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目不識丁到通讀《轉法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是河北的一個農村老太太,今年七十七歲,老伴七十四歲。自修煉大法以來,師父和大法對我們的恩賜數也數不清,今天我就說說我是怎樣在師父的啟悟和幫助下,由目不識丁到能通讀《轉法輪》、《明慧週刊》及師父所有的講法的經過。我的體會是:你真下功夫,師父是真看著你,師父真幫你!

我是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雖已買了書,但一字不識,基本上就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說起識字,我小時候,家裏姐妹多,爹娘照顧不過來,我每天上學時,還要背上小妹,後來,一冊書沒念完,就不上了,你說這算上過學嗎?幾十年了,書上曾讀過甚麼,都不知道了。

一次,開大法法會,咱一個字不識,人家這個說這,那個說那,問到我呢,我說:「我就是願意學這個法,我也沒病,就是覺得這個法好,我願意學,可我也不識字。」他說:「不識字,來來,你坐在我這兒,我念,你看書。」他連念帶解釋,我還是一個字不識。

後來,休息時,他說:「你不是不識字嗎?不識字,你就拿起書看!你這輩子不識字,你上輩子不見得不識字,你家裏有識字的嗎?」我說:「老伴倒是識點字,也不行,《轉法輪》上不認的字也多著呢。」他說:「沒事。只要有一個識字的就行,你就回家拿起書看。」那時,咱哪想著要看書,光想著老師講法,咱能聽,就算了。

後來,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中共一迫害,烏雲遮天,好多人不煉了,村裏就剩了我和老伴兒倆接著煉。一時間,修煉環境失去了,學不著法,我心裏急啊!我想:人家說我這輩子不識字,不見得我上輩子不識字,我就不敢拿出書來看看啊?

我就拿起書看吧,看,看,就是不識字。你不識字,你看,看,你就認得了嗎?老伴要下地幹活,我就下這個決心,非看這個書不可!看,看,也不認得,看,看也不認得,俺心裏那個難受呀,就像擰著個麻花一樣,擰過來,攪過去。咋也看不下來,俺就把書抱在懷裏:「老師啊,俺甚麼時候就能識下這個字了,就能把這本書念下來了?師父啊,師父啊……」

就這樣,我就硬看,但是就是不認識,念不出來。後來,等了會兒,我又拿起書來:「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1]嗨!這一句,我念出來了!「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往高層次上帶人」我心裏這個激動啊!可我還不知道這字是不是這樣念呢?

於是,我趕忙叫老伴,我說:「來來,你看看這字我念的對不對?」他說:「對!」哎呀!這一「對」,這可好了,師父幫我識字了!我就念這一頁,念,念,念,一口氣往後念,這一氣兒念的這幾個字,就都認得了,再加上他教我,「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這一頁我全念下來了。

念下來了,我就往前進展吧,就硬是念,對不對反正就是念。後來,我弄了個小黑板,遇到不認得字,就寫上去,等老伴回家後教我。老伴說:「有不認的字,就先跳過去,能認得,就往下進行,就是一勁往下念。」

不認的字多,黑板上盛不下,我就寫在家裏的牆上,地板上,粉筆用了一大盒。後來,我拿一張紙,鋼筆用不了,我用鉛筆寫。大部份的字他教一次,我就記住了,下次再遇到,我就知道了。有時,遇上不熟悉的字,就用學過的字代替,反正是認得就往下念,不認的就跳過,哎呀,幾天的功夫,時間不很長,俺把《轉法輪》那本書念下來了!

當時,恰逢俺老二(兒子)家蓋房子,我去幫著做飯。中午忙過飯後,俺就坐在那兒,能念一講《轉法輪》。這可真是師父在幫,按理說年紀也大了,就剩下忘事了,可是那麼厚一本《轉法輪》,我竟然能念下來了。

後來,我自己念得差不多了,老伴卻不行了。晚上,他一念書就瞌睡,一瞌睡,他就躺下睡覺。我說:「你起來,你站著念書啊。」他說:「俺瞌睡,俺可累了。」他就不起,俺就亮著燈,一氣兒能念到十二點,俺也不瞌睡。可是,老這麼念,念得對不對,俺也不知道。

後來,俺看《週刊》時,見《週刊》上說,兩個人通讀可好了。老伴兒躺著,俺就叫他:「你快起,起來,你看《週刊》上這兒說兩個人通讀可好了,你看!」「俺怎麼也不和你通讀!你念得又慢,又不識個字,俺怎麼也不和你通讀!」我說:「看你這個人,你不和俺通讀,你念你的,俺念俺的,你念的快,你念快點,俺念的慢,俺念慢點,這也行啊,你非得讓俺跟你一樣?你吃了幾年墨水了,俺又沒吃過墨水,你得對俺將就著點啊!」即使俺這樣說,他又睡了。人家不和咱念,俺就自個兒接著念吧。

第二天吃完晚飯,他說:「那咱倆通讀吧。」通讀時,他念一段,俺念一段。他說:「唉,這還差不多!」就這樣,俺倆開始通讀起來,他也不瞌睡了。從此,俺倆就一直通讀,越讀這字認得的越多,他念到哪兒,俺也就跟到哪兒,俺就都知道了,都念下來了。

到現在俺讀《轉法輪》,一個生字也沒有了,這《週刊》上大部份是咱們中國字,俺不能說一個生字沒有,大部份的,俺也能知道,現在師父的講法俺大部份也都能認得,就是怎麼解釋,俺說不上,俺就是能念下來了。

至今,我記得那年我去四妹家,我說:「一念之差帶來了不同的後果。」四妹和他女婿「嘎嘎嘎」就笑起我來,說:「老天爺!不識字,知道『一念之差帶來了不同的後果』。」他倆覺得稀罕。我也不知道他們笑我甚麼,四妹說:「我姐姐就是行!人家不識字,還知道『一念之差帶來了不同的後果』。」我才覺得大概是我說對了。其實咱就是念書念到那兒了,就知道了。我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了,誰能想到我修了大法,竟然識了字了!這不是大法給創造的奇蹟嗎?!

修煉到今天,我和老伴兒倆是互助互修,在師父給安排的光明大道上努力精進,都七十多歲了,除了面對面講真相,我們還買了摩托,把大法救度的真相福音盡可能傳給更多的有緣人,爭取當個合格的和精進的大法弟子。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