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叔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齊叔和齊嬸修煉法輪大法十幾年了,總覺的自己也沒有甚麼可說的。那是因在修煉大法不斷的昇華後,過去的事情都淡忘了,其實有很多或神奇、或讓人感動的事情,都體現了大法對人身心的改變和師父的保護。他們回憶了兩件。

一、四次車禍毫髮無傷 幡然醒悟緣歸大法

一九九八年時,妻子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快兩年了,妻子常建議我煉。我當時五十二歲,是個大車司機,總覺的上班忙,沒時間,就想等退休再煉吧,也沒太當回事兒。但是我知道法輪大法好,因為妻子原先脾氣不好,有個甚麼事兒總佔我的上風,修煉法輪大法後,脾氣變好了。我自己雖然不煉,還經常給同事等人介紹大法,告訴他們誰要想煉,我妻子那有書。

緊接著,我出了四次車禍,都很奇怪,有三次是別人撞了我車頭,而且都是停車卸貨時出的事兒。一次是貨砸在我的車頭,車廂變形的最低處就在我的頭頂,要是再往下一點,就是要命的事兒;

還一次是從前面撞的,也是挨著我的膝蓋就停住了,這兩次都有驚無險,我毫髮無傷。除了那四次,我還撞了別人一次,當時我急踩剎車,人都站了起來,感覺剎車失靈,可撞後一檢查,剎車一點兒沒事兒。而且蹊蹺的是這四次車禍都是每隔一個月一次。真是太離奇了,不可思議。

妻妹也是法輪功學員,對我說:「這事兒不是偶然的,你看看大法書,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雖然你沒開始修煉呢,師父看你相信大法,已經在保護你了。」

這時我才想起來,車禍之前沒多久,我曾替妻子抄了兩頁法輪大法的書──《轉法輪》,我的肚脹毛病再也沒有犯過,確實就像妻子和妻妹講的大法師父早就開始管我了,已經開始給我清理身體,肚脹的毛病都好了。

說到那事兒,那是九八年初的一天,天不太冷,我下班比平時早了,妻子正在家抄《轉法輪》,妻子還有兩頁沒抄完,就說先給我做飯去,我說:「要不我替你抄完。」

於是,我開始抄,奇怪的是越抄肚子越脹,脹的都不想再抄了,想著趕緊寫完了去休息,不知不覺中抄完了,肚子也不再脹了。這肚脹是我從小就有的毛病,經常無名的就肚脹,後來上正常班還好些,如果上三班倒,肚脹的毛病就更厲害。要平時一脹起來,那是坐不穩,躺不下,吃不了,睡不好,得用暖水袋捂在肚子上,甚麼時候吐了、拉了才好,折騰很長時間。那次只覺得很奇怪,這麼快就好了,也沒多想。

這四次車禍使我幡然醒悟,明白了我之前的所有這些離奇事兒,真都是大法的保護。從那兒之後,我就開始認認真真的看《轉法輪》了,九八年秋,我又開始正式煉功。

只煉了一個月的時候,困擾我四、五年的皮膚病就好了。那種病叫「股癬」,大腿根癢癢,越抓越犯,十分痛苦。用藥是一抹見輕,再抹就不頂用了,時間一長,又長出來那麼多,用了多少種藥都是這樣。單位同事得這病的挺多,我煉功一個月就根除了,直到現在十五年了,也沒有再犯過。自從煉功後,我是無病一身輕,非常健康,今年六十七了,像我這個年紀,一般人沒病的哪還有啊?這僅是身體表面的一點變化,大法對人心的改變才是最主要的,這麼多年讓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受益更是無窮。

若不是那四次車禍大法保護,我還難以入門呢。真是四次車禍毫髮無傷,幡然醒悟,緣歸大法。

二、房產風波

我和妻子作為法輪功學員,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遇到利益矛盾自己吃虧,多考慮別人,曾有一件分家產的事情。

父親身體不好,我們哥倆兒輪流一家照顧一年。父親原來住的那套三室的房子就空下了。那房子原非私有,恰逢讓購買,就涉及到怎麼買怎麼分的問題。當時就是二零零零年初,價格還便宜,也就是三萬多元錢。父親想讓我們哥倆一家一半,可我哥想自己買來歸為自己名下。

哥把我們叫過去商量房產的事兒,老爺子也想參與,我哥怕老爺子給拿主意,就攆他睡覺說:「我們兩家商量吧,你就別管了。」

商量的時候,我哥委婉的表達了把房子留給自己女兒結婚用的想法。我們當時想自己是修煉人,不願意老爺子為難,也不願意為這事兒搞得兩家生氣,就主動說:「算了,哥,你買了吧。」一場房產風波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化解了。

其實當時哥的女兒連男朋友都還沒有,可我女兒馬上要結婚,沒有房子正在想辦法,如果能花一萬多塊錢給女兒買那一半房產就解決我們大問題了,而我哥家已經有兩套房子了。若不是我們修煉大法,遇事讓人不爭,這分房產在一些家庭兄弟反目是常有的事情。

本來老爺子比較偏袒我哥家的,但這個事情後對我哥有了些看法,當我哥給我妻子抱怨老爺子光找他們麻煩的時候,妻子還不計前嫌開導我哥,化解他和老爺子的矛盾。在照顧老爺子上,我們也儘量多考慮哥哥一家,能多付出就多擔待些,每次我們照顧的時間,都要多出二、三個月,父親也喜歡在我家住。

我們從沒顧及自己失去甚麼,而得到的卻是一家人的和睦、和親人對我們的支持。後來在我們因修大法遭受迫害的時候,父親頂著社會的壓力默默的甚麼也不說,每次都只是關心的問問:「回來了,沒事兒吧?」而大哥則很多次出面到非法關押我的地方去要人。他們當然也很明白法輪大法好,中共的迫害是無理的,後來他們都很痛快的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看著他們能在善與惡面前做出正義的選擇,我們感到無比的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