身疼!中西醫看遍,常年吃藥當吃飯,不頂事。我為治病還練過五種假氣功,結果更糟。怎麼辦?沒辦法,硬扛著吧,整天半死不活,以淚洗面。

就在這無思無盼、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九八年四月三十日,我遇到了法輪大法!我得救了,我福份大呀。煉功一個多月,所有的症狀不翼而飛,真是從未有過的輕鬆,我好激動!我未見過師父面,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就憑一本寶書──《轉法輪》,讓我脫胎換骨,我對師對法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當時就抱定一念:今生修煉法輪功,永不放棄!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走過了十四個年頭,如今的我與過去比,判若兩人。快七十歲了,臉上光光的,幾乎沒有皺紋。一頭黑髮,烏黑錚亮,人們都說我像五十歲的人,越活越年輕。我的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單位同事以及周圍認識我的人,從我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的哥哥、姐姐、妹妹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煉。

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只是身體受益,更重要的,是心靈也得到了淨化和提升。師父要求修煉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性,從一個好人做起,修成「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以前我是個對名利看重的人,活的很苦、很累,得法後修煉中明白了好多好多道理,漸漸的對名利看淡了,對得失看淡了,心放寬了,處處與人為善,活的踏實、坦蕩。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也曾遇到過幾件切身利益受到衝擊的事,下面我就說說其中的兩件事兒。

丈夫家在農村,兄弟二人,他是長子。家裏有房屋八間,其中有兩間是給我們的。公公一輩子在外上班,家裏的事一直都是婆婆當家做主。我和丈夫在縣城上班,婆婆和小叔子一家(在家務農)一塊兒生活。八六年婆婆腦溢血,在婆婆即將嚥氣的時候,妯娌把我叫到一邊,對我說:家裏那兩間房,只能住,不能拆、不能賣。當時我聽了沒有吱聲,原因是我若答話,妯娌倆就可能發生爭執,婆婆還沒斷氣,兩個兒媳婦就開始爭財產,豈不讓人笑話?別看我沒言語,並不是我姿態高,妯娌的那句話,可在我心裏憋著哪。

婆婆去世一個多月後,公公去了我們家(縣城),我便對他講了一遍妯娌說的話,同時要求他給我們把這兩間房寫起來(房產文書)。從八六年到九六年這十年間,我只要見著面就央求公公給寫,可他只是承認房子是我們的,就是不給辦。在這問題上丈夫不支持我的要求,我一提寫房產文書,就和我吵,我真生氣呀!生氣妯娌不承認房子是我的,生氣公公當老人的不給做主,生氣丈夫胳膊肘往外拐。街坊眾人都知道我是個通情達理、孝順老人的兒媳婦。其實我心裏也明白他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原因就是我沒有兒子。公公典型的重男輕女,小叔子家一兒一女,我們家兩個女兒,都在姥姥家長大,奶奶家一天也沒待過。公公太偏心,一輩子掙的錢全花在了小叔子一家,從小到大沒給我的女兒們花過十塊錢,我一點沒誇張。大女兒結婚的時候,當爺爺的只給了一百塊錢。我委屈、生氣、不平衡,加上恨,一氣之下,我三年沒登他們家門!

其實我要求寫房產文書,只是為了賭一口氣,我並不缺房,寫了也不會去住,也不會拆、不會賣,可是,我可以不要,你做妯娌的不能不承認是我的。那時好鬥的我,就為爭這一口氣,折騰了十三年。我也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心裏很苦很累,身心受到了極大傷害,患了心臟病、高血壓。

學《轉法輪》,師父講的法,讓我看到了我身上的爭鬥心、妒嫉心、和由此而生的種種惡念。看到了就修去,師父說「做到是修」[2],於是,在得法五個月後,九八年的秋天,我帶著兩個女兒一塊兒回了家,把公公三年沒拆洗的棉衣、毛衣拿走,換洗一新,從此再沒提過房子的事。真的從心裏放下了,而且放的乾乾淨淨。

公公是離休幹部,每年工資收入四萬多。前年,公公拿出一生的積蓄(二十來萬元)將家裏的八間舊房,翻蓋成二層帶尖的新房。對此,我心裏很平靜,不爭錢也不再爭房,順其自然。老人現在八十九歲,行動不方便了,我和妯娌輪流伺候,輪到我照顧的時候,我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吃、穿、住、行精心照料。街坊四鄰看在眼裏都說:老公公這麼偏心,你能做到這樣真不容易,這法輪功沒白煉,真好!

另一件事兒,我家裝修房子的事兒。二零零二年,我家裝修房子,粘地磚的工人因為技術不太好,有一間屋的地板磚粘的七高八低。帶班的一看,對那個工人說:這不行,掀掉重粘。掀下來的瓷磚粘著已凝固的砂子、水泥,不能再用了,結果廢掉了五十多塊瓷磚。還有幾次,傍晚要收工了,拌好的水泥還剩下一大堆,第二天幹活的時候,早已凝固成硬塊,不能用了。他們給廢掉的料,合款五、六百塊錢。帶班的人也知道是他們的責任,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嬸子,這都怨我們,廢掉的這些料合多少錢,最後結賬的時候,從我們的工資裏扣吧。」說實話,這要是在以前,我不會客氣的,還可能跟他們鬧一頓,因為不但廢了料不說,還延遲工期。但現在的我,聽師父的,師父說「做事先考慮別人」[3],所以這件事怎麼處理,我心裏有數。

完工那天,我說:進屋來坐下,我把工錢給你們結清,就不用再跑一趟了。不但沒扣他們一分錢,為了湊個整數,還多給了他們兩個工的錢。他們激動的不知說甚麼好,一個勁兒的說:您心眼兒真好!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我們遇事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你們也不是故意的,都是拉家帶口的,掙點錢不容易,你們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幾個人連聲說:記住了,記住了。後來有人跟我說,給你家裝修的那幾個工人,逢人就說煉法輪功的人好,一個村子的人都知道。

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師父的救度之恩,我無以為報,只有精進實修,做一個聽師父話的真修弟子,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