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恩師讓我成為無比榮幸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在母親的薰陶感染下於二零零八年走進大法修煉的年輕學員,母親已在大法中修煉十六個年頭了。在這裏我要感謝媽媽的好朋友給我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引導我們走進了大法修煉;還要感謝媽媽在實修過程中處處提醒我要以法為師,走好、走正助師正法的路;更要感謝恩師選擇了我,讓我成為無比榮幸的大法弟子。

在修煉前,母親身體多病,尤其是胃病最為嚴重,那時我還小,眼睜睜的看著母親被胃痛折磨的死去活來,嚇的不知所措。母親幾乎每天晚上都不能睡覺,用手使勁兒頂住胃跪在炕上撅著,呻吟聲不斷。她每天只能吃少量的流食,其它甚麼都吃不了,就是這點流食還吐個不停。後來用手觸摸到胃的幽門處有個硬疙瘩,說白了就是惡性腫瘤。儘管誰都不明說,可誰都清楚是咋回事兒。當時母親說甚麼都不去醫院診治,她心中也有數,因為我舅舅就是這樣的病去世的。她不忍心讓我們承受那麼大的打擊。

那時我看到小朋友們的家庭都那麼溫馨、快樂,而我家卻整天被愁雲罩著,所有人都愁眉苦臉。我每天放學都打怵回家,實在不忍心看母親那痛苦的樣子。最愁的還是父親,因給母親治病家裏的積蓄已全部花掉。就在家裏急需用錢的時候,爸爸單位又黃了,一夜間爸爸就失業回家了,家裏僅有的這點經濟來源「喀嚓」就被切斷了,真是雪上加霜!媽媽知道她這個病再怎麼治都是徒勞,因此拒絕治療,她不想給我們留下太多的債務拖累我們。此時她已經被病魔折磨的實在撐不下去了,便背著我們偷偷琢磨著去死,可一看我和弟弟還小,實在不忍心把我們丟下,就這樣活不起死不起的,整天以淚洗面,就在這猶豫徘徊和極度痛苦中苦苦的煎熬著。

一九九六年,媽媽的好朋友得知家裏的現狀,立即送來《轉法輪》讓媽媽看。媽媽當時很不相信,還嘲笑著說:我這麼治都沒治好,你這一本書就能治好病?朋友苦口婆心的勸說她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可不是一本普通的書,你看了就知道了。

我父母的多種疾病就是在百治無效的情況下,學這部大法後不治而癒的。現在二老無病一身輕,一個月至少能省五百多元錢的醫藥費。現在老倆口獨立生活,甚麼都能幹,根本不用我們費心照顧。

媽媽開始看《轉法輪》,沒幾天奇蹟真的出現了,師父給她淨化身體了。她身體出現連拉帶吐,一段時間後,像換了個人似的,能吃飯了,能走路了,騎自行車去市裏煉功來回三、四十里的路一點兒不費勁兒,一般年輕人都騎不過她,她說就像有人推她一樣,一點兒不累。親朋好友看見後都驚的目瞪口呆:這人成仙兒了。

看到媽媽的巨大變化,部份熟人因此走進了大法修煉。我家滿天的烏雲頃刻間全散了,每天都開開心心,其樂融融。媽媽的身體硬朗了,出去打工掙錢了,從此我家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一家人每天都沉浸在幸福快樂之中。

不多久,邪黨江澤民集團開始瘋狂的迫害教人向善、給人祛病健身的法輪功。媽媽因不放棄修煉,並用自己的親身體驗揭穿迫害的謊言,遭非法勞教二年,我家從此再次被烏雲籠罩。爸爸帶著我和年幼的弟弟,淒涼的煎熬著,我們掐著手指算日子,盼望著媽媽回來的那一天。

媽媽回來後,我家被騷擾不斷。一天媽媽又被綁到派出所,還是逼迫她放棄修煉。媽媽一直堅持說: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感恩還來不及呢,我絕不能泯滅良知背叛大法。警察無奈,竄到我家逼我們去脅迫媽媽。弟弟說:那時我家全部失業,媽媽病的要死都沒錢看,你們咋不管呢?是法輪功救了我媽的命,我支持她。警察又逼問爸爸:你家都誰來過?說出來就放了她。爸爸說:你們就是把她殺了我也不知道。別說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訴你們,我不能當叛徒。

我們從媽媽的身上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不可能聽信那些邪黨宣傳的騙人謊言,更不可能逼迫她放棄大法,因為我們知道放棄大法就等於放棄媽媽的命。相反從邪惡的伎倆中更加感受到大法的高尚、純正和美好。我們不但沒有配合邪惡給媽媽施壓,相反卻更加支持媽媽的修煉,而且我也走進大法開始正式修煉了,和媽媽一起,共同去證實這宇宙大法。

我一直自我感覺身體良好,且不知竟隱藏著那麼多的不適,因為那些年媽媽病的那麼重,誰還有閒心顧的上我呀?自己哪不舒服了也不敢說。直到修煉了,師父給我的身體淨化後,我才真正嘗到那種無病的滋味兒,好舒服啊!

媽媽自從修煉後,我們就發現她遇事總是向內找,怨不怨她都找自己,心胸越來越寬廣,能善待包容身邊所有的人。通過學法我才知道,這是法中要求的呀。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明白後,我就重點在心性上下功夫,嚴格的要求自己,把名利看淡,不爭不鬥,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舉個近期發生的小例子:婆家的平房拆遷蓋樓,拆遷時就告訴我們新樓下來給我小姑子(小姑子已有新樓),並讓我們幫她拿補交超面積錢。我的心很不是滋味兒,房子給你姑娘我不說啥,還讓我給她拿補差錢。剛要冒氣,突然感到不對勁兒:這點兒利都放不下,還算甚麼修煉人?師父不是一再講讓我們放下名利嗎?拿就拿吧,我二話沒說,讓弟媳和母親幫我湊了一萬元,心平氣和的送過去了。可事到如此還不算完,更離譜的是,沒過多久婆婆又來要錢買墓地。婆婆說:我得有點正事了,趁我還活著買一塊「三代墓地」(即:她和老頭的、我和她兒子的、還有孫子和孫媳的)。是夠有「正事」的了,我們還這麼年輕,我兒子還在念小學,就張羅著給我們買墓地了。老太太跟她孫子說:你爺爺都死二三十年了,得讓他出來活動活動了,你和你媽也去墓地看看相沒相中,現在不抓緊買以後還得漲價,頭年兒一千多一平米,過了年就兩千多了。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有誰見過這樣的事?本應屬於我們的陽間樓房不給我們,卻讓我們出錢買個老少三輩陰間的房子預備在那兒。越想越氣,就在我實在過不去的時候,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大腦中:「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1]

法讓我豁然開朗。我畢竟也在大法中修煉四年多了,平時對自己要求就比較嚴格,遇事都能主動站在修煉的角度去思考,母親也一直在身邊提醒著我。身邊的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不能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更何況我還要長功呢,必須處理好此事。我迅速轉變觀念站在老太太的角度去想,可能她有後顧之憂吧,怕死後沒人管她。我讓兒子去安慰奶奶,並把打算給她老倆口買墓地的想法告訴她。兒子去了說:奶奶呀,我才多大呀,你就給我買墓地,你這不是咒我嗎?你現在就想讓我搬進去住啊?這多嚇人呢?你放心,我們不會不管你的。還是只買你和爺爺倆個人的吧,需要多少錢媽媽說我們照拿。一朋友聽聞此事說:這得多大的胸懷呀?這要不煉法輪功保證不行,簡直是欺人太甚了。朋友說的對,我要不煉法輪功那絕對不行。

我在大法中熔煉,確實修去了很多骯髒的思想。心性在不斷的提高,心的容量也在不斷的擴大。我一定要抓住這萬古機緣,真修、實修,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