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記者荷雨加拿大多倫多採訪報導)當下的中國大陸亂象紛呈,時時發生爆炸性新聞:機場爆炸、瓜農「倒地死」、商場砍人、群體抗暴、「易毒而食」、酷暑、大旱、洪水、泥石流、地震、瘟疫……社會道德淪喪、生態環境崩潰和經濟危機令中國社會被絕望籠罩,「每一條新聞都是一條移民廣告」成為大陸最火的微博語。

人都在深思危機之根,苦尋解決之道。或許本文講述的這位深孚眾望的街道主任的傳奇經歷能給人以啟迪。

走出絕境

在中國西南的二郎山東麓、青衣江之濱,有座風光旖旎、富含美麗傳說的古城。相傳太古女媧娘娘補天,少煉了一塊五色石,漏補了這片天空,因而這裏終年細雨綿綿,才有了聞名遐邇的「雅雨」。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這裏的女子溫和柔美、氣質典雅,向有「雅女」的美譽。而周姨曾是這城中出名的少有的另類。都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在年過半百後,周姨的人生軌跡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轉。

時光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周姨擁有一個人所羨慕的家庭:她本人做市場銷售,丈夫是教育局公務員,兒子們經營企業,女兒在沿海城市工作,丈夫體貼,兒女孝順。然而人生並非完美無缺,周姨偏偏是個藥罐子。

嚴重的美尼爾氏綜合症、肺結核、胃潰瘍、腰椎間盤突出、神經衰弱等周身的病痛如影隨形地糾纏著她,並且每況愈下,不時突發昏死,人事不省。一次做飯,在鍋裏燒上水,她剛把米洗好,就失去知覺,栽倒在地……醒來時,米撒了一地,水也燒乾了。後來她發病昏死時間更長,一次把鍋裏的湯燉乾後連肉都燒焦了。

八方尋醫訪藥無效,練各種氣功無濟於事,朋友勸她打麻將、跳舞,調劑放鬆也無改善,周姨被病魔得脾氣焦躁,點火就著,在惡性循環中陷入絕境。

就在九七年五月初夏的一天,她打麻將手氣很背,輸了不少錢,拖著沉重的腳步,她鬱悶地低頭往家走。經過一家檯球室,她被從未聽過的悠揚的音樂所吸引,抬眼就見好友秀明正在煉一種動作十分優美的功法。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秀明是周姨的難中姊妹,醫生說她剩下時日不多,之前她們就經常結伴去學練各種氣功。

周姨毫不猶豫就跟著煉起來,如呼吸般自然、流暢,雖只趕上最後一套功法,卻立竿見影地感到全身輕鬆、舒泰。周姨迫不及待地問這是甚麼功法,從哪兒能學?

「這是法輪功。你去找義務輔導員張姨,這功與眾不同,強調修心向善,有本寶書《轉法輪》,是指導修煉的。」秀明熱心介紹了自己的奇妙體驗與收穫。

當周姨找到張姨時,這位八旬老人正在讀《轉法輪》。儘管書很緊俏,老人還是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每天都在讀的書借給了她。

當晚八點過,周姨就急切地把自己關在臥室裏,開始讀書。十幾年後,對當時的心靈震撼,周姨仍刻骨銘心:

「太好了!書中內涵博大精深,玄奧超常,我第一次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明白了一切病痛苦難的根源是人做了不好的事、欠下業力造成的。我越看越新鮮,越看越愛看,深切感受到『愛不釋手』一詞的意境。」

「先生一覺醒來,見我還在看書,很覺驚訝:怎麼還沒睡?看好的武俠小說?『甚麼都比不上,這是天書!』我激動得沒有睡意,到凌晨四點過把書一口氣看完!從此,我的人生觀完全轉變了,我知道人為甚麼要做一個好人,以及怎樣做好人了。」

從泥沼到雲端

煉功不足一月,周姨全身疾病就不翼而飛,走路腳下生風。她之前體重僅八十來斤,剛五十歲的人就看著像個乾瘦老太婆,修煉後她恢復到年輕時的體重,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人都說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十幾歲。

周姨年輕時在鄉下作基層幹部,後來在企業銷售公關,能喝一整瓶瀘州老窖不醉,修煉後,她滴酒不沾,也不再打麻將、賭錢了。

她之前是個惹不起的主:在家向來說一不二,儼然女皇;在外,誰說了她不好,她定罵上門去,不把對方罵得狗血噴頭、賠禮告饒,決不罷休。修煉後,她心胸變得開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論別人對她如何,她都真心對人好。

回憶剛修煉時,周姨感到「忍」是最大的挑戰。「我姪兒是個很本份的人,後來侄媳跟另一男子好了,與姪兒離婚了。一天朋友聊起此事,我沒守住心性,也附和了幾句,這事傳到她後夫耳裏,他就在街上攔住我,不堪入耳地罵。要以前,我早跟他幹上了,可那天我就直向他賠禮道歉,心裏在說:我是修大法的,怎麼能去說人是非,他罵得好!」

旁觀者議論紛紛:以前的周姨可不這樣,現在當街這麼罵,她都不吱聲,還樂呵呵的。有人就說:不知道吧?她煉了法輪功,法輪功教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還有的說:法輪功好不好,從周姨的變化就知道──從身體到境界,她整個像換了個人。

見證大法的威德

看到周姨修煉後的巨變,領導動員她做城區街道主任。因看淡了名利,周姨開始還推辭,那晚她學師父講法,打開書就看到:

「其實大法的內涵很深,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脫離常人社會。」[2]「常人社會的領導工作要都是我們這種能放下個人名、利的人去幹,那將會給人民帶來多大的好處呢?如果是一個貪心很重的人那會給社會帶來甚麼?經商的人如果是修大法的,社會的風氣將會怎樣呢?」[2]

周姨茅塞頓開,欣然接受了新工作。她以大法為指導,任勞任怨,盡心盡責地服務鄉鄰,為之排憂解難。

街上有對夫婦長年打架,派出所都拿其莫可奈何。一天他們又打得不可開交,警察只好給周姨打電話:「你快過來,幫忙處理一下吧!那男的喝了酒,又開打了!」

周姨趕去後,以大法師父講的夫妻之緣的法理開導他們,跟他們講自己修煉前後性情的變化,勸他們也去好好看看大法書。夫婦倆後來也知道「真、善、忍」的好,變得謙讓、和睦了。

周姨時時鼓勵商販誠信經商,公平交易,把心擺正,洪福常酬善良人。她常跟警察講:人民是你們的衣食父母,你們應該愛護人民、維護人民;也常規勸城管:那些外地來的商販,為養家糊口背井離鄉,在外打拼多不容易。你們換位思考一下,假如不公發生在你自己或父母兄弟姐妹身上,你做何感受?人要將心比心啊!

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周姨的言行風貌贏得了父老鄉親的敬重和交口稱讚:還是煉法輪功的人真心對人好,正直無私。

如周姨這樣的法輪大法弟子們以自身的行動讓人們見證了大法創造的奇蹟,通過口傳口、心傳心,小城很多人相繼走入修煉。那些年,這裏人心向善,風調雨順,和樂祥瑞。

救度這一方

然而,這百姓的福祉卻被中共惡黨給斷送了。九九年七月,前中共黨魁江氏出於妒嫉,發動了對上億真、善、忍修煉者的滅絕迫害,以謊言和暴力摧毀著社會賴以存在和穩定的基石,給人帶來滅頂之災。

眾多大法弟子不顧個人安危,幫助父老鄉親走出中共謊言迷霧和毀人的陷阱。周姨也利用街道工作之便走家串巷,挨家挨戶講大法的美好和自己的受益,講邪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勸人明辨是非,不要助紂為虐。

一次,一位人大幹部私下關切地問:「老周,你還煉嗎?」

「我的情況你知道,那麼多醫院治不了的病,我煉功後都好了;做街道工作,我也是按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無私無我地去做。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

「那為甚麼要去天安門自焚?『一千四百例』又是怎麼回事?」

「這全是假的。遠的不說,我們縣城有那麼多人煉,你見沒見過誰自焚?有沒有哪個出問題?」

這人大幹部細想後作答:「確實一個也沒有,倒是共產黨一貫造假。」人們從當地發生的一件事就看出法輪功的冤屈:這裏物產豐富,很多利益集團都來「開發」,環境遭毀,搞得烏煙瘴氣,一些職工工資被拖欠,卻投訴無門。二零零二年江澤民來這裏巡視,幾百位職工去請願,沒曾想被扣上「煉法輪功」的罪名,給抓起來整得很慘。所以大家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根本不講法律。

通過大法弟子們講真相的不懈努力,當時小城的父老鄉親大都認同大法:我們知道法輪功令人道德高尚、強身健體,身邊患癌症、得腦溢血癱瘓的都煉好了,誰好誰壞,我們心裏有數。一些領導幹部和警察也表示不會出賣良心,踩著自己鄉親往上爬,很多人還力所能及地抵制迫害、保護大法弟子。

一次,省國保局來人要把周姨帶走,當地公安局長出面擋著:誰也不能帶她走!這些年,她為地方做了很多好事,我們公安局、派出所擺不平的事,還是人家幫我們擺平的。她的事,我們自己知道處理。

當地民眾對大法的善念和義舉也得了福報。二零零八年汶川發生大地震,這個縣城就在震中附近,翻過山就是汶川。鄰近縣市的損失都很慘重,而這裏的房屋卻不可思議地幾近完好,百姓生命、財產都沒大損失。即使在汶川,也有些平時常念「法輪大法好」、聲明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人家的老房子仍屹立在一片廢墟之上。

希望的路

二零零六年,周姨擺脫了惡黨監控,來到加拿大多倫多。生活在這片和諧自由的土地上,來自遙遠故國的消息時常令她禁不住落淚──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還在持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驚天罪惡仍在發生,降臨在那片她深愛著的土地上的天災人禍也越演越烈……

周姨說:「大法師父講:『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法正,乾坤正,生機勃勃,天地固,法長存。』[3]立即停止迫害大法,讓真、善、忍重歸神州大地,這是人走出絕境、找回希望的唯一出路。」她殷切希望炎黃子孫能早日脫離中共這個因迫害正信而即將受到天譴的西來邪靈,為自己和子孫後代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與工作〉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